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

    一个人从飞机上跳了下来,惊慌中爬起来就要逃跑,然而机枪的扫射直接让他的身上多处无数窟窿。

    只见他蹬着双腿口中吐着鲜血,眼中露着恐惧,死不足惜。

    他的死亡不是结束,反而是一个开始,一个个争先恐后从飞机里面跳下来,就要向树林深处逃跑的人。

    可那些穿着破烂,系着黄色布条的黄巾军丝毫不可怜他们,用手中的枪扫射着那些恐慌而逃的人,嘴里面发着畅快淋漓的笑声。

    真的杀人如同宰猪屠狗一般,在他们的心中并不存在什么人道主义。

    一个个死去,让那些跳下飞机的人,充满了绝望,比之空难还要恐惧的绝望。

    他们吓傻了,就那样蹲在、趴在、躺在地上,眼神空洞,彻底的绝望。

    “呜呜啦啦哒哒哒。”

    从车上跳下来的黄巾军,拉着那些还活着的人,如同拉着一条死狗般,把他们拉到了一起,而他们没有丝毫的挣扎。

    他们的嘴里呼喊着,手中的枪不断的向天空中射着子弹,如同在叫嚣着,他们是这一方土地的霸主、国王一般。

    “大家不要乱动,不然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头等舱里面那一个冰冷的美女不知是被机枪的扫荡声惊醒,还是被惨叫声给惊醒过来,此时看着头等舱里面剩下的人冷冷的说了一句。

    而此时的副机长与机长还有几个观察员,奇迹般的从驾驶舱里面走了出来,听到这一个女子如此冷静的话语不由多看了她一眼。

    “不错,大家冷静,他们是反x府武装部队,只要我们不乱动他们是不会杀害我们的,他们不过就是为了图财。”

    机长说着,一只眼直接闭了起来,用手擦掉从额头流到眼角的血,接着说道:“我去与他们交涉,你们去安慰其他客舱里面的乘客。”

    此时能留在客舱里面的人,不是胆子特别小的,就是还能保持在基本冷静的人,当他们看到、听到穿着制服的人所言。

    内心不由把期望都放到了他们的身上,最高的期望,就是对于现在机长的期望。

    “我是华夏国此班航机的机长,我代表里面的人与你们的首长谈话,只要能保住我们的生命,什么样的条件我们都可以协商。”

    “还请你们的首长出面谈话。”机长用出全身的力气,站在头等舱舱门口喊着阿拉伯语。

    “哒哒哒~!”迎接机长的却是无情的子弹。

    只见那子弹从他的身边穿过,射到身边的机身上,而机长站在那里,除额头上还有血向外面流着,他的眼神是那么坚定,丝毫不畏惧那飞过来的子弹。

    可他心中这时突突的厉害,他也是普通人,同样害怕死亡,然而作为机长,此时不得不站出来,这就是他的担当。

    子弹的声音消失,整个空中弥漫着寂静的血腥之气。

    “哈哈哈,华夏国,华夏国很厉害吗?”

    猖狂,嚣张,抽着雪茄带着鸭舌帽,手中拿着一把沙漠之鹰,眼如饿狼之神,一米**左右的黑人恶狠狠的盯着机长,从喉咙里面发出得意的阿拉伯语。

    “我确定我们华夏国没有干涉贵国内政,此次飞机事故还请贵国施以援手,我们感激不尽。”

    看着这一个吃人眼神的反武装头领,机长的眼神没有丝毫的畏怯,而他流到眼角的鲜血让对方看得异常的不舒服。

    “给我绑起来。”

    头领,朝身边的人一瞪眼,只见这人猛的点了一下头,朝后一摆手,一辆越野吉普直接开到了机舱的下面。

    “呼啦啦。”

    通过车顶,直接爬上两个黑人,顺利的绑住机长给推了下来。

    “叽里呱啦。”一通,原来两个黑人看到了里面还有很多的人。

    听到这两人的话,下面的人兴奋的叫了起来,吸着雪茄的一摆手,六个机舱口全部被车堵住,一群黑人跳了上去。

    “啊,不要碰我。”

    看到一个黑人的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臂,很是富态的女人直接惊恐的叫了起来。

    迎接她的却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嘴角瞬间充满了血丝。

    “巴格达迪也不敢如此待我,小心你的脏手被砍。”

    眼中冒着绿光扑向冰山美女的一个黑人,听到她冷漠的话语,手僵在了空中。

    巴格达迪,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绝对不陌生。

    “我跟你们走。”

    冰山美女漫步前行,对于眼前的危机丝毫不怵。

    只是那些被撕破衣服,开始被黑人施抱的女人,让她很不舒服;她扭头看向身后那个押她的黑人,这时冷冷的说道。

    “不想让他们丢掉性命,就让他们克制住兽性,不然他们的下场,你是知道的。”

    原来此女并非像表面一样,内心也是冰冷的。

    那黑人一愣,“哒哒哒。”

    直接在客机上扫了一梭子弹,吓得那些脱掉裤子的黑人,浑身一个哆嗦。

    “妈了巴子,你干什么?”

    裤子也没提,直接摸到身边的枪,对准那开枪的黑人就是一通怒骂,差点直接朝他开枪。

    “老娘能不能活着回国啊,要是不能也千万别一枪蹦了我啊。”

    因为丈夫骂自己贱而松手的女人,此时衣服已经全部被撕破,而她丝毫的反抗都没有,趴在她身上的黑人听到枪声,忽然站了起来她此时想到。

    “被干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只要能活命老娘认了。”

    然而这时对方起来拿起了枪,让她心中不由一紧,而其她因为逃过这一劫,内心长出了一口气。

    如果真的被这些黑鬼给玷污了,真是生不如死,她们有的说不定会忍不住这样的屈辱,选择自杀,人与人之间的思想差别为何如此之大。

    “她,认识我们的将军,让你们不要。”

    看着无数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自己,这黑人脸上都变紫了,急忙解释道。

    “哇哩哇啦。”

    听到这黑人的解释,他们的目光才注意到这个时候站着的冰山美女,咽下一口口水,二弟在没有任何阻挡的情况下翘的非常之高。

    至于盯着机舱口冰冷目光的美女,没有丝毫的转移,接着漫步向前走了过去,他们翘起肮脏的黑棍,对于她来说没有丝毫的影响。

    “如果她说的是假的,我第一个上。”

    “马的,当然我是第一个。”

    裤子也没有提的几个黑人,眼中冒着绿光,这个时候争论了起来,随之他们又看向了他们的猎物。

    如果不安慰一下这个时候翘的黑二弟,实在过意不去啊,“咕咚”那些女人仿佛听到这些黑人肚子里面野兽的咆哮。

    吓得她们的脸色再次的苍白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