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已经没有任何生命特征,无法进行抢救。”

    跑进来的医生,检查完这混混的身体,看向便衣,摇摇头;无奈的解释一句,不过眼中缺露着疑惑之色。

    “说,你对他干了什么?”

    听到医生的诊断,这便衣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而此时的百兵看着那两个混混,把该问的不该问的全部给问了出来。

    “你们两个到时会去当证人吗?”

    这件事让俩混混想也不想的点下了头,而此时那便衣从百兵背后伸手抓在了百兵的肩膀上。

    “碰~!”

    一个过肩摔,瞬间把那一个便衣,狠狠的摔在地板之上。

    “哎呦,不好意思,我还以为谁要偷袭我,背后拍人的肩膀不是一个好习惯,希望你以后能改正。”

    看着被自己摔得眼冒金星的便衣,百兵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说道,而那两个混混吓得不由一哆嗦,心中想到‘此人就是一个狠人,连自己的同僚都不放过。’

    “百兵,你在干什么?”

    此时四个吓破胆的人,两个没有反应过来的医生,一个晕头转向的便衣,都听到了一声女人的怒吼。

    顺着声源,反应过来的他们看到一个怒气冲冲的女警在门口站着,怒视着百兵,眼睛里面都快冒出来了火。

    张颖怎么也没想到,百兵竟敢对刑警队的人下手,跟在张颖后面的五个大男人,这时全部愣在了哪里。

    他们还是头一次看到自己的队长发这么大的火气,而不是冲上去狂摔对方一顿,他们可是清楚自己的队长可不像表面只是一个花**漂亮一般。

    “一切都是误会,我已经说过,现在我要过去破案,要不要跟去?”

    百兵转身看到了张颖,内心不由高看张颖一眼,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能摸到这里。

    “你给我站住,把话给我解释清楚?”

    “有什么好解释的,想听解释啊,让他们给你解释。”看着张颖生气的脸,百兵丝毫不在乎,眼睛向两个混混的病床上撇了一眼。

    看到百兵那警告的眼神,两个混混内心都是一颤,‘大哥,你就不要在威胁我们了,我们知道怎么说。’

    “不能放他走,一定要让他解释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反应过来的便衣看向张颖急忙说道,同时一指另一张病床上,已经被盖住头的混混。

    这一看,张颖的脸上不由再次一变,‘难道死人了,还和百兵有关?’

    不止张颖脑子里面闪现出来这样一个念头,跟在张颖身边的一组五个成员也是如此的想着。

    “怎么回事,死了呗,还能有怎么回事。”

    看着那便衣想要吃掉自己的眼神,百兵不由无奈的解释一句,同时嘲笑对方一句:“就你这智商,怎么混到刑警队伍里面的?”

    “若不是他说了会报复你的话,他怎么会死,恐怕这里面发生的一切都与你有关才对,你还是老实交代出来,不要以为你是警察就可以胡作非为。”

    “警察,警察我也是今天才应聘上的,在这之前我可不是,我怎么就胡作非为了?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哦。”

    “你想要诬陷我也要找一个合适点的理由;报复我,他为什么要报复我,到是你值班睡觉,让你叫医生抢救他,你却在这里审问其它的受害者。”

    “对他的死不闻不问,这,你是要负责人的啊;而且我们干这行的讲的就是证据,没有证据那就是诬陷。”

    “你们四个,刚才这位死去的同志,说过他好了,要报复我的话吗?”

    百兵说着直接看向了房间里面剩下的四个病号,只见这四个病号齐齐摇头。

    “他刚才是不是在这房间里面突然睡着了,我发现这位同志有异常,急忙把他喊醒,让他叫医生,而他却在质问你们,这位同志是怎么了?”

    百兵的话又让这四个病人,齐齐的点点头。

    “妥了,感谢四位诚实的同志。”百兵朝四位报了个双拳。

    “现在你们应该明白了吧,虽然我没有物证,但是我有人证,虽然我是编制外的,但也不能用这样蹩脚的理由排挤我吧。”

    “你犯的错,想要让我来承担,简直就是警队里面的耻辱。”百兵义正言辞的看着便衣,而此时的便衣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你们,你们不要惧怕他,有什么尽管大胆的说出来,现在是法治社会,一切讲究的都是公平、公正,不要惧怕他的威胁。”

    ‘公正妮玛个头,公正了老子以前欺负的人,没一个敢找老子麻烦的,公正老子强玩过的女人也没有追究到我的责任;公正那哥们也不会死翘翘了,你以为你麻痹是谁,还他马要公正。’

    四个混混看着这个便衣,如同看着一个傻笔,心里同时说道:“脑子有病吧,我们摇摇头,点点头就能撇开关系的事情,干嘛非得说出来,说出来有我们的好果子吃,骗智障的吧。”

    “你们说啊,不要怕。”

    看着四人没有一个开口说话的,同时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个便衣,让这便衣脸上露出一丝的焦急。

    如果他们承认百兵说的,那么他的罪名可就是落实了,撤职查办在所难逃。

    对于他的遭遇,百兵不会有任何的同情,对于他的仁慈,就是对于自己的残忍,而百兵自认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仁慈的人。

    随着便衣的话落下,整个房间里面包扣外面都是静悄悄的,诡异的安静;只见那医生脸色变了数遍,看了看百兵,看了看张颖又看了看便衣。

    到嘴边的话接着咽回到了肚子里面,他想要替便衣辩解一句,可是现在一切对这便衣都是最不利的一面,自己的话绝对可以忽略不计,而且现在说出来绝对会被眼前这一个人给惦记上。

    百兵的话,不但医生不信,就连张颖和后面的五个人都不敢苟同,然而现在的人证就是证明一切毛头都指向这个便衣,他们此时也总不能把心中的怀疑说出来吧。

    毕竟百兵可是他们这一组的新成员,而这一个便衣还不是他们这一队的。

    “你们到底在怕什么,有我们在,不需要害怕;还有,知道包庇罪的后果吗?”看着没有一个人说话,此时的便衣焦急的说了一句。

    “怎么着,想要言行逼供了?那我就不奉陪了,如果他们有一个说是我在威胁他们,那么我就承认。”

    “不过,我相信四位都是非常有正义感的人,一定不会违背着良心说话的,就算死也不会,你们说是吗?”

    百兵看着他们四人说的,让他们四人急忙又点头,非常赞同百兵说的。

    不赞成能行吗,听到那一个死字,他们知道百兵再一次的警惕他们,而他的手段这四个人已经深有体会。

    “再说,他们已经供出了这一件事情背后的主谋,我们应该给他们四个嘉奖才对。”

    “什么,他们供出了事情背后的真想?”百兵这一句话让张颖眼睛忽然一亮,同样让后面那五人也是露出了惊色。

    而这便衣内心不由更加的一紧,他觉得一个更大的阴谋即将形成,看向百兵的眼神终于认真起来,同时还有那么一丝的恐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