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嗵~!”

    百兵没有阻挡,看着刁村长一头撞在石碑上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你,你到底是谁?”

    “你知道你要为,你的行为承担什么后果?”

    副局长颤抖着看向百兵,哆嗦着说道。

    这些年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然而现在完全被百兵给镇住了,竟然想要拿法律来威胁百兵。

    “后果,你也配跟我说?”

    百兵扭头看向副局长,吓得他坐在地上,向后挪动起来,惊恐的说道:“你,你不要过来。”

    “像你这样的人,披上这张皮,感觉是不是特别的爽?”

    “啊~~~!”

    听着百兵的问话,感受到他大腿骨裂碎的锥心之痛,那还有力气回答百兵的问话。

    “哦~,哦!”

    两腿一蹬,副局长晕死过去,这也算是一种解脱,然而百兵会让他这样享受的晕死过去吗?

    “啊~!”

    疼痛刺激着他的中枢神经,让他再一次弹跳着坐了起来,只见那一把手枪从他的腿上拔了出来。

    他紧捂着大腿上的伤,鲜血通过手指缝向外面冒着,不过百兵清楚,并没有扎断对方的大动脉,绝对不会造成失血过多死亡。

    “啊~~!”

    豆大的汗珠从副局长的额头上流下,脸色变得异常的惨白。

    “忍住,要不然这边也脱落了,你的两只手可是没有办法给捂住的,失血过多死亡可不怪我。”

    插入副局长另一条大腿根上,百兵拍了拍他的脸,站起来,看着车辆抵达,人群开始向车外钻出来。

    中年人很多,中年妇女也不少,后面还有很多年轻人,数十人站在坟地围住了百兵,指指点点,还有的跑上去要跟百兵拼命。

    跑上来的大多都是泼妇,他们太不了解百兵;也许在他们心中认为,男人大庭广众之下都是不敢打女人的,那样根本不配称之为男人。

    “啪~!”

    耳光很响亮,一个妇女直接栽倒在石碑上。

    “噗~!”

    一脚直接让一个妇女倒飞出去。

    “呜呜呜,他不是人,他竟然连女人也打,天打雷劈啊,不得好死呀!”

    “。”

    被打到在地上的妇女,嚎嚎大哭,蹬着双腿,双手拍打着地面,眼睛瞪着百兵,破开大骂起来,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连百兵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进去。

    “呜呜呜~!”

    “地狱有一酷刑,把舌。”

    百兵掰开一妇女的嘴,拔出她一条舌头,手起刀落,一截舌头被割掉,扔入深山沟,还在燃烧着的车堆里面。

    “知道第一层地狱为什么,有这样的酷刑吗?”

    百兵站起,蹲向第二个妇人跟前,只见她双手握着嘴,拼命的咬着牙,摇着头,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双眼露着恐惧。

    “呜,呜呜呜。”

    她的手怎么比的过百兵的力量,在她的嘴两边一捏,嘴直接张了开来,舌头瞬间被百兵拽出来,接着一截割掉。

    那些妇女不在满口漫骂,握着嘴快速的向后爬去,她们想跑,可是她们的腿不听使唤,裤裆之间已经湿透,伴有的还有屎臭。

    “打他,阻止他,打死他。”

    围着百兵的人,拿起石头向他身上砸去,可是那石头没长眼,百兵却是长了眼的,没有一块石头能落在他的身上。

    看着地上尸体,没有一个人敢拿棍上前的,如同一群人围着一头恶狼,拿着棍却没有一个敢过去敲打他一样。

    此时的百兵无疑就是一头恶狼,浑身,满脸都是鲜血,眼睛也露出血红的嗜血之色。

    “让我过去,我是苏耀军,派出所的所长,你们不能阻止我过去办案。”

    在车队的最后方,一个中年民警,亮出了他的证件,在他的后方还跟着两个民警,正是在山中逃跑掉那两个青年民警。

    看着村民拦着他们的去路,他们两个到是无所谓,还祈求这些村民能多拦一会,而山顶之上的凄厉惨叫,苏耀军的眼中充满浓浓的担忧。

    “让开不让开?”

    掏出腰间的配枪,苏耀军举到空中,让前面的人都能看到。

    “哎呀,警察要开枪打人啦,快拍照,快拍照。”

    拦着去路的村民,拿出手机开始拍照起来,气得苏耀军想要破口大骂,但还有那么一份的素养和职责。

    忽然国歌的钢琴铃声“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在苏耀军的胸口里面响了起来。

    “喂!”

    苏耀军,放下枪,从口袋摸出手机直接接通了电话。

    “什么?杀人!哪里?”

    苏耀军的面色大变,额头渗出一层的汗水,他们镇这几年已经出现好几起因为纠纷,无忧无辜就被突然出现的事故而造成人身伤亡的。

    那明显是人为的,却受到层层的阻扰,到现在为止,每一起只能定性为意外事故,然苏耀军并不甘心。

    “你娘的,我就在这下面,你们不让我上去,我怎么给你们处理,怎么给你们做主。”

    “啪~!”

    “给老子让开。”

    苏耀军终于怒了,拦着这些阻挡自己的民众,忍不住朝天空放了一枪。

    “我曹,真敢开枪。”

    那些阻拦苏耀军的村民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接着嚣张的指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来来来,有种上这打,你们都给我录好,看看警察是怎么杀人的。”

    “上面有人杀人,你们阻拦,就是犯法,是要被判刑的;在阻拦你们就是同伙,给我让开。”

    苏耀军看着这些村民无比嚣张,开枪明示明显是没有效果,只能强忍着怒火,继续恐吓加开导。

    然而这苦口婆心的开导,根本就毫无效果,看着前面堵住道路的车,再看看自己身后的两个民警,他的心沉入到了谷底。

    “喂,我是苏耀军,凤尾山上,闹出人命,村民恶意阻拦,无法执行公务,请求武警支援。”

    “轰隆~!”

    苏耀军的手机还没有挂,山顶之上发出一声强烈的爆炸,脚下都能感到一丝的余震。

    “啊,救命啊,杀人啦!救命啊。”

    “魔鬼,他是魔鬼。”

    山顶之上暴乱,惨叫连连,撕裂天空传入到这下面,让那些阻拦的村民为之一怔,这叫声也太瘆人了吧。

    “给我让开。”

    苏耀军,接着大吼起来,而那些人的脸色终于发生了变化,他们扭头看到山顶冒起浓浓的黑烟。

    “需要急速支援,需要医疗队。”

    “轰隆~!”

    晴空万里的天空忽然变了,一声闷雷突兀的在天空之上响起,黑色的乌云滚滚而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