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据调查,那边还有几个挨刀子的,通过我的排查是一个光头干的,你们有没有看见?”

    看着这群人点头,百兵眼中露出一丝你们果然聪明的神色,也点点头接着说道:“不错,你们的表现很好,那你们谁知道他们的名字,住址。”

    百兵话音落下,只见这些人全部举起了手,看得那便衣睁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威胁,**裸的威胁,绝对是;可为什么这些人都怕他,他到底是什么来历?眼观这一幕的便衣脑子里面如何也猜想不出来。

    “既然你们都知道,那这事情就好办了,到时出庭帮忙作证一下就行,我保证他永远都不会伤害你们一根毫毛,请相信我说的,要对警队有信心,我也会重点保护你们的安全。”

    “麻痹,这时要把老大玩死的节奏啊,老大对不住了,你在天有灵就保佑保佑我们吧!俗话说的好死道友不死贫道。”

    “这恶魔已经把我们折磨的痛不欲生了,现在还要威胁我们;若是我们不从,只怕我们是求死不能啊,剩下的苦难你就替我们承担了吧,我们实在是承担不起了!”

    这群人内心里面想着,听到百兵的保证,他们流出了激动的泪水,这说明他要放过自己,代价就是出卖老大,给老大带上个莫需有的罪名。

    “你们到时愿意出来作证吗?”看着他们激动的掉下来眼泪,百兵接着问道。

    “觉悟果然高,你们的未来一定有前途,美好的时光在等着你们,那我先告辞,去看看那几位挨刀子的现在怎么样了。”

    百兵很是欣慰,证明自己对他们的折磨,让他们变得聪明起来,点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自始至终这些人一句话也没说,可在便衣的眼里,这简直就是无语胜过千言万语。

    “你,你。”

    五个被包扎完伤口,跟个粽子差不多的人,看着百兵的出现,张嘴不知要吐出什么,只见百兵一瞪眼,同时亮出他的证件,让这些人眼中的怨毒变成了迷茫。

    “不错,看来你们恢复的都不错,比那边的要好上太多了,现在你们是不是感觉特别的幸福。”

    “幸福你麻痹,等老子好了,看怎么收拾你。”闻听百兵的话,此时这些人的四个眼中又露出了凶狠的目光。

    在挨上刀子的时候,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跟自己称兄道弟的,会捅自己;可看到他们捅完自己才明白一切是受眼前这人的指示,所以他们恨透了百兵。

    “我办案向来不喜欢有人旁观,请你出去。”看着这些人眼神中露出一丝的怨毒,百兵转身看向后面跟着自己的一个便衣直接说道。

    “那不行,我必须看着。”

    闻听百兵的话,他急忙摇头,内心猜想事情绝对不像表面这么简单,再观这些人看向百兵那恶毒的眼神,和刚才一人的话语;他有理由相信,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有可能就是这一个人。

    “兄弟,看来你是刑警队的吧,干了多长时间啦!”

    见这便衣不出去,百兵看向他直接问道,这让便衣不由一愣,而就在这时百兵的手直接搭在他的肩膀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眼一抹黑,直接不省人事。

    “老子让你出去,那是看得起你,你以为我一个编制外的就得听你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便也,百兵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

    这看在那五人眼里,成为了永恒的恐惧,‘我艹,这家伙连刑警也敢袭击,他们不是同行吗?不是现在刑讯是违法的吗?’

    “看来你们对老子的怨言很大,是不是还等着好了真的准备报复我。”

    百兵的话,只让唯一的一个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在百兵进来的时候他就吓傻了眼,那就是被百兵踢断腿的一个。

    胸口挨了百兵一脚的,眼底凶色最浓,此时百兵走到他的跟前,眼中还露着一丝的笑容。

    “你是警察,你敢知法犯法吗?我会告你,我会起诉你,你下辈子就等着坐牢吧。”只见他眼中露着凶光,恶狠狠的看着百兵疯狂的说道。

    “不错,有骨气,不过我不喜欢麻烦,像你这样执迷不悟的人,我不介意让你永远从世界上消失。”

    百兵的话,让他忽然明白,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太简单了,然而这个时候感觉胸口一闷,接着他长大了嘴,感觉到呼吸开始困难,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要从身体里面跳出来一般。

    想要喊却怎么也喊不出来,恐惧开始布满他的双眼,死亡这一次离他如此之近;谁不怕死亡,他同样也害怕死亡。

    “嘿,别睡了,这人好像犯了什么急症,你在这睡觉好像不合适吧。”

    被踢醒的便衣,先是一愣,随之反应过来,一个跃起从地上站起,接着就看见一人脸色苍白,本抬不起的双手在疯狂的抓扯着他胸口的绷带;如同不拔掉就会窒息死亡。

    “你对他干了什么?”

    看着一脸怒气的便衣盯向自己,百兵无奈的摇了摇头,感觉根本没有必要回答他这一个问题。

    “说,他对你们的同伙用了什么手段。”

    看到百兵不回答,此时他看向其它四人,而这四人同样看到百兵那如利剑的眼神穿刺他们双眼,让他们一时犹豫着是不是要回答。

    “说,若是他动用了私刑,就算他是警察我也不会放过他,你们尽管告诉我。”

    “无知。”

    看着他用着锐利的眼神,盯着这四人,如同审讯,这边那人眼珠凸起,舌头伸出嘴外,双腿蹬直,双手无力的耷拉下来,脸色白如飞雪。

    “你说什么?”

    听到百兵的话,便衣扭头怒视向百兵,百兵的目光根本就没有看他,眼中露着一丝的淡然看着窒息死亡的这一混混,他心中产生不出任何的波澜。

    至于百兵那讽刺的话语,是在说的这一个混混还是再说这一个便衣,甚至是包含他们两个,只有百兵心中最是清楚。

    顺着百兵的目光,看到如同窒息导致死亡的那人,便衣这时才发现问题的重要点,急忙跑过去掐对方的人中,摸对方的颈动脉,可他已经完全没了反应。

    “医生,医生。”便衣脸色大变,扭头大喊着向外跑去。

    “那光头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你们身上的伤,全部是他弄的,对吗?”

    在便衣跑出去的瞬间,百兵盯着四人,脸上带着笑容淡淡的说道,说的很是简洁,而四个人听得都睁大了眼睛。

    “是不是,说句话,别看着啊,我还要让你们当证人呢?”

    说着,百兵走到那一个他踢断腿的人跟前,吓得那人点头“是是是。”

    嘴中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接着百兵走到胸口烧伤的杀马特跟前,他早已吓得尿在床上。

    说已经说不利索,只顾的点头,眼睛还向那一窒息死亡的混混脸上看着,那个恐怖,貌似是他这一生第一次所见。

    “刚才,看你们两个比较硬气,就是不知道你们两个现在是不是跟他一样的硬气?”

    百兵走到另外两个病床跟前,看着这两个眼睛有些发直的混混,没有问相同的话语,而这两个混混看着百兵盯向自己,发直的眼睛变成了恐惧。

    他们只是看到百兵就用一根手指轻轻的在对方的胸口上按了一下,他就那么快的嗝屁了,要是这时他的手指按到自己的胸口上会有什么后果?

    恐惧充满他们的全身,“大大哥饶命。”

    “饶命,这话说得怎么这么难听,我威胁你们了吗?还是对你们使用了非法的手段?”

    “那就是啦,既然没有就不要说饶命这两个字,好好配合我,回答问题就行。”看着两个混混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百兵脸上露出了笑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