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既然他能在国兄的身边生活六年多的时间,那我就相信这孩子的人品。”

    “前不久不是还杀出了我们华夏国的威风吗?哼哼,只怕接下来这几年联合演习再也不敢对我国的特战队员下黑手了吧。”

    “如果这小子真能找出当年的凶手,我会动用一切的力量帮那孩子复仇。”

    周老的话,让龙飞内心震撼,当年的他还年轻,知道那件事情对上面的触动很大,若不然也不会派出那么多的人秘密调查。

    而经过这十几年的洗礼,通过现在周老的语气,和那身上冒出的杀意,让他明白,当年的自己太年轻,对这件事情的了解,想的太简单了。

    这无疑也是给了百兵一个尚方宝剑,一把可以斩杀一切魑魅魍魉的利刃,然而这一切的一切百兵根本就不知道。

    如果他知道了会不屑一顾,还是感恩戴德,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现在的百兵正在为生活发愁,离开了部队,拒绝了佣兵生涯,这才发现,生活这么艰难。

    连工地搬砖,绑钢筋的,都没人用他,因为人家不缺人手;还能干啥,除了一身杀人的本事是一把好手之外,其他都不行啊。

    应聘了几处保安的岗位,面相到是相中了,可是手上,脖子上的伤疤,让人都敬而远之,到是看夜场,酒吧,迪厅,ktv。

    不少人给他推荐,然而他最讨厌去的就是那些地方,耳根子不清净。

    因为这,差点被饿死,市区不比山上,要肉有肉,要水果有水果。

    “没想到,在这一千多万人的城市里面,难道就没有我百兵一席的生存之地吗?”

    看着车水马龙的石市,他再这里面已经溜达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渴了只能靠喝公共卫生间的自来水。

    饿了,找些能吃的树叶,偶尔能逮到一只老鼠,也算是打打牙祭了。

    “发单页,城管追;送快递,客户骂。”

    “马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睡在天桥下的百兵,成为了乞丐中新的一份子,当然这一个过程不是和谐的。

    不过百兵没有仗力欺人,毕竟大家同是沦落人,要是有钱谁愿意睡在这里,受那份活罪。

    “爸。”

    “哎~~,算了,我还活着,绝对能挣大把大把的钱,给你烧的那点算什么,不留一张就对了。”

    百兵咬着一根狗尾巴草,脸上露着无奈之色,这个时候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除了百兵,这里面喜欢自言自语的可不知百兵一个,看来乞丐真的都有一个通病,喜欢在梦中,咬牙,打屁,说着外人听不懂的话。

    而那些假乞丐就不一样了,经过三天的战斗全部被百兵给打跑的无影无踪,看着那些假乞丐就如同看着他小时候遇到的遭遇一样,心烦。

    “肉包子,肉包子,你吃,你吃。”

    一个脏兮兮的乞丐,手中拿着沾满灰尘的半个包子,白皮早已变成了黑皮。

    这乞丐除了两颗白牙,那都是黑的,跑到百兵跟前,把手中的包子递给百兵,乐呵呵的傻笑着。

    也不知这是谁吃剩下扔到垃圾桶里面的,被这乞丐倒腾了出来,献宝似的献给了百兵。

    看着这乞丐傻呵呵的笑,百兵也笑了,“哈哈~,肉包子。”

    “嗯~!”

    “香,你也吃。”

    百兵咬了一口,从来没有这么肆无忌惮爽快的笑过,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肉包子。

    对于下层的人,精神有些障碍的人,可是他们懂得谁对他好,他们就对谁好。

    “嘿嘿,嘿嘿,你吃!”

    看着百兵递到自己面前,放到嘴边咬了一口又递给了百兵,张大嘴一口就能吞完的半个包子,两人分两口才吞到了肚子里面。

    “哈哈哈。”

    “哈哈哈。”

    两个人对视着开心的大笑起来,今天能吃上肉包子对与这个乞丐来说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一个精神有障碍的人,还能想着自己,拿到认为最好吃的东西,让自己先吃,这对于百兵来说是更难得的幸福。

    看着躺在油乎乎,绝对不会在发霉的破棉被上美滋滋的睡了过去,百兵的目光遥望前面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双拳紧紧的握了握。

    “这就是华夏国,一个社会主义发展的国度,被钢筋混泥土包围着的人,他们带着有色的目光,俯视着这些卑微的人。”

    避而不及的慌乱逃跑着,如同看着怪物,却不会伤害他们的人;有的人还会拿石子上他们身上扔,有的孩子还会朝着他们吐口水。

    而面对那样的人,他们给予的永远都是一个微笑,卑微的,弯着腰快速的躲开。

    “这个社会,到底谁是怪物,谁才是真正的人类?”

    从来不曾思考这样问题的百兵,看着带着微笑,满足躺下的乞丐们,乐呵呵的傻笑着,自言自语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他扪心自问起来。

    “马的,从今天起,我带你们真正的吃肉。”

    百兵的这一决定,首先让石市的流浪狗开始减少起来,最初还不起眼;而随着流浪狗越来越少。

    这一方天桥下天天晚上出现火光,和肉香味飘出,慢慢的引起市民的注意,发现了乞丐们身下铺着的不止是肮脏的破烂棉被,还有狗皮。

    然而没有接到一处市民报警,或者家中够丢失狗的举报,市民也就没有举报这下面的乞丐,他们也不想过多的惹事。

    然而市民私下的流传,这桥下面的乞丐竟然能天天吃狗肉,而且那些乞丐除了翻垃圾桶之外,遇见流浪狗,拿着棍就会追过去。

    如果有人出面吼两声,那些乞丐就会转身落荒而逃,不在追流浪狗。

    不过这些乞丐的异常举动,最终被一个片区的混子门,给盯了上去,他们没有想到曾经不起眼的乞丐,现在竟然敢捉流浪狗了。

    当几个黄毛跟踪他们来到天桥下,双眼直接露出了贪婪的目光,他们没有想到这些乞丐身下竟然有那么多的狗皮。

    这要弄走能卖不少的钱吧,随之他们吆五喝六的就要赶跑那些乞丐。

    同时他们的喊声起到了作用,吓得乞丐直接蜷缩在了一起,露着胆怯的目光看着这些混混。

    躺在狗皮上,翘着二郎腿享受着一米阳光的百兵,看到露着一脸胜利目光的黄毛,眉头一皱随之坐了起来。

    来到这个城市一晃也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这一周之内,没事吃个狗肉,晒晒太阳,倒也舒服,和这些乞丐在一块,白天各忙各的谁也不会和谁说话。

    吃狗肉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傻呵呵的乐着,乐玩之后,躺下睡觉,继续自言自语。

    有尿了就起来走两步尿一泡,有屎了,就站起来走两步拉一坨,现在除了闻着肉香闻,在这天桥的下面还有血腥味混杂在腥臊屎尿味之间,远远地是个正常人都会躲开,可是百兵竟然能把这当成家一样,把这些乞丐当成自己的朋友。

    “马的,下贱的玩意,真该弄死你们,这也太他马难闻啦。”

    几个黄毛终于忍耐不住,统统捂住鼻子,指着这些哆哆嗦嗦的乞丐,如果手中有石头绝对会砸过去。

    “一群狗屎,竟然也他马配睡在狗皮上,真他马该死。”

    黄毛们不顾一切的开始大骂起来,同时抬起脚开始向那些露着恐惧眼神的乞丐头上踹了过去,他们眼中闪现出凶残的厌恶目光。

    不打死这些乞丐,就觉得对不起这个社会,对不起活在这个市里面的人民,他们这完全是为市民除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