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

    凄厉,撕心裂肺的女人惨叫声,让从跳下飞机的那一个冰山美女,双手紧握在一起,骨关节处异常苍白。

    “草拟吗,我和你们拼了。”

    “嘭~!”

    迎接男人愤怒的声音背后是无情的枪声,无助的惨叫响彻整个机舱。

    她清楚,不想看到的一幕在背后的机舱里面还是发生了,她的眼神显得更加的冰冷,如果她有能力,这也就是如果。

    风,吹动了她手腕上的那颗狗牙,冰冷牙齿碰撞到她的手掌根部,让她心中的怒火被理智压制,奇怪的是此刻她脑里浮现出那一邋遢的男人。

    是因为在这一刻,她感受到手中的那一把瑞士军刀消失不见才想起的吗?

    吸着雪茄的头领,看到竟然有一个女人大摇大摆的从飞机上跳下来,愣一下之后,摸向自己的口袋。

    一掌照片出现在他的手中,他拿着照片与那女子对照一眼,眼中那饿狼一般凶狠的光芒,直接变成惊喜。

    “绑起来。”

    听到头领的话,身边的一个黑人直接冲了过去。

    这样的女人他们自然都不愿意错过。

    他们仇视白人,但是对于肌肤如此白嫩的女人他们还是不愿意错过的,虽然这个女人不是白种人。

    “既然你手中有我的照片,就应该知道的你在招惹一个你惹不起背后势力,你还敢如此对我,就不怕到时遭到报复。”

    “至少巴格达迪不会放过你。”

    冲过来的黑人,抓住她的手臂,直接向后绑了过去,而她连眉头都没有眨一下,盯着这一个头领冷冷的说道。

    她不惧怕这个头领,也不惧怕这些黄巾军。

    “住手。”

    听到这女人提到巴格达迪,到嘴的雪茄都忘记了吸,摆了一个手,雪茄吐到地上,眼中的一丝疑惑变成了凶光。

    “你认识将军?”

    她的呼吸,能闻到这头领浑身的汗臭与烟熏,而她盯着此人瞪向自己凶狠的目光,没有丝毫的退让。

    “哈哈哈,好;那就委屈一下,跟我们走吧。”

    五秒的对视,头领从这一个女人的眼里,没有读出任何的信息,但是他知道,对方说的不假。

    这时伸出请的姿势,眼中充满笑意,指向一个越野吉普车,而他的笑充满了冷意。

    “你们要找的人是我,那就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放了他们,我自然会跟你们走。”

    “哈哈哈,这是我听到最好笑的笑话,跟我走吧,我的耐性是有限的。”

    头领眼中的冷笑变成了凶狠的目光,下一刻对方让他不满意,绝对会毫不顾忌的对这女人动手。

    “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一个疲惫中含有一丝沙哑的声音在头领的背后响起来,而且说得是华夏汉语。

    头领分明没有听懂对方说的什么,眼神一愣,转身,此时看到一如同乞丐一样的男人竟然站在他的身后。

    而他竟然毫无知觉,在看向周边,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这才多长的时间,他的护卫,他的士兵竟然都倒了下去。

    机舱中,还在发着惨叫,然而是男人的惨叫声,痛斥心扉的惨叫。

    聪明如他的人这个时候才听到惨叫的声音发声了变化,貌似那是他的士兵发出的惨叫。

    “嗵~!”

    一个下边没有衣服浑身是血的黑人从机舱里面爬出,一头栽到了越野车上,那瞬间仿佛看到了他的黑二弟齐根消失不见,有的只有鲜血。

    绝望,当他从越野车上爬起来,看到那一个跟乞丐一样的男人,他眼中充满的是绝望。

    没有想到一个部队,全部葬送到了这一个乞丐的手里,现在就剩下了他的头领一人。

    “你想干什么?”

    这头领听到声音,扭头看去,看到那下半身浑身是血的士兵,绝望的眼神,直挺挺的向后倒去,他的精神也绝望了。

    “啊~!”

    一声惨叫从头领的嘴里面发了出来,只见他的一只手瞬间向另一只手抓了过去。

    问话的瞬间,凶狠狡诈的头领瞬间就要举起手中的沙漠之鹰射击这一个叫花子,然而他的手还没有抬起来,一把瑞士军刀就插在了他的手腕上。

    无力的手,松开的沙漠之鹰,掉在了草地上是那么的显眼与讽刺。

    “是他。”

    冰冷的女人,此时睁大了眼睛,她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一个邋遢的男人,出手这么果断。

    “难道这些人都是他击倒的吗?”

    一个大大的问号,在她的脑子里面闪现了出来,而这人正是百兵。

    对于这个女人脑子里面的疑问,以及她眼中闪现过的那一丝惊色,百兵丝毫没有关注。

    “现在知道我要干什么吗?”

    百兵的眼中露出一个疲惫的笑意,而这一个疲惫的笑意,让头领觉得看到的是最恐怖的眼神。

    他摇了摇头,因为他听不懂百兵在说什么?从百兵出现到现在一句阿拉伯语和英语都没有。

    “不知道,不知道就敢打华夏国飞机的注意,还敢动华夏国的人,你的胆子实在太大了。”

    百兵说完这一句话,有气无力的擦掉瑞士军刀上的血,合起上面的刀刃,递向了对面的女子。

    “拿着,防身。”

    看着对方递过来的瑞士军刀,眼中露着善意的笑,她的手没有伸出,而是睁睁的看着这个男人。

    在这一瞬间,她的脑子里面有一些恍惚,她的记忆直接回到了小时。

    那是她终身都无法忘记的记忆,那时的她只有四岁,对于四岁的孩子来说,记忆是短暂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忘得一干二净。

    “放心,有我在,没人可以欺负你。”

    “我们两个的钱,我会挣到的,你们谁也别欺负兰儿。”

    “没事,不就是切断了一根手指,别怕,到时我一定会带你找到你的家人的。”

    “嘿嘿,给,我给你报仇了,杀了那个垃圾狗,有它在以后就没有狗敢欺负你啦。”

    “等我再长大一些,能把他们全部打趴下,会让那些欺负你的通通给你道歉。”

    “不要,我要屎蛋哥哥跟着我们一起回家。”

    被拐卖出去的她,在最绝望的时刻,遇到了一个保护他的男孩,而那个男孩只比她大一岁。

    可是在那一年的时间里面,无数的挨打、凌辱、刑罚,他那小小的肩膀全部给为她遮挡了起来。

    也就是在那一年以后的日子,只有五岁多的她看到人杀人的场面,那是她家族找到她的人,以一人之力屠灭那些欺负他们,让他们卖命偷蒙拐骗,骗钱的人。

    也就是在那一刻,让她最信任,最依赖的屎蛋哥哥,消失不见了,留给她的只有一颗狗牙。

    有能力出来寻找他,找了无数年,跑遍了全世界都没有发现她的屎蛋哥哥。

    记忆瞬间涌上心头,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百兵的左手,无言的情绪瞬间充满全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