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这人好生无礼,不懂规矩,我外甥女怎可嫁给你这样的人,我看还是散了吧;肚子实在饿得慌,难道你们不饿吗?”

    谁知,就在所有人暗自点头的时候,百兵冷不丁的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愣在了当场。

    “修的狂言,你。”

    “住嘴!”

    龙傲看到百兵张开大言不惭,瞬间动怒,然而他父亲的一声呵斥,让龙傲瞬间闭嘴,而龙傲的父亲觉得今日自己的儿子把自己的老脸全部给丢尽了。

    “龙兄,息怒,我想问问对方,我怎么不懂规矩,也好吸取教训,现在就做改正。”

    这男子看着整个客堂里面的氛围不对,首先开口劝解起来龙傲,在接着向百兵一抱拳,并未行礼,看来他对百兵的无礼很是生气,不亢不卑的说道:“还请指正。”

    “指正,用得我指正吗?你这不懂尊卑,不敬不孝之人,充其量就是一个伪君子。”

    百兵说着拿起一串葡萄一撸,一大把全部塞到了嘴里,吃得那水都流到到嘴唇的外面,吃像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儿子怎么就做得不对,你这分明是在找事不成。”

    然而不等那男子说话,这是左边首座上的富态妇女听不下去,直接站了起来怒视着百兵。

    龙兰儿的父母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想要阻止百兵,可又张不开口;是真张不开口还是在看对方的反应能力,还是说在考察那个站在门口自己未来的女婿呢?

    至于龙兰儿这个时候看向百兵的手,眼睛忽然眯了起来,随之她的目光移开百兵,低下头,眉头挑的更加的高了。

    “找事,既然你这样说,我也不怕你家儿子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

    百兵说完这一句,都等着他说下文的人,只见百兵竟然又撸了一串葡萄塞到了嘴里,吃完才接着说道:“那我现在就来给你滤清,不过你家犬子听完受了什么刺激可与我无关啊。”

    “天地之外我问你谁最大?”

    百兵说着也不看那夫人,而是看向站在门口气得脸色有些发白之人问道。

    “父母最大。”

    听到百兵所言他理所当然的回答到。

    “既然父母最大,那你为何见到父母不下跪,好,这事你不用解释,就算你不下跪,是不是应该先向父母行礼,为何要向这方行礼?我家兰儿一介小女子都比你强上百倍千倍。”

    “不用解释,我来替你回答,那是你趋炎附势,想要巴结我家兰儿父母,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想要让龙家人挑不出你礼来。”

    “我说的可对,好;这也不用你回答。”

    “现在,我在来告诉你问题的结症;这都不是你的错;子不学母之过,子不教父之过;孟母三迁这样的事我就不拿来说教你,你又不是那三岁小儿,这只能说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证明你们家多是趋炎附势之人,好你们通通都不要给我解释,你们也不要生气,生气证明我的话说错;那要是我说错了话,就证明此子并非你们的亲生骨肉。”

    “若他是杂种,也就不怪如是,看他面相、身高、骨骼都与你不符,看来百某没有说错,你们竟然拿这么一个人来糊弄龙家,到底是何居心?”

    “我家兰儿年少无知也就罢了,若是被他们这些别有居心的人给哄骗走,可就是你们的不是了。”

    百兵说着,站了一起来,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看向在坐的所有龙家人,这最后一句分明是在指责龙家所有人。

    竟然让龙家的人没一个人目光敢与百兵对视,至于左方之人很想辩解,可是连着被百兵呛回去根本就不给他们解释的机会,气的他们此时脸色泛红,只差吐血。

    “你这小贼,诋毁我父母,骂我杂种,我与你势不两立;我,我跟你拼了。”

    “慢,我话还没有说完。”看着他竟然敢张口,百兵不由继续说道。

    “他叫你陈兄,你吠他龙兄,你们两个大小不分,目无尊卑,如此小人行径,还想跟我拼命,我为何要和你拼命;真怕脏了我的手。”

    “嗯~,这葡萄真甜,要不你们尝一个。”

    “噗~!”

    看着所有的人都不再说话,百兵最后这一句,让两人狂喷一口鲜血,只见那陈姓门口站着的男子气眼冒金星,而他的父母吐过血后,并没觉得胸口舒畅一分。

    “呀~!我和你拼了。”

    看着自己父母被气的晕死过去,他双眼血红,最终发了疯般向百兵冲了过去,可在坐的龙家人会让他伤着百兵吗?

    没等在坐龙家之人出手,只见一个下人出手顿时拦住了发疯着向百兵冲过去的龙傲嘴中的陈兄。

    “我要替陈兄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龙傲看着那人被拦下来,他早已气的脸色发紫,若不是百兵搅局,今天说什么也得给龙兰儿订婚。

    “啪~!”

    “犬子,你给我滚出去。”

    只见右边第二张桌子上的中年大汉,气得一掌拍碎桌子,站起来,怒视着冲上来的龙傲。

    “爹,他今天破坏了龙儿妹妹的婚事,定要让他好看不成。”

    “你给我滚~~!”

    看着自家儿子还能找出这样一个借口,证明还没有蠢到家,可是已经够蠢的了。

    “爹。”

    “滚~~~。”

    龙傲彻底傻眼,他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何生这么大的气,更不明白他为何站在百兵这一个外人的一方,不应该跟自己站在统一战线上吗?

    “行,有种,别落在我手上。”

    气的龙傲只能指着百兵发狠话,而百兵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听着他放狠话,却是坐在那里吃起葡萄,一脸的淡漠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百兵此时没有注意,龙兰儿看向他的目光,若是注意了,肯定会吓得浑身哆嗦。

    “百兵,是不是有些过了?”

    龙兰儿的父母对视一眼,此时龙兰儿的母亲看着百兵问道,而龙兰儿的父亲已经站起来,安慰起来陈家的人。

    然而陈家也是要脸面的,在京都也是赫赫有名的名门望族,怎可受得了这场气,两家的仇恨因为这百兵算是接了下来。

    一场相亲变成了一场闹剧,做为惹事的当事人百兵还在那无忧无虑的吃着水果,针对龙兰儿母亲的话,他只淡淡的回了一句:“那样的人,你真的愿意让他当你的女婿。”

    一句话让龙兰儿的母亲没了下文,同样龙兰儿的父亲也听在了耳里,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不好啦,不好啦。”

    就在此时冲进来一个下人,脸色吓得发白,看着这人百兵送到嘴里面的葡萄也忘了咬下去,他认得这个女子,是搀扶老爷子离开的那个。

    而此时她那受到惊吓的脸色和慌张失礼的闯进来动作,觉对是龙家发生了天大的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