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的,老子再也不收破烂啦,老子哪一点长的像小白脸,老子哪里帅了。”

    被恶心坏的百兵,骑着三轮车一路飞奔而去,来到废品收购站连同三轮车一同给处理掉,拿着手中的几百元。

    一溜烟,溜个没影,让废品站的老板感叹连连,本想着能见证一个破烂大王的诞生,这到底是受到何等大的打击。

    “婉君,已经过去半年,你也应该从那阴影里面走出来啦,要不让小超带你出去走走,散散心。”

    藏区,军家属院,夏婉君事件风波已经过去,可是有关对于她身体奇迹的内脏伤口愈合速度,针对她身上到底使用什么样神奇的药物。

    因为当时混乱的场面,给夏婉君用的**子和针管都当垃圾给清理掉了,在找回已经从里面提炼不出样本。

    而从夏婉君的血液里面也分析不出来什么,唯一能改变的就是夏婉君的血型,从ab型变成了一种未知复杂的血型,在医学上还是首列。

    同时伤口愈合能力超越常人数倍,不留任何的伤疤,这以特性只有第八军医院为数不多的几人知道,同时成为了一个永久的秘密,只要破译不出来,就会永远的被封存下去。

    “哎呀,妈,说了多少次,我没事,以后少在跟我提他,我不想见他,其它就更不用说啦,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胡闹,你都多大啦,难道就打算一辈子这样嘛?你同意,你爸也不会同意,要是再这样闹下去,小心你爸逼着你结婚。”

    “我爸才不会呢,到是你,就少操这份心吧。”

    “哎~!你这闺女说的什么话,你要不是我闺女,你让我操这份心我都不操。”

    “嘚~~!不跟你聊啦,院长大人,上班要迟到了哦。”

    夏婉君对着她母亲脸上露出一个鬼笑,如呢少女一般,随之消失在门外。

    “你~!到底在哪里呢?”

    坐在驾驶座上的夏婉君出奇的是没有拧动钥匙,竟然发呆起来,完全没有在意上班迟到的事情。

    “阿嚏~!”

    “马的,谁会想我,不会是那个女人吧。”

    蹲在路边烤着狗肉的百兵忽然打一个喷嚏,浑身起一层鸡皮疙瘩。

    “不会,绝对不会,可能是受凉了,多放点辣椒。”

    对于百兵几乎不会感冒受凉尤其是在这这样一个城市最低温度也只能达到零下二十度左右,是绝对不会的,除非身受重伤免疫力暂时底下。

    百兵自言自语的说道,拿起辣椒面开始向上面撒起来,直到上面糊上一层层的辣椒面才感觉满意。

    接着撒上孜然,拿起一串放到嘴中咬了一口,呢叫一个爽,口中都快冒出白烟了。

    接着拿起路边的65度红星,灌了一口那真是更加的爽了,寒意一下子全部驱散的一干二净,额头上浮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哎呀,小兵的生活不错嘛,竟然一个人在这吃烤肉,够滋润的啊。”

    “哟,地主回来啦,来吃口。”

    看着房东回来,百兵脸上露出一个笑容,随之拿起一串没有放辣椒的让了过去。

    “那我就不客气啦。”

    这房东知道百兵是干什么的,不过出门干活收拾的都是挺干净的,租的房子也弄得干干净净,几乎上租给他是什么样子,进去一直就保持着什么样子。

    平时就喜欢喝个小酒,话不多,从不拖欠房租,这也是让房东喜欢上百兵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他不管怎么喝,从来没有耍过酒疯,也没给周围的租客造成什么样的麻烦。

    至于其它的租客,到时有那么三三两两让他不爽,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佐料在这,自己撒。”

    百兵顺**代一句,绝对是拿这房东当成自己人,听得这房东心理也是特别的得劲。

    那房东也不客气,自己撒上一些佐料,直接咬一口,品尝一下说道:“嗯,不错啊,这可是纯狗肉啊。”

    “来,喝口。”

    看着房东高兴的样子,百兵把跟前的红星递了过去。

    “这可是65度的,驾驭不了,还是你自己喝吧,对了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你的三轮车呢?”

    “卖了,以后不收了。”

    “啊~!不收啦,那你以后准备干什么?”

    听到百兵的话,房东一愣,再怎么说他还是挺喜欢百兵一直在这住着,多来几个这样的客户他就心满意足了。

    “不知道,走一步说一步吧。”

    百兵想一下,接着把串上的肉全部撸到嘴里,“咕咚,咕咚”接着给肚子里面灌了几口白酒。

    “烤肉手艺不错,有没有想过到路边跟他们一样支个摊?”

    “支摊卖烤肉啊!”

    “嗯,生意也不错的,听说他们一个月弄个一两万跟玩似的,就是太熬夜,我发现你不怎么喜欢熬夜。”

    “现在的人都是喜欢夜生活的,哎~!哪跟我们那个年代的人似的,以擦黑都钻到被窝儿里面啦。”

    “对了,听你口音不像本能地人啊,具体是哪的口音也听不出来,是不是去过很多地方?”

    难得能蹲在一起聊会,房东八卦的心就打了开来。

    “嗯,是去过不少的地方,不过要说起来,我也算半个本地人吧,我有一个家在这个市里面。”

    “哦~,那你干嘛不回去,还要受这份罪。”

    “回不去啦。”

    想到自己养父母都不再人世,至今半年的时间过去,跑遍市区、郊区无数遍,一点有用的消息也没有听到。

    百兵症了下,想着这个城市的变化实在是太大,小时候记忆的地方已经完全变了,养父母的房子虽然在,可是上面都贴着封条。

    那些封条昭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惨案,一起到现在还无法结的惨案。

    “哪有回不去,就算你在外面犯再大的错,父母也会原谅你的。”

    “为人父母的我,最清楚,有时间还是回去吧,别让父母担心。”

    “说的也是,再过段时间就回去。”

    百兵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一个只有他心中才清楚的笑容。

    “那就好,对了,你出摊不出,出摊我那还有一套上个租户留下的烧烤家伙势;用你就拿着,这家伙太小只够两个人小聚的时候用。”

    “免费的?”

    “切,这还会给你要钱儿不成,以后我嘴馋,到你摊上去吃,给优惠点就是,哈哈哈。”

    “你吃多少,我管多少,免费。”

    “有你这句话就行,今晚好好休息,明早弄出来,清洗下,晚上就出摊吧,那地方谁先到是谁的,你这占地理优势。”

    “不过城管要是追了不能直接向这边跑,要不然一堵一个准,眼力头活点,那些家伙们比较黑。”

    “这个明白,我倒是不怕,真不行回头弄几个证件就是。”

    “怎么着,你还想长期干啊,弄个证哪有那么容易,你得有固定门面;可是做起来照样难,不伺候好他们,照样找你的茬,还不如不弄那些证,净是向里面扔冤枉钱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