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他妈是谁,滚一边去,一会老子再收拾你。”

    黄毛没想到自己踹出去的脚,没有跺在对方的头上,让自己却倒在了地上,恼羞成怒的看着百兵骂道。

    气愤,让他忘记了这个地方难闻的气味,他看着百兵那冷漠的眼神,觉得还是先收拾了百兵才是王道。

    一挥手。

    “马的,你们上,先做了这个家伙;竟敢打老子。”

    后面几个黄毛一听这话,挥手踹脚向百兵身上揍来。

    几声惨叫,只见这几个黄毛统统躺在了地上,不过百兵并没有下死手,跟自己也算无冤无仇,只是骂了自己就下死手,未免显得太小气。

    “我草,这么厉害!”

    剩下一个黄毛,急忙与百兵拉开距离。

    “大哥,误会,纯属误会,那个我们就是看到了这些狗皮想要收走,给你钱怎么样?”

    “滚。”

    回答他的只有一个字,转身,百兵躺倒有一丝阳光的地方继续享受起来。

    “麻痹,这是高手在装逼啊,还是不惹他为妙。”

    黄毛看着躺在地上的几个小弟,脸色一边,直接骂道:“一群煞笔,没听见大哥让你们滚吗,还不快滚。”

    “大哥,那个,我滚,滚啦~!”

    说完领头的黄毛带头向前撒腿就跑,他才不会真正的去滚。

    听到那黄毛的话,百兵到是一愣不由扭头看一眼对方的背影,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没骨气的混混,倒也奇葩。

    乞丐们看着黄毛们跑了,又等了会,见他们没过来,乐呵呵的躺下又睡了起来,真不知道愁滋味啊。

    “大哥,我们就这么算了吗?”

    跑走的黄毛,此时在一条街道里面汇集在一起,不忿的讨论着。

    “草,就这么算了,怎么可能。”

    “你们煞笔吗?没看见那个刁货那么能打,等找到机会,那个不再了我们在动手。”

    “嘿嘿,大哥说的对;大哥,肚子有点饿,现在我们怎么办?”

    “还他妈用说,十三中的也要放学了,走,先弄点钱再说。”

    几人有了目标,接着消失不见。

    打劫初中生,对于这几个黄毛来说轻车熟路,不管那些落单的学生怎么躲,都躲不过这几个黄毛的围堵。

    从那些学生身上搜刮出几十元,一脸得的躲在小店里吃面皮,喝啤酒。

    “大哥那货那么能打,怎么会待在哪里?”

    一边喝着啤酒,还不忿的议论着,这件事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心病。

    “草,那还不是,脑子有病,脑子没病会住在那个地方吗?”

    “嗯~!”

    “咕咚,咕咚。”咽了几口啤酒的黄毛,深以为是的点点头。

    “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再过去,我看那里面的狗皮能卖不少钱吧。”

    “等,那些垃圾都是懒货,等他们睡醒,饿了就会出去找垃圾吃,等那时我们偷偷的把那些狗皮全部给拿走。”

    “对对,老大说的对,我敬老大一个,看老大这智商就是高。”

    “麻痹,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当人是夸老大啊,嘿嘿。”

    “嗯,这还差不多,来干啦!以后跟着老子混,让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咕咚咕咚。”说完一杯牛饮而进。

    “老大,啥时候也能让我们常常发廊那个小妞的滋味啊,长的真叫一个得劲。”黄毛老大的话勾引起了他们的性趣。

    “嘿嘿,就是就是,老大,啥时候也能让兄弟们尝尝。”

    “只要今天下午咱们把那些狗皮弄走,卖成钱,今晚老子就让你们轮流上怎么样?”

    “不过瘾的话,我就想法给她约出来,咱们晚上一起上,老大够意思吧,哈哈哈。”

    “哈哈哈,够意思,够意思,老大来敬你一个。”

    “对,对,敬老大一个。”

    一筐啤酒下肚,一群人,都有些晕乎,想要去找妹子放炮,可惜口袋里面比脸都光。

    “老大,不如咱们现在过去看看,那个牛逼的乞丐走了没有,走了,咱就开工怎么样?”

    “是啊,老大,我们要不过去看看。”

    “好,走,我们过去看看。”

    几个黄毛一商量,再一次向那一处天桥下面出发,晃晃悠悠来到天桥下面已是半下午的时间,除了溜达着找野狗的百兵,其他乞丐还在哪里睡着。

    或许就是在那躺着脑子里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大,走了,那个人不再。”

    “真的?”

    “是啊,兄弟们转圈着了一遍,都没见他的人影。”

    几个黄毛大脑清醒了一些,兴奋的说道,在他们的眼中这个时候晃着的就是一个白条条的女人,让他们尽情的驰骋着冲刺着。

    “上。”

    黄毛老大手一挥,几个黄毛如恶狼扑食,一脚踹起那些躺在狗皮上的乞丐,快速的收起来铺在他们身下的狗皮。

    而那些乞丐就蜷在一边哆哆嗦嗦的看着,没人敢动,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

    这一拿就是十几张,直到带头的黄毛拿起百兵日常躺的那两张狗皮的时候,一个乞丐忽然冲了过去。

    死死的拽着,就是不肯松开。

    “麻痹,松开。”

    黄毛一脚踹在对方的头上,可是乞丐低着头就是不肯松开,在踹,接着踹,连续踹了五六脚,黄毛也是累了,可就是没有踹开这个乞丐。

    “老大,不差这一张,要不我们撤吧。”

    听着那乞丐凄惨的叫声,其他几个黄毛酒劲清醒不少,上去劝解的说道。

    黄毛老大内心想着:“马的,我是老大,这都弄不走,以后还怎么服众。”恶从胆边生。

    眼睛来回一扫,发现地上有石头,直接过去拿起一块石头,向这乞丐的头上敲了过去。

    “啊~~!”

    惨叫声不断,可是他手中抓着的狗皮就是不松。

    “麻痹,我让你不松,让你不松。”

    “砰砰砰。”

    一下一下,狠狠的砸下去,石头上染红了乞丐头顶上的鲜血,黄毛的身上溅了一身血。

    惨叫着的乞丐无力的倒了下去,死死的,始终没有松开那一张狗皮。

    在他的心中,有人打他百兵把他们赶走,百兵就是他最好的亲人,不为别的;自己的东西可以被别人抢走,百兵的绝对不行。

    “老大,你打死人啦,我们还是赶紧跑吧。”

    其他几个黄毛,报着狗皮,眼中露出了恐惧,长这么大,别说打死人,连死人都没有见过。

    “怕个毛,不就是一个乞丐吗,垃圾一个,死就死了,去他妈的。”

    看着几个小弟比自己还害怕,顿时胆子状了起来,石头一扔,恰起地上的几张狗皮,扭头向前走去,乞丐手中的那一张他再也没有去拿。

    天桥下的惨叫,吸引了在路边摆放小地摊的人,可是他们没有一个敢过去看,怕惹麻烦上身,就更别提伸出正义的心,哪怕高喊一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