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怎么了师傅?”

    看着年长的民警生气,那年轻的民警急忙看向他,低声的问一句。

    然那年长的民警,连一眼都不看他,这时看着说话的那一方民众,大吼道:“真是他把抢匪给放了吗?”

    他这怒吼一声的问话,让百兵多看了这年长民警一样,‘原来干这行的,还真有不吃素的’内心同时感叹一声。

    “是,是啊,就是他。”

    听着这年长民警盛气凌人的问话,那些群众不服,但也不敢大声反驳,小声的嘟囔起来。

    “就是,要是他不松手,那两个混混会跑掉嘛。”

    “给我住嘴。”

    听到这些人死不要脸的还在指责百兵,年长的民警实在看不下去,最主要的是,借着这个机会指桑骂槐,想要给带的这个新兵上一堂实质意义的课。

    “既然你们承认有抢匪,这为同志见义勇为出手了,你们是不是也应该出手协同一起制伏他们。”

    “你们是没有执法的权力,但是你们也别忘了你们是有权力对抗违法分子的,是有权利协助帮忙降伏的。”

    “向严重的说,你们知情不报,隐瞒重点嫌疑犯那也是违法的行为,知道吗?是要受到法律的处罚的。”

    “什么就是他放了,你们也说刚才是他抓住的,要是你们一起伸把手,制伏那两个抢匪,等到我们来押解走,或者快速送到就近的执法部门,还会有现在的这情况吗?”

    “不作为,就不要去指责别人,长此以往,你们的这种不作为,就是在助涨他们嚣张的气焰,会让他们越来越嚣张,最终受到侵害的还是我们这些大众的群体。”

    “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两个小姑娘是你们的女儿,妹妹,朋友,你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被人欺负,被人抢劫吗?”

    “既然,抢匪已经跑了,有知道他们住址的就上报上来,这也能协助我们更好的破案,没有就散了吧。”

    说了这么多,然而下面真正听进去的就百兵一人,连那年轻的民警都没听得明白多少。

    “切,说的怪好听,有本事你去抓啊!”

    “就是,要不然,养你们这些人干什么?”

    一群人小声的嘀咕着,显然是不忿,就在这时一个妇女的声音突然尖叫了起来。

    “那他刚才还骂人了怎么算,他侮辱了我们的人格怎么算?”

    本来要散的人群,听到这妇女的尖叫声,和手指着百兵方向,让这些群众又想起了这茬。

    “对啊,你罗利巴索的教训我们一顿,这个人的账,看你怎么算。”

    这些人一个个的都看向了百兵,眼中露着不善。

    而这两个民警进来之后,只听到他们在骂这一个青年,这青年根本就没还口,年长的民警眉头不由拧成了几字。

    “他怎么骂你们了?”

    “他骂我们是狗。”

    那妇女想也不想的直接说了出来。

    “他怎么骂你是狗了?”

    一个是我们,一个是你,这年长民警分明是想要孤立这个妇女,而其它的人也没有听出来的还在助长气势,听出来的,直接退到最后看起来稀罕。

    “他骂我们是是是狗娘养的,那不是在骂我们是狗吗?”

    这妇女看着一些人向后走去,不再跟她站在一起,可既然到了这份上,只能应着头皮,保持着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说了出来。

    “他提你的名字吗?”

    看着这妇女还敢向下说,民警也认真起来,盯着她一字一句的问起来。

    “没有?”

    “那你是狗娘养的吗?”

    “当然不是。”

    听到这妇女说道这,那民警的脸色忽然大变,直接一声怒喝:“既然没有提你的名字,你也不承认自己是狗娘养的,就怎么认定是对方骂你了?”

    “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是诽谤!”

    “如果这个同志要告你,你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你是要赔偿这为同志的名誉损失,要被判刑,要坐牢的,你知道嘛,你?”

    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激动之处,他伸出手指向了这妇女的脸。

    吓得周围的人一哄而散,而这妇女吓得一脸煞白,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还不快给这个同志道歉,你要等着他把你告到法庭不成?”

    年长的民警眼角的余光看着人都被吓得向后退了开来,朝着这妇女接着又是大吼一声。

    “这,我。”

    眼看这这妇女的眼泪在眼圈里面打转,百兵向前走一步,来到这民警的跟前说道:“算了,这样的人,懒得跟他们计较。”

    “呜~~~!”

    “你们欺负我,我要告你们去。”

    看着百兵站出来说话,这妇女更加的委屈,哇哇的哭着跑了开来,而那些之前骂百兵的大多数都已经开溜,也不敢在这个地方待着。

    “这为同志不错啊,你是做什么的?”

    看着聚众闹事的都散了,这民警心理的一块石头也算是落地,看向百兵脸上露出赞赏的目光。

    “烤肉的,对了你们吃饭了没有,没有我请你们。”

    “哈哈哈,请就免啦,这要是被捅上去那可就成了变相收受贿赂啦。”

    “得,你说的也对,那你就掏钱吃呗,我这是第一天出摊,除了这两个小姑娘光顾,还没人光顾呢。”

    “哟,那感情好,那我就尝尝你的手艺,不过看你也不像卖烧烤的啊,这是你的摊位吗?”

    看着不远处一个烤摊上空无一人,指了指笑着问道。

    “呵呵,没个正经的工作,就瞎闹呗,图个饿不死就成。”

    “你这思想,可不行啊,对了忘了正事,你烤的什么肉,就给我两串吧。”

    “狗肉。”

    “狗肉?两串。”

    民警想了下,扭头看了眼跟着自己的年轻民警说道:“你想吃几串,自己报。”

    “你们两个,要不要立案?”

    年长的民警说完,扭头看向那两个还没有离开的姑娘,走了过去,这时认真的问道。

    “大叔,我们要不要立案呀!”

    吃辣的姑娘,这时看向百兵,刚才百兵怒对群众,又强行拉住那两个杀马特,让他们气急败坏的只能把抢走她们的包仍回来。

    就这就给她们两个竖立起来一个敢担当的好男人形象,但更多的应该是安全感才对。

    “这个,为了不助涨恶人的为非作歹,应该立案;但我想关于他们的投诉已经不是一起两起,如果你们俩有时间就做个笔录,没时间不立案也成。”

    百兵想了想,还是回答了这姑娘的问话。

    听到百兵的话,这年长的警察不由扭头又看了百兵两眼,只见他把串放到了烤炉上,正拿着红星给自己嘴里灌酒。

    ‘此人,不简单。’

    联想刚才发生的一幕,再结合群众的描述,隐隐看到他脖子上和手腕上的伤疤,年长的民警直接给百兵下了一个定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