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是何玮,何局长,让你们的领导班子接听电话。”

    宛市公安局局长,何玮接听完副局王大锤的电话,挂断直接直接打到了县局,一股不详的预感在他的脑子里面突然冒了出来。

    “何何局长?”

    “凤尾山上发生的事情,你了解吗?给我详细的汇报下。”

    何玮没有给对方任何婉转的余地,直截了当的问起来。

    “这个,刚接到下面镇派出所,所长苏耀军的电话,我们正在落实情况。”

    ‘没想到一点屁事能惊动市局一把手,肯定是那家伙在背后给我使绊子。’县公安局局长曹大鹏心中很是不爽。

    “胡闹,他都要求市局给派武装直升机啦,你这边现在什么情况还不清楚,还不尽快给我落实。”

    何玮气的火冒三丈,曹大鹏是他带出的兵,对他吼那是器重他,而此时听在曹大鹏耳朵里面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是,是,我尽快落实,尽快向上面汇报。”

    挂掉电话的曹大鹏内心一肚子火,暗骂几句,开始拨打苏耀军下属副所长自诩副局长的电话。

    然而不管他如何打就是无人接听。

    “马的,这时又上哪滚混了?”

    心中暗骂一句,接着又拨苏耀军的电话,然而对方的电话无法接通;一个无人接听,一个无法接通,让曹大勇的内心很不爽,不爽的脸色都变得阴沉下来。

    “洪队,跟我去一趟凹头镇的凤尾山。”

    坐不住的何玮,直接接通刑警一大队长洪队的电话,大踏步走出办公室。

    凹头镇凤尾山特大恶性斗殴事件,导致二十三人当场死亡,失血过多十七人抢救无效死亡,重伤终身残疾五十二人。

    其中小凹村的村长刁富贵,村支书,会计,经抢救无效当场死亡。

    曹大鹏知情不报,导致救援不能及时就位,被撤职查办;宛市公安局局长何玮指挥不当,撤职查办。

    市公安局工作暂时有副局王大锤代理指挥;除此之外还涉及到正副镇长、书记、正副县长、书记等相关人员行政刑事处罚。

    一批人落马,尤其是小凹村一下元气大伤,让凹头镇的村民内心欢呼不已。

    对于外面,这件事已经落幕,对于局内,这件事只是一个开端,苏耀军被叫走了,就连刚恢复危险期的副所长也被带到市局关押起来。

    直接审问他们的是国安局的人,让坐在市局位置上的王大锤如坐针毡,他怎么也想不到国安局的人会介入进来。

    造成如此特大事件伤亡,上面不可能不重视。

    最终的结果他们只在副所长的口中挖出来一个叫屎蛋的人。

    通过目击者描述,描绘出来的人跟个怪物相似,看来他们是真的被下破了胆。

    随之,在国安局的伪装下,开始跟小凹村的老人打听起来一个关于屎蛋人的故事。

    不过那些人都是八十岁左右的老人,他们对屎蛋那个孩子了解的并不多,因为村里面叫屎蛋的有好几个。

    经过多方突破,他们才了解到在二十年前有一个被打死的男人,他家的孩子也叫屎蛋,最后被刁富贵给卖掉,就没有任何消息了。

    卖到什么地方,哪里,因为刁富贵的死亡,成为了悬案。

    “周老,需要处理吗?”

    凤尾山之事已经触动了上面的神经,最为担心的是龙飞,龙上将,他已经出现在周老的房间里面。

    “调查清楚了?”

    看着龙飞那一副紧张的样子,周老淡淡的问了句。

    “初步推断,是。”

    龙飞想了下,最终还是点头确认。

    “如果一切按照预定的推测来讲,对方可能还与我龙家有些渊源,也能明白为什么在哪里,也只有他能,并且愿意铲除威胁我龙家那小妮子的敌人。”

    “哦~!说来听听。”

    听到龙飞这么一说,周老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二十年前,我龙家的小妮子被拐卖下落不明,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才在地毯式搜索中,搜救出来,此事想必周老有印象。”

    “当时有个小子,让小妮子产生了依赖,现在暗地里,她还在寻找,若不然他也不会整天想着向国外扩展事业。”

    龙飞说道此,眼中露出无奈的笑容。

    “嗯,那小丫头却是有经商的头脑。”

    “嗨,周老这话千万不敢让她听到,要不然她的尾巴会敲到天上去的。”

    “呵呵~!”

    听到龙飞的话,周老脸上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貌似眼前浮现出了那一个看上去总是冷冰冰的女孩,跟个小大人似的,对谁都是一副戒备的样子。

    “龙家有观相之术却没有观天改命之法;既然小妮子对他产生依赖本想带那孩子回去,谁知那孩子身存恶煞,只能把他放入孤儿园。”

    “时隔多年,在小妮子不依不饶要去探望之时,人已不在,被领养父母也身死道消,就在无他的踪迹。”

    “哪曾想,时隔二十年,这孩子还会出现,竟然是以这样的身份,这样的手段。”

    “想必下一站他要给自己的养父母复仇,以他哪样的秉性,若不控制,走到哪,哪必将血流成河。”

    “通过调查,他的养父母就是当年的国定于,蓉芷若。”

    说到此,龙飞的话语噶然而止。

    “什么?”

    听到这两个名字,连那处事不惊的周老,脸色都露出了震惊,双手微微颤抖起来,好不容易他握着拳,才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只是眼角有些泛红。

    “你确定?”

    “确定。”

    看着周老的变化,龙飞心中不由有些难过,当年两位被害,他也参与了调查,可最终什么结果也没有查出来。

    “没想到两位还有养子,哈哈哈不错,不错。”

    周老喜极而泣,多少年没有这么激动过。

    “这事,就这样过去吧!”

    稳定下情绪,周老看向龙飞摆了摆手。

    “那,那小子。”

    “那是他们自找的,愿得了谁,搁老子身上,通通给你他们灭了,那小子还是太仁慈了啊!”

    “。”

    听到周老的话,龙飞心中不由一颤,这还叫仁慈,你没看传过来的那些照片,活脱脱的人间炼狱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