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冰山美女感觉到自己被安全带绑好,重新坐在乘坐之上,整个过程她竟然处于在痴傻的状态之中。

    “拿着,解不安全带的时候,就用它割开。”

    百兵说完,他身上唯一的一件瑞士军刀,也是这一次从国外回国,身上除了一身破烂衣服和护照之外唯一的家产,不错就是家产。

    百兵说完,转身直接走进驾驶舱,而此时这冰山美女机械的接过那一把瑞士军刀,握在手中,貌似刚刚反应过来。

    “对方竟然触碰了我的身体?”

    冰山美女此时感觉到自己的胸口还有那么一丝的涨痛,也回忆起来,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对方连自己的臀部都给摸了一个遍。

    “我要杀了你。”

    冰山美女内心里面嘶吼着,而嘴上却是一句话也没说,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眼神变得更加的冰冷;随之她才感受到,手中貌似有一物。

    低头一看,竟然手中握着一把刀,一把打开的刀,摊开手掌一看竟是瑞士军刀,抬起手想要甩手扔出去。

    然而抬起的手,又忍了下来,死死的握着那一把瑞士军刀,眼神中多出一丝的凌厉比之冰冷有些可怕。

    “也好,有它在手,若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会杀了你。”

    驾驶舱。

    观察员此时满头是汗,就更别提副机长和机长;看到百兵竟然走进驾驶舱,而且阻挡了他的视线,此时不由大怒的吼了一声。

    “你什么人,出去。”

    不过百兵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吼声,看着两个沉着冷静,处乱不惊的机长,他直接走到了主驾驶机长的后面。

    “干什么?”

    当机长被提溜起来的时候,脑子里面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劫机,然而没等他来得及多说什么,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摔到了后面的空余观察座上。

    百兵提溜起来机长的同时在他的脑瓜上敲了一下,落在观察座上是机长最后的记忆;此时飞机又开始要旋转起来。

    然而百兵直接坐在了驾驶位置上,双手不停地按起来上面不同的控制开关,随后在空中就看见飞机的机身外面,如同从机身里面吐出的云雾飞入到空中。

    接着天空之上就是一片火海,那不是云朵,而是从机身里面排放出来的燃油。

    副机长要去阻止,显然已经来不及,然而这时在百兵操控着操作杆的时候,整个飞机开始进入到了平稳的航行之中。

    此时百兵眼中的疲惫和波澜不惊一扫而空,取代的是聚精会神的冷酷光芒。

    副机长和清醒的观察员这个时候惊呆了,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邋遢的男人竟然还会开飞机。

    然而随之他们发现,对方开着的飞机明显偏离了航线,不在是飞往开罗的方向,此时竟然向地中海的方向偏离了过去。

    六千米、五千米,很快通过机窗,乘客看清楚了下面一个个建筑、树林、每个人的心都揪紧起来。

    他们知道此时他们的性命完全在机长的手上掌控着,是生是死就看能否迫降成功。

    有的人大脑一片空白,有的人拿着手机,急速的在上面敲打着信息,还有的开始给亲人打起来电话,可是信号却无法接通,脸上一脸的焦急。

    有的抱头痛哭,有的在安慰着对方,同时还有疯狂的在飞机上闹事的,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死。

    还有的躺在飞机上一动不动浑身是血,空姐根本就无暇过来照顾他们,受伤的人太多,闹事的也不少,面对生死,形态尽显、丑态百出。

    “啊~!我来保护你。”

    那从卫生间里面一起出来的夫妇,中年男人终于发现自己的机会来了,解开安全带向头等舱的前排疯狂的跑了过去。

    “哼~,老娘给你吸允了三次都还没有满足你吗?这个时候竟然还敢乱跑,不过这样也好,一会要是摔死了,说不定我还能得到不菲的补偿,到时什么样的小白脸不是任由老娘我来玩。”

    这个中年妇女眼中露着恶毒与讽刺的光芒看着他男人一颤一颤向前跑去的背影,看来吸了三次对他还是有影响的,要不然他的腿也不会这么无力。

    除了这个中年男人,无限释放出恐惧,恶念丛生却不控制;尽情释放的人,在飞机上是最危险的,不但是对飞机对别人的伤害都是非常之大。

    “轰~!”

    忽然飞机又是一阵颤抖,只见飞机的货仓被打了开来,同时飞机上此时的燃油也已经不多,漫天的货物向外面急速飘落,同时飞机上响起了让所有乘客系紧安全带的广播。

    这一个声音,是一个男人颤抖的声音,因为下面接着还有一句,客舱门即将打开。

    这要是真的打开,没系安全带的还不得直接被吹出来,具体会不会被卷到机翼引擎里面被搅碎谁也说不清楚。

    而那一个跑出去向前排冲着的中年人,直接被摔趴在客舱上,身体不受控制向前冲了过去,双手乱舞什么也抓不住,“啊啊啊”大叫着,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的恐慌。

    “哈哈哈,打开机舱,快点给老子打开机舱,马勒戈壁,你爹我要跳下去,我可不想死在飞机上。”

    除他之外,还有人疯狂的叫着喊着,跺着机舱的门口。

    不只是头等舱,商务舱和经济舱里面,此时精神已经崩溃的人都不再少数,疯狂着,大呼小叫着,根本就不听系统的广播。

    “呼~~!”

    然而这些大呼小叫的人,终于叫不出来了,强风瞬间灌入到了他们的嘴里。

    窒息,此时给他们唯独的感觉就是窒息;把他们瞬间吹翻在客机上,而他们努力的要去抓住东西。

    可是根本就没有东西让他们抓,到是有些人抓住别人的脚脖子,而在机舱门口的瞬间被吹倒在了里面,接着飞机出现倾斜。

    只见一个脸上充满无限恐惧,手脚乱舞,刚才还是疯狂像个入魔的人瞬间变成一个吓破胆的人,顺着客舱口掉了出来。

    是生是死,真的没有人去在乎他,不过从现在一千多米的高空坠下的人,想必生还的几率为零。

    “啊~~!我不想死啊,救救我呀。”那个中年人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向后溜了过去,眼中无限的恐惧被放大。

    这个时候没有系安全带的,还没有被吹出来的,除他之外,其他也是惊恐的大吼大叫着,死死抓着能抓着的东西就是不松手。

    很巧的是那个中年人抓住了自己离开的座椅一角,这时他的夫人要是拼着命弯腰拉住他的手腕,一定能把他拉到自己的座椅下面,再系上安全带问题不大。

    “啊~~!”

    可是她的余光看到了他的丈夫在这抓着,却是手双手放在嘴下,惊恐的大叫着,迟迟的没有递上去手。

    看着他的丈夫大声的喊着救命,并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她,她的内心里面做起了挣扎。

    是情感战胜了理智,还是理智战胜了情感,终于她伸出来双手,同时弯下了腰。

    当中年人中年男人抓住这妇女的双手的时候,他眼中的祈求变成了恶毒:“jian祸,怎么才把手伸过来,想要害死你的丈夫吗。”

    听到这男人的话,和看着他那恶毒的眼神,妇女的眼中愣了一下,随之她紧着丈夫的手,慢慢的松开了。

    “你为什么要骂我jian祸?”

    “啊~!救我。”

    感受到他夫人此时手掌上消失的力量,他眼中的恶毒瞬间变成了祈求与恐惧。

    “凭什么骂我是jian祸。”

    妇女的眼睛红了,此时用手指着她丈夫的脸骂道。

    然而她看到的只是机舱的地面和一声凄厉的惨叫,至于他的丈夫已经无影无踪。

    “为什么要骂我呜呜呜。”

    话,呜咽着再也吐不出一句,此时不知是否委屈占满了她的全身,握着嘴嚎嚎大哭了起来,眼中还带着恐惧,她知道她的丈夫再也回不来了。

    然而期盼着她的丈夫死亡,真的死了,心中竟然没有一丝的高兴,而是痛苦占据整个心灵。

    随着一个个没系安全带向机舱门口边缘滑过去人,此时有人想要伸手去拉一把他们,可抵挡不住被强烈吹进来的风。

    “轰隆~!”

    在飞机迫降到一千米的时候,终于也不知道是掉出来的人还是物品撞入到了一侧机翼的引擎里面,瞬间让引擎发出一道火光。

    九百米,八百米很快高度降到五十米之内,此时整个机身都是斜的,下落下去绝对机毁人亡。

    然而此时燃油表不只是在报警已经是指针降到了零刻度,此刻它再宣告飞机中的燃油已经耗完,已经没有多余的燃油驱动飞机调整方向。

    同时在飞机的前方,已经没有任何的建筑,有的就是郁郁葱葱的树林,然而根本就来不及多看,只见飞机一头扎入了进去。

    机头在撞入里面的瞬间,百兵瞬间从座位上跳起,直接向头等舱里面窜了过去。

    “咔嚓嚓~~!”

    “轰隆隆~!”

    激烈的碰撞,飞起的残屑碎木,折断的机翼与树干,在这一片不算大的丛林里面直接划出一道长长惨不忍睹的痕迹。

    机舱里面,紧抓安全带惊叫的人与紧闭着眼双手合拢不断祈祷的人行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分钟的丛林滑行,让客机里面的人,感受如同过了一个世纪。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整整持续了十分钟,所有的人反应过来,他们没死。

    竟然没死,劫后余生的感觉,如何能用言语表达,而此时那一个冰山美女静静的在头等舱里面趟着。

    看脸色不像沉睡而是昏迷了过去,不过她的安全带已经被解开,就那样静静的在那趟着,救生衣已经被打开充满了气,手中紧握的瑞士军刀已经消失不见。

    百兵也早已从飞机上消失不见。

    当一个个劫后余生的人欢呼之后,想要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哒哒哒”如同鞭炮一样的声音,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然而飞机上再傻的人也不会认为这是鞭炮声,伴之而来的还有机器轰鸣震耳欲馈的马达声。

    随之有人通过客舱的窗户向外面望去,看到了破烂的越野车上站着一群举着长枪,穿得五花八门,手臂上系着黄色布条状不断向天空中射击着的人。

    看那口型,嘴里面还兴奋的喊着什么,正向他们快速的包抄而来。

    “黄巾军,暴luan军,杀人魔头,吃人部队。”

    这种让他们感到恐惧的词语,这个时候在大脑里面响了起来,因为他们看到了那些绑在黑人身上的黄色布条。

    劫后余生的感觉一扫而空,有的人甚至在想还不如直接被摔死算了。

    恐惧慢慢的在机舱里面蔓延了开来,随着那些系着黄色布条拿着枪的黑人越来越多靠近这一架坠落的客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