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你要干什么?”

    看着百兵向自己跟前走来,这拿话筒被称为陈少的青年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你知道我是谁吗?敢动我一下试试。”

    看着马王逃跑,百兵甩手一枪直接打在对方脚腕之上连眼都不眨,这让那青年忽然发现对方貌似真的不是傻笔,竟然还真不是一般的牛逼。

    “我干爹是。”

    “呜呜呜~!”

    就在这时百兵掐住对方的脸颊让他张开了嘴,同时眼中露出了一丝的恐惧,百兵根本就不听对方的解释,像这样拿别人生命当儿戏的人。

    在百兵的眼里,他们也就如蝼蚁,另一只手举起火器,黑洞洞的枪口伸入到了对方嘴里。

    “麻痹,放开陈少;放开,快放开。”

    大厅里面慌乱起来,只见拿着棍棒刀子的保安也好、混混混也罢,这时都慌乱起来,大声的吼叫着,认为声音吼得大就能吓住百兵一样。

    “你的废话太多,我不喜欢你这样的人。”

    听着百兵淡淡的话语,看着百兵要去扣动扳机的手,吓得陈少脸色苍白,瞳孔放大,不受控制的腿部开始发软。

    一股恶臭从陈少的裤裆里面散发出来,只见他那带着黄汤的东西,顺着他的库管流到舞台之上。

    “艹,原来是个软蛋。”

    看着他这个样子,百兵手一松,只见陈少瘫在了地上,这时百兵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麻痹,他是在吓老子,是在玩老子,我说他怎么敢向老子开枪,我干爹可是石市的局长。’陈少此时脑子里面并没有被吓傻,而是觉得异常的耻辱。

    竟然让自己在这些手下面前出这么大的洋相,这要是传出去还怎么混。

    “给我打,谁能弄死他,老子给他一百万,不一百二十万。”

    陈少连滚带爬的向远处逃去,同时嘴里面大声的喊着,眼中露出被羞辱后的愤怒。

    “一百二十万,上。”

    听到陈少的报价,直见这些保安真有不怕死的,一个个向百兵冲了过去,他们就如同赌徒一样,知道百兵手里面的火器子弹不多。

    总有被射击完的时候,而被射中的总认为不是自己,一百二十万,不但让这些保安疯狂,让跟着马王过来的保镖混混也为之疯狂。

    如同蜂拥的人群,向百兵攻击过来,看着这些攻击过来的人群,百兵的眼中闪过一丝的冷笑,他还真觉得扣动扳机就是浪费子弹,对自己的侮辱。

    “哐当~!”

    一声轻响那火器已经被百兵扔到地上,随着落地的同时,火器也变成了零碎,而这些都是那些保安、保镖、混混所不关心的。

    他们只关心百兵会不会扣动扳机,现在看着百兵扔掉火器,这让他们更加的疯狂,眼神被兽欲所取代。

    露出来的都是嗜血,甚至有人的眼中已经开始泛红,向前飞奔的速度快上了接近一倍。

    “就你们这些。”

    在百兵的眼中这些人就如同刚学会走路的幼儿,揍他们真觉得有点欺负他们,可是看着他们不知好歹的想要自己的命。

    就算他们在弱,百兵也决定好好的收拾他们一番,谁让他们想着要自己的命呢?搁在任何一个正常的人身上都会很生气。

    “我去,好像我的能力有所下降啊。”

    看着围攻过来的人群,百兵动了,随之百兵消失在人群之中,不到一分钟,地上横七竖八躺满惨叫的保安、保镖与混混。

    而对于这样一个结果,百兵摇了摇头并不满意,觉得自己的能力有所下降,超出了自己预定的时间。

    “大大神,大爹,爷爷,你绕了我吧,我错了。”

    “呜呜呜我真的错了,儿子给你道歉,孙子给你道歉,只要你能绕了我,你要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

    “你不是条子吗?不不不不你不是警察吗?你想升多大的官,只要你放过我,你想要多大的官,我都能给你办到。”

    “我干爹是石市公安局的局长,我父亲在本地是最大房地产商,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放过我。”

    “要钱有钱,要官有官,求你放过我。”陈少跪在地上看着百兵不断磕头,迅速的说着。

    他不敢有丝毫磨蹭,一下子把自己的背景,干爹的身份还有父亲在石市的地位都抖落了出来。

    这些对于百兵提不起丝毫的兴趣,只见百兵看着陈少,笑着摇了摇头。

    “孙子给你赔不是了,还请你放过我,就把我当成一泡尿,一泡屎给放了,真不行就当成一个屁。”

    他怎么也没想到百兵这么厉害,自己还没有爬到门口,他就把所有的手下给打爬在地上,看着那些手下惨叫的模样,已经吓得他魂飞魄散,只差晕倒过去。

    此时不断磕头,头皮已经磕破,鲜血顺着额头流在脸上,迫于对死亡的恐惧此时他散发出来的求生**,让百兵可以理解。

    但让百兵更加理解的是,这样的人一旦获救,一旦脱离危险他就会用成千上万种方法,来对付自己。

    对于这样防不胜防的威胁,百兵感到很累,这是他来到石市看到那乞丐的死亡才体会到的,以前他从来没有这样的体会,就算对付世界上最凶残最狡猾的敌人都没有感觉过这样累的。

    所以他不想让这一种累折磨自己,唯一的方法就是眼前这个陈少必须死。

    本来的陈少可以硬气一些,那样百兵就只打算割掉他一块舌头,让他以后不能正常的装逼,而现在他必须得死。

    如果他能明白百兵的想法,不知会不会欲哭无泪,然而他不是百兵肚子里面的蛔虫,猜不透百兵心中的想法。

    “啊~!”

    百兵一脚踢飞一个躺在地上惨叫的保安,只见他不偏不斜正好落到跪在地上陈少的头顶,只见陈少发出一声惨叫直接被压在了下面。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一共三十多个,这个时候变成了一堆人山全部压在了陈少的上面。

    而在最上面的人已经晕死过去,根本就是无法自行从最上面爬下来,时间已久在最下面的人绝对会窒息死亡。

    而现在的陈少只能祈求压在他上面的人赶快起来,至于马王已经被百兵给提溜走,关于他的惨叫百兵充耳不闻。

    一路上引起不少人的注意,看清百兵手中提溜着一人,如同提溜着一只小鸡,还在发出着惨叫,所有人都是急忙躲开,站在远处指指点点。

    “救命啊,警察杀人啦,救命啊,警察杀人啦。”

    一边惨叫一边呼喊的马王始终看不见有任何人来解救他,这让他的内心崩溃,泪流满面。

    而他的声音越来越弱,不是百兵的阻止,而是他体内的气力越来越难以支撑他的呼喊,同时绝望布满心头。

    “呜~~~!我抓我抓。”

    至少十几辆警车的警笛声排成一条长龙出现在第八区的街道上疯狂的向一处地方快速的行驶着。

    带队之人张威,而在他们之前已经有另外一队警车即将驶入陈少所在的那一处街道里面,带队之人市局刑警一大队。

    现在他们在拼速度,在拼谁能第一时间感到案发现场,如果市局插手,那么这件事情给第八区整个警队带来的压力都是巨大的,简直可以说是亚历山大。

    市队的警车呼啸着从百兵身边路过,也许有人看到百兵这个时候提溜着一人在人行道上行走着,可他们都没在意。

    随之是张威的车队,迎面而来,看着百兵提溜着的光头,张威直接让司机踩下刹车,警车在地上划过一道十几米长黑色的轮胎印,而后面的警车同样没有避开这样的记号。

    “百兵。”

    “哟~~!张局,这么大阵势,这是要去破大案要案啊。”

    看着张威喊自己的同时,从车上跳下来向自己跟前跑来,百兵脸上露出笑容;至于跟在张威后面的警车,这时从警车里面走出的刑警一个个眼中都露出了迷茫。

    ‘此人是谁?竟然让张局停止第一时间去案发现场;那要是曝光出去,可是能轰动整个石市的要案啊。’

    “什么大案要案,都没你的重要,你这是干什么?”

    看着百兵手中提溜着的光头马王,张威脑子里面已经猜出个七七八八,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百兵会找马王当替罪羊。

    而在石市里面就算是他第八区的局长,要想动这马王也要思考再三,除非真正抓住让他不管通过任何手段都无法辩驳和释放的证据才行。

    可现在马王就在百兵手里面提溜着,不但提溜着,明显对方脚腕上有伤,而且伤的还不轻。

    “抓罪犯啊,你不是给我一个无头案的卷宗吗?就是他干的,我逮他的时候,还看到了一场真人枪机大片,你要是再不赶去现场,恐怕证据都被别人给。”

    “你是知道的。”

    百兵话锋一转,脸上露出一个‘老狐狸,你懂得’的笑容;而这让张威不由一愣,不过这一愣的功夫只有零点几秒。

    “七组,你们几个配合百兵同志押解犯人回局,对于这犯人的审讯权限,全部交于百兵同志处理。”

    “局长,这。”

    那几人一听张威说的话,眼中直接露出了疑惑之色,首先百兵他们没有见过,空降兵啊,就算是空降兵一下子就给他这么大特权,没必要吧。

    这里面不缺乏在局子里面干了三四年还没有审讯过别人的老人,而这百兵明显就是新来的,这才是真正的特权啊。

    “这什么这,我是局长,一切安排听从指挥。”

    张威脸色一沉,让有小心思的他们几个,脸色不由一变,严肃认真的行了一个军礼。

    “其他人跟我迅速赶到事发地点。”

    张威说着,第一个跳到车里面,接着一队警车继续快速前行,很快消失在这一条大街之上。

    “让开,让开。”

    当张威这一车队来到畅夜酒吧的街道上,只见围绕着畅夜酒吧已经停满了警车,拉上了警戒线。

    此时有人超越张威的前面,给他们第八区的警队开道,寻路。

    “哪个队的,没看见我们在这办案吗?”

    “凶什么凶,这是第八区,归我们管,来这不打声招呼,就闯进来符合规矩吗?不给打报告吗?”

    开路先锋也不是吃素的,明知他们是市局那边的,但是他们也不是孬种,照样敢怼对方。

    “哼~,归你们管,对不起,没听说过,边去。”

    “怎么着,不把我们第八区放在眼里不是,你们是不是脑子里面填屎啦,这是第八区,第八区,想让我重复多少遍?”

    “给我起开,听见没?”

    “郑明,注意说话方式。”

    郑明,第八区,刑警大队大队长,张威手下最得力干将,脾气暴躁,办事粗中有细;此时听到张威的话,伸出食指朝对方脸上,隔空狠狠的指了指。

    张开一个嘴型,那是‘等着瞧’的意思,只是没有喊出来声音。

    “我是第八区,区局张威,你们是接到了谁的命令直接来我们第八区办案,有批文吗?我这边没有接到任何的通告,是不是这样做不符合规矩。”

    那人一看到张威站出来,本来横眉竖眼不刁郑明的样子,这时脸上直接变成一副尊敬的微笑,张威大名,在他们心中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张局好!”

    只见此人急忙给张局行一个军礼,接着恭敬的说道:“这件事,本来我们也不想插手,可是市局他亲自下的命令,貌似陈。”

    “快叫救护车。”

    就在此时他身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直接打断了他继续跟张威解释的话语,迅速回道:“正在呼叫,正在呼叫。”

    松开对讲机的按钮,他急忙拿手机拨打120急救中心的电话,无暇在跟张威说一句话。

    “我带两个人进去,看下现场。”看着他忙喊着呼救,张威有股不详的预感,向后一点,郑明跟在其中向里面走去。

    那人一边打电话,看到张威脸色不善,还真不敢阻拦,只能点头,并向里面伸出一个请的手势。

    “你们谁敢得罪张局那是你们的事情,老子可不想得罪张局。”看着张局带着两人走进里面,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同时心中暗自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