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大哥是他干的,弄他不?”

    另一个杀马特跑到光头跟前,眼中露出一丝的怯意,他没想到百兵竟然敢拿起一块火炭扔入自己同伙的胸口里面。

    “尼玛逼,我眼瞎?用你说。”光头瞪了这杀马特一眼。

    “可,老大你刚才不是问了吗?”这杀马特不明所以。

    “老子刚才问,那是要长气势,懂吗?”光头很无奈的煽了这杀马特一耳光,让他长长记性。

    至于那些拿着凶器的混混对这杀马特都露出鄙视的目光,欣赏着他那煞笔一般的神彩。

    “小子,看来是不懂规矩啊,知道老子是谁吗?”

    光头收拾完杀马特也算是竖立起来老大的威风,看向百兵冷冷的说道。

    “吃了吗?”

    百兵安慰过两个姑娘,拿起一串放在烤炉的上肉串,看着这光头问一句,对于他装b的问话充耳不闻。

    百兵这一举止,让他的装b气势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只见他双眼冷傲的目光变成怀疑。

    “哎呦,怎么?你小子怕啦,这个时候想请老子吃串,哈哈哈,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董事的,不过晚啦,你已经惹了老子知道的不?”

    “就凭靠吃个串就想打发老子,你以为老子我会同意吗,哈哈哈哈。”光头嚣张的笑着。

    “这货真煞笔。”混混们拿着手中的凶器这个时候,猖狂的也跟着笑起来。

    “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不管你吃了没吃,现在你都必须吃。”

    他们竟然看到百兵脸上带着笑威胁他们的老大,周边的混混笑声就更大了,觉得百兵真tm奇葩。

    然而,没有看清光头已经笑不出来,油光发亮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童叟无欺,一串五十,这是狗肉,怎么样,价格算是公道吧。”

    “大大哥,我我是满族,不不能吃狗肉。”

    “哦~!原来你是满族啊,那这样就更应该吃了,吃了神的肉,就会获得神的力量,你就会变成神一样的存在,无所不能。”

    “到时候,就能把任何人都踩在你的脚下,你想干什么就敢什么?”百兵的眼中还是带着笑容。

    可光头看着百兵眼中的笑就如看着一个魔鬼一般,心理同时想着老子这次栽了。

    “师傅,我们过去吗?”

    在这闹市的拐角,黑影里面,小辉和那年长的民警在那站着,注视着他这一处,小辉不由兴奋的说道。

    “没想到,师傅会来个回马枪,还真能找到闹事的。”

    “着急什么?看会再说。这些混子不好对付,没拿到确实的把柄,过去也是浪费时间。”

    “啊~!这他们凶器都拿在手中,过去还不能收拾他们?”小辉眼中露出迷惑之色。

    “如果他们说拿的是杀猪刀呢?什么时候刑法规定不能拿着刀在路上行走了?要是那样谁还敢买菜刀,携带菜刀回家不就成携带凶器了?”

    “这,师傅教训的是,那要是他们真的砍了,我们在冲出去是不是有点晚啦?”小辉不由担心的问道。

    “呵呵,再等等。”看来这年长的民警一点也不着急,如果搁在以前,他肯比小辉还着急的冲过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可是今天不同,更确切的是他看到百兵签的那个名字之后,内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大哥,能不能不吃?”

    “不能。”

    百兵简练的回答,让光头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流下,让能看见的小弟和那两个姑娘,眼中全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这到底怎么了,前一秒不可一世,怎么现在就怂了’那些小弟还从来没有见过光头老大这么怂过。

    “可可我没钱啊。”

    光头的眼泪都快掉下来,心理想着‘尼玛,你牛b,不早说,干嘛扮猪吃我,煽我两巴掌,让我知道你的厉害也成啊,用得着这么吓唬我嘛儿,至于嘛?’

    ‘不就是骂了你几句,我还没动真格的,你倒是先动起来真格的啦。’光头眼睛的余光弱弱的又向自己的脚尖上飘了一眼。

    只见在他鞋子头上露出一个不显眼的竹签,剩下的三分之二全部穿过他的鞋子,钉到了地面之下。

    这地面是什么地面,五段黑油漆路,就算是水泥钉想要钉入进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必须用锤向里面砸啊。

    可他就看见百兵随手一甩,一根竹签不偏不斜的正中他中脚拇指与无名指空间那一点的缝隙之中。

    隐隐感觉到一股滚烫的感觉,那绝对是摩擦造成的,在社会上的混,能混到老大位置上,没有几个是白痴的,最基本的眼里劲还是有的,若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反观这光头就是很聪明的一个老大,若不然在百兵鼓动群众的时候还有警笛响起瞬间,不管是不是过来抓他,他都是第一个消失不见。

    “没钱你也可以让你的小弟垫啊。”百兵淡淡的一句,直接提醒了光头。

    “那那个大哥我是不是也可以让小弟们吃?”光头一听到百兵的提议,脑袋里面顿时闪过一道灵光。

    “这个可以。”

    百兵思考一下,还是点头同意了光头的请求,要不然还有那么多,怎么也处理不完啊。

    “谢谢大哥。”

    “麻痹的,过来吃大哥的烤串,一串五十,概不赊账,不吃完不准走。”

    光头如获大赦,扭头看向两边的小弟,怒吼起来,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至于他的脚,暗自用力抬了几次都没有从那一个竹签上面抬出来。

    “我艹,老大脑子中邪啦,这是干什么?帮助那煞笔卖串吗?”

    “是不是跟那卖串的联合好,要坑我们的钱,一串五十啊。”

    小弟们没有一个上前的,开玩笑,一串五十,煞笔才会去吃。

    “麻了隔壁,没有听见老子说的话,赶快过来吃,你们的家底老子一清二楚,谁敢跑,老子追到你老家也得干你老母。”

    光头露出一脸凶狠的横肉,青面獠牙的怒吼着这帮小弟,至于在地上打滚的杀马特他连看一眼都没看。

    “我艹,这么狠,麻痹的。”

    一群混混内心里面骂着,不情愿的向烤摊跟前围了过来。

    “我口袋只有六十,吃一串。”

    一个混混掏出口袋里面的零钱,数了数,不情愿的递给百兵五十,这时说道。

    “麻痹的还搞价,六十就六十一串,全给大哥。”

    光头听到愤怒的吼道,只见那混混的脸色都变成了紫色,不情愿把钱全部递了过去。

    “这不好吧,不过谢啦,那就六十串,后面的一串六十啊,五十那是以前的价啦。”百兵接过钱,一脸笑意的道谢。

    “麻痹,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嘛,坐地起价。”

    “麻痹怎么跟大哥说话的,信不信老子活劈了你,赶快买,你们赶快上去买。”

    光头吆喝着,只见那些混混不情愿的围着烧烤摊,向口袋里面摸起钱来。

    光头趁着这个空挡,急忙把脚抽出来,弯腰拽一下鞋子,鞋子猛地被拽掉,也不上穿,弯腰扭头就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