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竟敢光明正大贿赂公职人员,你觉得行吗?”

    听着马王的话语,百兵冷笑了一下说道,随之另一只手从口袋里面掏出工作证,在马王的眼前晃了一下。

    坐在地上的女人看到这一幕如同看到了救星,从地上爬起来直接站到百兵的身后,拉着百兵的衣服说道:“救我。”

    “来这种地方,大冷天的还穿成这幅模样,让我救你,有多远滚多远。”

    无情的话语,如同一把利刃刺穿在对方的心脏之上,让她的脸色变得一阵紫一阵红,最终只能松开百兵的衣服。

    无声的哭泣着,低头疯狂的从这一个酒吧里面向外飞奔而去。

    “大大哥,我没做犯法的事啊,你怎么可以抓我,刚才那也是说笑而已。”

    马王,吓得脸色发白,不由辩解的说道,而跟着马上身边在沙发上坐着的几个人脸色都变了。

    dj关掉了音乐,舞池里面来回扭动的人瞬间处于在懵逼的状态,接着议论纷纷起来。

    “清场了,对不住各位,今天酒水免费,改天在玩。”

    一个霸气青涩的声音在酒吧里面响起,听得所有人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只见这些来寻开心的人一个个欢快的离去,接着就听见拉卷闸门的声音。

    此时整个庞大的酒吧里面就剩下清一色的保安,还有马王这一波人马以及百兵。

    “啪啪啪,这哥们好有魄力,这是单枪匹马来找马爷的麻烦来了啊。”

    那一个霸气青涩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异常的嚣张,而这个时候在舞台之上站着一个拿着话筒的青年,看上去异常俊朗。

    桃花眼中闪现秋波,能勾动无数少女的心,也就因为如此他看上去身体有些虚,只是还没有被掏空。

    白炽灯光,唰~!全部打在百兵的脸上,让百兵的眼不由眯成一条缝,而他抓着马王的手也松了开来。

    “哈哈哈,马爷,今晚我又送给你个人情,想怎么处理,还请快点,我这一停业损失多少你可是非常清楚的。”

    “多谢陈少,马上就能处理玩。”

    看着站在舞台中央那一个青年,马王浑身充满一股霸气,刚才那一副讨饶的表情一扫而空,在街上的那一股痞气也消失不见。

    看来此人也是多面性格之人,同时跟在马王身边那几个人,此时从腰间都摸出了看家的把式,全是火器。

    “没想到,你还是个条子,我应该早想到才对,开个条件,我马王能办到的,绝对不拖欠,你我好像也并无深仇大恨,我们昨晚也是初次见面才对。”

    “很简单,跟我回局里面。”适应了白炽灯光,百兵放下挡在眼前的手掌,看向马王淡淡的说道。

    “我最讨厌的就是进耗子,不过也没有谁能把马某关在耗子里面,你也不能。”

    “不过看兄弟伸手不错,以后跟着我混怎么样,街头上抛投露面的事情,绝不会让兄弟出马,跟着我你只需要吃香的喝辣的就成。”

    “只要你认我做大哥,在石市你想要得的什么,大哥绝对能帮你办到,香车美女任你挑,金银财宝任你要。”

    “怎么样,跟着大哥干吧!”马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看着百兵,他认为百兵会同意自己提出的条件。

    “说完了,那就跟我走吧。”

    “兄弟,难道你是刚出道的愣头青吗?这局势你还看不出来,现在是大哥给你出路,不是让你来威胁大哥的。”

    “谈不上威胁,跟我走就是了。”

    “哈哈哈,马爷,此人是傻笔,鉴定完毕;你还是赶紧给打发走吧,我可不喜欢见血。”

    站在舞台上的青年拿着话筒,说出的话语让在场的人没一个喜欢,却也不敢说些什么。

    “听到了吗?他骂你是傻笔,知道是为什么吗?你现在不过就是一个小条子,想不想升官,想升官,他就能给你办到。”

    “只要答应跟着我干,事情就会变得这么简单,支队长,大队长任你挑,回头副局、正局也是有可能的。”

    马王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而百兵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此城不似那穷乡避让,有几把猎枪、火铳、兔枪不足为奇,这可是一线城市。

    在这城市里面竟然有人带贴身的火器,这不是在开玩笑,充分说明了他们背后有着一股强大的势力,才敢让他们如此的嚣张。

    通过马王的话语,百兵连猜测都免了,心中本有的一丝不忍,也消失的一干二净,脸上还是带着那若有若无的笑,说道:“说完了,走吧!”

    “看来是兄弟敬酒不吃吃罚酒啦,那就别怪马某下狠手了。”

    看着百兵竟然油盐不进,脸上伪装出来的老好人再也装不下去,露出狰狞的一面,一摆手,无数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百兵。

    “想必你们也知道搬动一下那扳机的后果,如果你们不想自食其果就不要尝试去扣动扳机。”

    “哈哈哈,傻笔,你好狂哦,真他马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啊,哇哈哈。”

    拿着话筒的青年,此时脸上露出一副兴奋之色,至于他说的怕见血完全就是在扯谈,这分明就是让对方赶快扣动扳机,好看个热闹。

    “是你跟着我走,还是我带你走?”

    扫视一圈拿着火器的人,百兵的目光落在马王脸上,至于舞台上站着的青年,在百兵眼里就是一个小丑,不值多看一眼。

    “那就别怪马某了,马某虽然惜才。”

    “你废话太多了。”百兵打断马王的话语,同时漫步向前走去,这是要绕过沙发,带走马王的节奏。

    “艹,干了他。”

    看着百兵向自己走来,马王可是知道百兵的厉害,急忙向后躲闪过去,同时眼中露出一股狠色。

    “啪~!”

    随之马王的话音落下,直接有人扣动扳机,百兵给予他们的警告,就如同站在舞台上那青年说的一样,在他们眼中百兵就是一傻笔。

    然而随着他们扣动扳机,在他们眼前的人直接消失不见,不过他们用目光还是捕捉到百兵瞬间向地上趴下的身影。

    然而当他们再次向地面上射击的时候,百兵已经从倒下的地方消失不见,在这几平方的地方除了沙发还有茶几。

    障碍物虽然不够多,但是对百兵来说足够用,只见从沙发上站起拿着火器的三人瞬间倒下一个,他手中的火器消失不见。

    同时从他的大动脉上直接穿入一颗子弹,接着那两人拿着火器瞄准百兵的同时,他们感觉手腕一疼,拿着火器的手不由松开。

    同时眼中露着惊色,一颗子弹射入到他们的腕部。

    在接着就是拿着棍棒砍刀的保安与马王的小弟,他们想要冲过来,可是看着百兵拿着火器淡淡的站在那里。

    他们忽然觉得腿上跟灌了铅似的,竟然抬不起腿来。

    “牛,牛啊,牛逼啊,真牛逼啊,真他马牛逼啊。”站在舞台上的青年看到这一幕眼中同样露出兴奋之色,对着话筒同时拽着自己感觉很威风的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