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是,一点素质没有,你能你上啊,看不把你打成一个残废。”

    “就会充能,也别连累我们呀。”

    声讨百兵的人越来越多,百兵冷眼看着他们的嘴脸,淡淡的说道。

    “就是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才造就了社会上这些垃圾,让他们大庭广众之中欺男霸女。”

    “要是你们有一点胆儿,就算是声讨这些b崽儿,也不会助涨他们的嚣张跋扈。”

    “你们倒好,恶人不敢骂?就敢说我是吗?一群懦夫,砸碎,怪不得被称为小市民,活该。”

    “怎么,接着咬,接着叫唤,我看看你们谁对我狂吠的声音大,我免费提供你们同胞的烤串吃。”

    百兵双手向前一抄,看起来脸色并不恼怒。

    “你个收破烂的,有多远死多远,真没教养,你才是狗,你一家都是狗。”

    反应快的人,指着百兵大骂起来。

    两个杀马特和光头全愣在那儿,好像他们的威风全部被这一个烤串的给吸引走了。

    “靠,我们才是主角好不好?”

    两个杀马特抢过姑娘手中的包,站在这里不乐意了,而那两个姑娘也愣在了当场,这是啥情况?

    “怎么大叔和群众对骂起来啦!”

    “大哥,我们才应该是主角吧,怎么能被这小子抢走我们的威风。”

    屁股上总是挨踢的杀马特跑到光头跟前,一脸不乐意的看着百兵说道,那模样就跟欲满不足的怨妇一样。

    “他是煞笔,你也是煞笔啊,没看他想发动这群人的力量来对付我们,要是这群人一起打我们,我们能有好儿吗?”

    “就算大哥我是当地人,我也双拳难敌这么多人的手啊,你就是个大煞笔。”

    “啊~?”

    这杀马特楞在这,一时没反应过来,再一看群众激动的模样,杀马特打了一个哆嗦,还真是,这群人要是一下对付自己。

    “大哥说的对,那货就是一个大煞笔。”

    光头白了这杀马特一眼‘老子说的你是大煞笔’不过心理骂一句,嘴上也就绕过了他,毕竟是自己的小弟,多少得给点面子。

    “滴唔,我抓,我抓。”刺耳的警车上响起来。

    而愤怒的群众根本没在意还在指着百兵大骂着,两个杀马特看的也是津津有味。

    “煞笔,赶快跑。”

    光头一听到警车声,就知道事不对,他可没忘记,引起事件的真正主角是自己,朝两个杀马特头上各煽一巴掌,第一个钻进人群里面消失不见。

    那两个杀马特,还在想为啥老大又煽自己,过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转身就要逃跑,可是他们施出全身力气竟然也跑不动。

    感觉后面好像有东西挂住自己一般,这扭头一看,竟然是那个烤串的抓着他们两个后被的衣服。

    “草尼玛,快松开。”

    “松开可以,把包留下。”

    “留你麻痹,信不信煽得连尼玛都不认识你。”

    “你给我煽个试试?”百兵冷漠无情的眼睛看着他们两个。

    这两人感受着百兵一身的酒气,胆子弱了一些,酒壮怂人胆,这个小道理他们还是明白的。

    听着警车声已经到了跟前,慌张的把包扔到百兵脸上,这才感受到对方送了手,气急败坏的钻入人群消失不见。

    “让开,让开。”

    “干什么?聚众闹事不成?”

    民警推开人群钻入到风暴的中心,看到两个姑娘和一个男子被众人围着,一时分不清什么情况,虽然听到报警说这有人闹事,再看百兵这样也不像。

    最重要的这些群众出口骂的脏话,也不像是有人抢东西的模样。

    “警官,你可得好好的管管,这人说脏话,骂人,侮辱我们的人格。”

    “让他向我们道歉,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还得把他抓起来坐牢。”

    “叭叭叭~~。”

    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这叭叭起来没完,让民警觉得无数的苍蝇围在自己脑袋边飞转着,而他们指点的那个男人在这站着到是一句话都没说。

    “都给我静静,静静,谁对谁错,你们出来一个代表,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不要起哄,你们这是扰乱,知道吗?”

    民警实在听不下去,只能高声的喊起来。

    然而他的声音怎么敌得过群众的声音,他们是怕流氓,混混;可是不怕这些穿警服的啊,看这民警不治百兵的罪就是不行。

    “我看谁还在这叽喳,谁叽喳抓谁。”

    一年轻的民警终于爆发,大吼一声,直接从腰间摸出一副手铐,这一下直接让那些叽喳的民众,哑火了。

    看来对方是要动真家伙的,谁也不愿意坐牢,一个个向后又退了两步。

    “出来个,说;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了。”

    看着自己的手下不错,知道该怎么干,心中非常满意;点下头,这是看着微观的群众清了清嗓子说道。

    他这一说到是没人站出来,枪打出头鸟,这样的道理貌似他们都明白。

    就算他们不怕这民警也怕这个收破烂的记恨上他啊,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收破烂一个人,这摆烧烤摊还是一个人,肯定是光棍一个,要是被他记恨上那可不了得。

    看着没人站出来,等了几秒钟,这民警看看周围的人还不肯散去,只能说道:“刚才谁报的警,说这有人抢劫?”

    “知不知道,把假警是违法的,啊!”

    他那严肃的眼神盯着这群人,吓得这群人一个个不敢正眼看这民警,毕竟常年审理犯人,眼睛早已练得非常的犀利。

    “他们到是没有报假警,刚才确实有两个人抢劫这两个姑娘的包。”

    站在一边的百兵,看着那群人吓得都跟个鹌鹑似的,不由叹气的说了一句,到是替这些群众解围,也没有在意这些群众骂自己的那些话。

    看着两个有些懵的姑娘听到百兵的话,急忙点头的样子,这年长的民警就知道事情是真的了。

    “那两人呢?”

    听到百兵不亢不卑的话,他到时多看了百兵两眼。

    “被他们给放走了。”

    百兵用眼一扫那些围观的群众,眼中露出一丝冷笑。

    “胡说,谁给放走了,分明就是你给放走了,刚才还看见你抓着那两个人的衣服。”

    “就是,就是。”

    一群人急忙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呵呵。”

    “是你放走的吗?”

    看着百兵那嘲笑的声音和眼神,拿着手铐的年轻民警这是看向了百兵。

    “就是他,他跟那些人肯定是一伙的,把他抓走。”

    群众里面有人直接喊道。

    “住嘴。”

    那年长的民警听到群众里面有人这样说,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心中同时想到‘真他马是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

    更重要的是,刚心中还在夸这个年轻的民警,他这就犯起来傻。

    ‘带个新人真不容易’,年长的民警内心不由感叹连连,有些无语;只能把气撒到挑事的那个群众身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