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太上太上爷爷得道飞升啦。”  艘察克术帆太诺艘所陌情诺吉

    后球星恨帆太指后陌技战远闹  这女子看着前堂大乱,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跪在地上,颤抖着、结结巴巴说了出来。

    “什么?”  敌察克学吉秘指结接后故太

    艘恨岗术早考显结接察仇鬼  女子的话音落下,整个房间落针可闻,龙兰儿第一个跑了出来,看着龙兰儿跑出,百兵心中不由一紧,跟着从房间里面消失。

    “太祖爷爷。”  艘术最察早技指敌由月科所球

    艘术最察早技指敌由月科所球  随后听到龙家响起钟声,那钟声一共敲响了三次,每次响三声,接着一个个老人在年轻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向这个地方走来。

    孙球封学帆技显结接陌闹学方  龙兰儿的一声悲乎,让跑到老爷子房间外面,站在门口的百兵心口如被重锤击击了一下,甚是难受。

    随后听到龙家响起钟声,那钟声一共敲响了三次,每次响三声,接着一个个老人在年轻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向这个地方走来。  后察克察我太显孙接术岗指考

    结球最球故秘通孙战毫科由鬼  甚至有些老人看上去,比百兵见到的那老爷子还苍老许多,浑浊的眼睛里面此时充满了恐慌,如那世界末日要来临般。

    再接着是龙家的中老年人,整个院子里面这时除百兵之外,跪满了人。  敌学最球我太通艘所冷科太封

    孙恨星察早秘显敌战孤后远孤  “我这是走,还是留。”百兵的眉头不由皱起来。

    孙恨星察早秘显敌战孤后远孤  “好人,他对我龙家图不轨,让我们与陈家结仇,还说他是好人,除非你嫁给陈家,若不然,今日他必须留下。”

    “是他害死太祖爷爷的,他是孤命天煞,要不是他来到我们龙家,太祖爷爷怎么会死,杀了他。”  艘术最学吉考显结接恨球冷接

    敌术克察吉秘主结战冷结察  就在这时忽然一人站起来指着百兵大吼起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龙傲,在来的路上他就听父亲提上一嘴,‘百兵乃命犯孤煞不要与他计较’就记在心上,此时突然对百兵发难。

    而跪在地上的人,闻听龙傲所言,忽然全部抬起头,看向百兵。  后学最察早秘显孙战诺远早我

    敌恨克恨故考主结陌敌所羽远  “果然他是孤命天煞。”

    无数人张口说了出来,看向百兵的脸色同时大变,这让百兵不由愣在当场。  后球封察毫太主艘陌地术吉秘

    后球封察毫太主艘陌地术吉秘  “龙家所有人给我听清楚,今日我就替你们龙家处理一个真正图谋不轨之人,免得你们龙家今后陷入无限劫难之中。”

    后球最恨我秘诺艘陌孤早最后  “我与你们龙家无缘无由,你们不觉得他这话太过牵强吗?”

    “再说老爷子那是得道飞升寿终正寝,命数使然,你们不会也信他的话吧。”  敌察最察早羽通敌战科封后羽

    孙察克术毫秘诺艘陌闹技诺月  “胡说,你刚才还大言不惭多的说,是龙兰儿的舅舅,大伯母的弟弟,怎么现在就不认账了,你还要脸吗?”

    “是个男人你就大胆的承认出来。”龙傲眼中喷着怒火,直指百兵丝毫不惧。  敌球星学我秘主后接地方故敌

    结球最恨我羽主结所早克早指  “嗯~!”

    结球最恨我羽主结所早克早指  百兵的眼角不由向上挑了挑,这是要拿自己开刀啊,给自己拉仇恨。

    百兵的眼角不由向上挑了挑,这是要拿自己开刀啊,给自己拉仇恨。  孙察克学我技显结所冷由月

    后恨最学我考主敌接月毫战岗  “我百兵若是怕你,也不会在这站着。”想明白这些,百兵整个人站得笔直如一把出鞘的利剑,龙家不缺高手,他百兵也丝毫不惧。

    “小子,注意嘴下留德,今日老爷子得道飞升,乃大喜之日;是不是想要见红你才满意。”冰冷的语言从百兵嘴中吐出,让龙家上下无数人看向百兵不由重新审视起来。  后恨星球帆羽指敌接技情远孙

    艘学封恨故考诺结陌陌术艘封  “大胆狂徒,口吐狂言,给我拿下。”

    也就这时,忽然一位风烛残年的老头,从房间里面颤颤巍巍的走出来,指着百兵说道。  敌察星恨吉秘显敌由技岗闹阳

    敌察星恨吉秘显敌由技岗闹阳  “慢着,杀鸡我一人足矣。”龙傲狂笑着向百兵跟前走去。

    艘察岗察毫技诺结接孙独恨方  “是。”

    闻听这老头所言,龙傲第一个跳了出来,同时百兵看向这老头,竟然对自己生有一股杀意,虽然他隐藏的很好,可是这世界上能让百兵感知不到的杀意还从未出现过。  艘术岗恨吉羽诺艘战艘毫

    孙球最察吉技指艘所太恨月  “老爷子,我与你无冤无仇,从未见过,为何对我生有杀意,还请说明。”

    百兵的一句话,让那老头不由一愣,随之说道:“胡说,我怎会与你一小辈计较。”  艘察克恨故羽诺结陌通仇秘独

    艘察岗球早考通结由由结冷  “龙家之人听命,此子对我龙家图谋不轨,速速给我拿下。”

    艘察岗球早考通结由由结冷  “龙家之人听命,此子对我龙家图谋不轨,速速给我拿下。”

    “是。”  孙学星术毫考指敌由羽岗科球

    敌察封察故技显结由术球方  再次得到这老者的命令,无数人站了起来向百兵围攻过去。

    “慢着,杀鸡我一人足矣。”龙傲狂笑着向百兵跟前走去。  孙学最术帆秘显结由学星通艘

    艘球最术我秘指后陌远早早封  “住手,你们想要干什么?”

    也就在这时,龙兰儿从房间里面跑了出来,接着大喊道:“太祖爷爷含笑离世,并非为人所害,怎可冤枉好人。”  结术星学我秘通艘陌故战封月

    结术星学我秘通艘陌故战封月  “慢着,杀鸡我一人足矣。”龙傲狂笑着向百兵跟前走去。

    艘恨封术早考通孙所考诺我秘  “好人,他对我龙家图不轨,让我们与陈家结仇,还说他是好人,除非你嫁给陈家,若不然,今日他必须留下。”

    “你。”  敌学星术帆考显后接结孙岗结

    艘术最学早考诺结战后通不后  听到龙傲这般言语,龙兰儿一时之间竟然语塞,说不出话来。

    “不错,爷爷二十多年不曾出面,今日出面乃是肯定陈家与龙家的婚事,谁知竟然被此子破坏,还不是图谋不轨是什么?”  孙恨克察吉羽指艘战早帆由技

    结学岗术帆考通艘战术酷月学  “哈哈哈,原来是在这等我,老不死的,你这岁数真是活到狗身上了,跟你爷爷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结学岗术帆考通艘战术酷月学  也就在这时,龙兰儿从房间里面跑了出来,接着大喊道:“太祖爷爷含笑离世,并非为人所害,怎可冤枉好人。”

    谁也没想到这时百兵忽然会怒怼现在活着的龙家年龄最长老人,龙兰儿爸爸的爷爷,这么说那龙兰儿的太祖爷爷一走,他在龙家有绝对的权力。  孙球克恨早太主结所方指察太

    敌恨岗察我太显孙陌孤太帆学  “拿命来吧。”

    一个黑虎掏心,龙傲攻向百兵,而百兵对于龙傲下的死手,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结恨岗球早秘通艘接冷地仇战

    孙球克察早秘指孙战我不指独  “啪~。”

    “嗵~!”  敌察封察吉技通后陌独艘我吉

    敌察封察吉技通后陌独艘我吉  “我已经绕过他一命,是他自己不知道珍惜。”看着龙傲父亲求饶的样子,百兵眼中没有丝毫的同情,唯有冰冷,杀人对于他来说真如喝水一般。

    结恨岗学故技显后由后结显接  龙傲什么修为,龙家的人再清楚不过,龙家年轻一辈中排行第一,其他方面不敢恭维,但武力方面年轻一辈无人不服。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攻向百兵的瞬间,被百兵直接煽了一巴掌,随之是一脚直接踹飞了出去。  艘察最恨故太诺敌接所方岗显

    孙球岗术帆羽指后由毫结  对龙傲来说,何曾相似的一幕;所有人睁大了眼睛,连同龙兰儿也是如此,不过她眼中显露的是更多的关心。

    “拿下这贼子,速速给我拿下这贼子。”  敌学星恨早太诺结所孤敌克通

    孙术星恨早羽主结战地克考敌  老头大声喊着,从地上爬起来的龙傲,吐出一口血,疯狂的又攻了过去,眼中那愤恨让任何人都能看出来,他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孙术星恨早羽主结战地克考敌  “百兵,不可。”

    也就在这同时至少有六个龙家高手快速向百兵身边围攻过来,不在相信龙傲所言。  后学封球毫秘主敌接球不通察

    后察克察帆太显结战技独阳科  “龙家还有没有明事理的人了,没有我不介意血洗龙家。”

    一股杀气,实质的杀气,忽然从百兵身上散发出来,那是从尸山血海里面杀出来的气势,让龙家上下无数人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颤抖起来。  艘球克球毫技显结所不指所接

    后察岗察早技通后接敌球冷星  那六个龙家高手也不由为止一顿,目光中露出显出的是更加的谨慎。

    “百兵,不可。”  敌术岗恨吉秘主敌陌结情仇仇

    敌术岗恨吉秘主敌陌结情仇仇  一个黑虎掏心,龙傲攻向百兵,而百兵对于龙傲下的死手,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孙察星术我羽主敌由察星克冷  也就在这时,龙兰儿的母亲急忙站起来,想要阻拦,可随着那老头怒视向她,让她不由又跪了下来。

    “既然如此,那我就给龙家一个小小教训,若龙家敢仗势欺负、打压我家兰儿与父母,我不介意给你们一个更大的教训甚至你们也没有活着存在的意义。”  艘学星术帆技通孙由恨主不通

    结察最学吉秘主孙所地最闹考  说着百兵动了,那诡异的身法,让别人只捕捉到百兵的身影,却看不到百兵的实体,六大高手仅与百兵对攻三招就被百兵打飞了出去。

    “你想干什么?”  后球星恨毫技通敌由远鬼战考

    结术星学我羽指后战诺封技吉  也就在六大高手倒下的瞬间龙傲如同小鸡般,被百兵给抓在手中举了起来。

    结术星学我羽指后战诺封技吉  龙兰儿的一声悲乎,让跑到老爷子房间外面,站在门口的百兵心口如被重锤击击了一下,甚是难受。

    “龙家所有人给我听清楚,今日我就替你们龙家处理一个真正图谋不轨之人,免得你们龙家今后陷入无限劫难之中。”  艘术岗察毫考诺敌所仇方地

    敌术星恨吉太显后战鬼独所陌  “住手,放下傲儿,有话好说。”此时龙傲的父亲忍不住,直接站了起来,眼中显出慌乱之色。

    “我已经绕过他一命,是他自己不知道珍惜。”看着龙傲父亲求饶的样子,百兵眼中没有丝毫的同情,唯有冰冷,杀人对于他来说真如喝水一般。  艘学封术吉秘诺后战艘太地

    结恨克恨我技主后由艘岗冷情  此时龙家人在那跪着的不由内心猜想,这龙傲到底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兰儿,快求求你舅舅,让他放下你哥。”  结察星察我羽诺敌战通秘毫术

    结察星察我羽诺敌战通秘毫术  “是他害死太祖爷爷的,他是孤命天煞,要不是他来到我们龙家,太祖爷爷怎么会死,杀了他。”

    敌术最察我技诺后战方考考术  看着百兵不为所动,龙傲天的眼睛不由看向了龙兰儿,他虽然不知什么原因,可他能看出来,百兵对这龙兰儿比较上心,若不然也不会本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会突然发飙,气得陈家夫妇大口吐血。

    可龙兰儿会提龙傲求情吗?  敌察岗术故太指结陌由孤酷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