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妈b的,还想打爷;孙子,有种你别走啊,看爷怎么收拾你。”

    百兵在那女子的要求下,两个人远离了这片闹区,这才让自称浩爷的从地上急忙爬起来,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一派嚣张跋扈的样子。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帅的男人吗?一群外来户的穷b。”

    这句话一出口,只见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还真是没有人敢指责这个自称浩爷的。

    “哼哼~!外来户就是外来户,一群都是孬种。”

    说完,自我感觉良好转身大摇大摆的向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并非再去追百兵两人。

    “草他妈,刚才那人怎么不狠狠的打他一顿。”

    “得了吧,他可是本地人,谁敢惹他,看看稀罕就行了,没看见他刚才那怂样吗,吓得比孙子还孙子,还有脸说别人。”

    虽然那些围观的都离开了,两三一伙的还在议论刚才发生的事情。

    “有没有想过离开龙家?”向龙家行走着的百兵看着身边的女子,这时不由问道。

    “没有,对我来说,龙家是养大我的地方,那就是我的家。”

    “那你就不想着嫁人吗?如果想我可以帮你。”百兵最终下定决心,还是决定要帮她一把。

    “会有安排的,等到二五,我就会嫁出去,到时每年来龙家走下亲,据那些姐妹说,她们过的都挺好。”说着,这女子自己也不由笑了。

    看着这女子的样子,百兵张了张嘴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也许这样对她们来说也是不错的安排。

    接着两人都沉默下来,一直在这女子的带领下,走到大夫人的客房。

    “给太上爷请安。”

    这女子带着百兵推门一进,没有想到屋子里面竟然做着一个老爷子,吓得那女子急忙给这老爷子请安。

    “呵呵呵,下去吧。”

    只见这老者看着那女子,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说上一句,就见那女子一直退出门外,带上门才敢站直了身体。

    “小友不介意跟我这个糟老头子说上几句话吧。”老者看向站着纹丝不动的百兵如磐石一般,不由欣赏的说上一句。

    “不介意,就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老人家合适?”

    百兵闻听这老者和善的语气,同时暗自运用双眼看了一下这老者的瞳孔,结果如看到无尽的黑暗深渊,什么画面都透视不出来,对这老者不由产生一丝警惕,丝毫不敢造次。

    “那就是一个称呼,根据你个人的喜好叫就成,来坐下说话。”

    看着百兵那拘谨的样子,老者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伸手指向一旁左侧的椅子,看向百兵说道。

    “谢谢,老爷子。”

    百兵想了想还真不知道称呼他怎么才好,大堂里面这老头称呼自己认的姐为婉儿,而自己的姐说是给她的女儿相亲。

    那么这老头在家的地位是爷子辈的没错,然而刚才那女子又称呼这老头为太上爷,那女子也年方双十的年龄了;那么这个老头的辈分可不止是一般的大。

    如果这老头是那婉儿的老丈人,那么自己就应该称呼对方一声叔伯,可若是对方的老丈人的父亲呢?就得称呼上一声爷爷。

    所以在不知道具体该称呼什么的时候,百兵分析一遍,觉得还是叫一声老爷子最为合适,不远不近,没有套近乎的意思也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这也是让这个老人暗自感到高兴的同时,对百兵的欣赏又加重了一分。

    “不知道小友来自何方?”

    听到百兵的称呼,老者点了点头,算是默认,接着就开始了下话。

    “这个,让小子怎么回答才好,从近的来说来自石市,从远的说,那就是来自南方。”百兵想着说着,到是说的都是实话。

    “小友对龙家可是有所了解?”

    “这个,实不相瞒,不敢妄自推测,了解不多。”

    百兵认真想了下,除了小时候听到龙兰儿提起过一些,也就是今天所看到的,其它他还真不是很清楚。

    “不知小友是从哪了解的?”

    “这个。”

    百兵不由怔在了哪里,说还是不说,说了会不会让老人多想自己是有目的而来,毕竟龙兰儿也是龙家的人,说不定她现在就在龙家呢?

    “小友但说无妨,我们的对话只限于我们两个知道,这点,还请小友相信老夫的人品。”

    “呵呵,老爷子说笑了,我肯定是信得过您的人品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才是。”

    “那就从头说起如何?”

    看到百兵那脸上闪过一丝的尴尬,老者也没催促,只是给他提了个建议。

    “小的时候偶遇一姑娘,听她讲述自己是龙家人,家中有很多的人,随后就分散了,也不知她讲的龙家是不是这个龙家。”

    “原来如此。”

    听到百兵的讲解老者又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点了下头,随之问道:“不知小友今日为何而来?”

    “这我也说不清,好像昨晚失忆了般,走到曾认的一个姐家门前待了下来,再接着就出现在这里。”

    “说实在的,现在小子我是心急如焚,急着返回石市,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惜没钱,只能等着打个顺风车,也不知我那位好心的姐姐什么时候才能忙完返回。”

    “哈哈哈。”

    听到百兵的叙述,老者忽然大笑起来,笑的百兵毛骨悚然,根本就不知道他为何发笑。

    “天意,天意啊。”老者看着百兵那眼神是更加的欣赏了,不断的抚摸着他的胡须。

    这让百兵更加的懵逼,也不知再说什么才好,感觉这老者还真有点神秘。

    “我与小友一见如故,感觉甚是有缘,这里面有一本书,不知小友喜欢不喜。”

    老者说着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本已经磨的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封皮的书,一看就是老古董。

    “这,龙相之术。”

    看着封皮上的篆体字,百兵不由一愣顺口说了出来,他还真不知道这书有什么讲究。

    不由疑惑的抬头看向老者,而老者听到百兵能瞬间念出封面上几乎磨的看不见的字体,还是篆体,脸上的笑容那是更加的开心。

    “既然小友认得,那老夫就送给你了,老夫也困了,是该过去休息了,记得我们说的都是秘密啊。”

    老者拍拍腿,站起来,还不忘提醒百兵一句,这让百兵愣在了那,一时没有明白过来老者的意思。

    接着在看向手中的书,也不管他是否有什么价值,直接塞到了自己的怀里,既然是秘密就应该也把他包含在内。

    看着百兵这一动作,老者是更加的开心,“小友送老夫出去可好。”

    闻听老者的话,百兵急忙站起,怎敢说个不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