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爸,活着的时候咱没开过车,这你应该是上了天堂,也不需要吧。”

    “不过你儿子不争气,是要下地狱的料了。”

    百兵看着自己沾满血的双手,笑了,笑的异常开心,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轰,一辆漏着油的车发动,挂掉,油门被石头顶死,撞碎无数石碑,冲入山沟。

    第二辆,第三辆,山上所有的车全部被无情的开入到山沟,统一的油箱被破坏,比之炮竹还要响亮的声音在山沟里面不断的回荡。

    “不过还是给你烧些车,在天堂也学开车溜达溜达,找个天使,别再找我妈那样的,连我都没见过。”

    百兵手中提着三兜塑料袋,蹲下,打开,嘴里面接着说道:“我再给你烧点钱,那时你最大的愿望就是喝一口酒,可是到死都没喝的嘴里。”

    “这些钱够你喝个过瘾的。”

    从黑色塑料袋里面拿出一沓钞票,真正的钞票,“噹!”手指一弹,一个火机打着,对准一沓钱点燃,随之扔入山沟之中。

    接着是一沓沓的点燃,扔入山沟,他的动作重复数百次,不厌其烦,直到三兜塑料袋见底,火机也扔入山沟,拍拍手,百兵站了起来。

    “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麻痹用真车给他爹烧,那加在一起可是上千万啊,用真钱给他爹烧那可是数百万现金啊。”

    忍受着痛苦的刁村长看着这一切,觉得眼前那人就是一个疯子,可他没骂,而是越来越惊恐。

    ‘对方根本就不在乎,那么之前许给他一千万,可以饶我性命,’刁村长的肚子里面开始打鼓。

    不只是他,派出所副局长,断手的镇财政科副科长,打的吐血还有命在的小混混、民警,他们的心中充满的情绪,唯能用恐惧来叙述。

    “对方是来寻仇的,给他的父亲寻仇。”

    再傻逼的人,他们内心也猜测了出来,可是他们心中不解,他们虽然暗地里面做过不少人,可没杀过一个老头啊。

    像他这么大,他爹至少也在六十左右吧,这样的人吓唬吓唬就能解决棘手问题,根本就不会对他下死手。

    会不会是他找错对象了,而且此人没有一个人觉得面熟,旁边还躺着死的凄惨的同伙,让他们除恐惧,还有委屈。

    “爸,看来,该来的都来了,今天是彻底能做一个了结;当年你受的委屈,你不愿意出手,是怕伤害无辜,可是他们能活活把你逼死,他们就真的是无辜吗?”

    站起的百兵,目光遥望山坡之上长龙一样的车队,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开心的笑,而这笑,让躺在地上,趴在地上的人更加的恐惧。

    “这就是一个魔鬼,不是靠人多,靠枪多就能杀死的魔鬼。”

    听着山下疯狂涌上来的车声,他们没有一人认为,那些人能解救得了自己,尤其是刁村长。

    “我求求你,放过我的家人,我可以死,你让我怎么死都成,求你不要伤害我的老婆孩子。”

    “伤害我老婆也可以,只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望着百兵那无动于衷的样子,刁村长开始向百兵跟前爬了过去,他听着那汽车声越来越近,他的心就越来越崩溃。

    什么是魔鬼,那就是毫无人性,可以吃人肉,喝人血,不眨眼的人,他之前说过,要送他老娘和孩子归西。

    他就一定会说道做到,他是来复仇的,为他父亲复仇的,虽然绞尽脑汁也想不起,他是否杀过一个老人,但是他知道这一个复仇的人是魔鬼。

    “我求求你,三千万,我一共有三千万的财产,还有宛市的十栋房产,一家ktv全部送给你,只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也是最后的筹码,除了钱,他真的一无所有。

    他抓住了百兵的小腿,头不断的向石头上磕着,磕的头破血流,血流到了眼角流到嘴唇,他都没有去擦。

    为了自己的孩子,他已经抱了必死的心态。

    看着他这一幕,副局愣了,副科长也愣了,随后他们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他们明白了过来,后面那些车辆里面有他们的家人。

    这人是要赶尽杀绝,绝对的疯子。

    副局长偷偷用手机已经发出去无数求救的短信,甚至联系到了县局,可是到现在都是石沉大海。

    不是镇派出所的人不管,而是他把警力都已经弄了过来,而县局离此地数十公里,想要敢来在没有飞机的支援下那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赶到的。

    同时还要开紧急会议,是不是他报的虚假信息也要排查,再一点从县局打过来的电话,都被他无情的挂掉。

    他不敢接啊,手机早就开到了静音状态,想要发视频也得敢拿起来拍摄才行。

    “当初,我的父亲也是这样求你们的。”

    看着刁村长这幅模样,百兵的内心深深的被触动,可那时自己的父亲身无分文,唯独有的就是一间毛草垛的屋子和一个儿子,他只能不断的磕头。

    磕头,磕的头破血流,让村民原谅自己儿子的无知,可是村里面没有一个人原谅的,百兵就在远处藏着,不敢露头,就那样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村民活活打残,逼死。

    可为什么要让村民原谅,我不小心吃下的是我爸在山中发现的野生灵药,又不是村子里面种的,那是他也不知道那是灵药,就感觉是一个能吃的东西,好吃;就偷偷吃了。

    逼死我爸,把我卖给黑市上的人贩子,就为得道那么几百元钱。

    再往下面的百兵不想去回忆,那惨淡的人生一直伴随着他到现在,一直都无法向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

    “我想仁慈,是你们不给我仁慈的机会。”

    看着刁村长不断的磕头,百兵冷漠的脸,眼皮微微的颤抖一下。

    他被刁村长这父爱打动一丝,可他的心无法原谅当年他们所作出的那一切。

    “你父亲,求我?”

    刁村长愣了,不在磕头,猛地仰起了头,死死的盯着百兵,是了,对方的眼睛和当年自己设计打死的第一个人是那么的像。

    也就是从那时起,他连续做了长达一年的噩梦,就算现在偶尔也会梦见那人化成厉鬼来找自己算账。

    然而也是从那时他的胆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知道今天,他已经是让整个村子里面闻风丧胆的人物之一。

    “是你,屎蛋。”

    听到对方叫出这一个名字,百兵愣了,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记得自己,竟然能认出自己。

    副局和副科长完全处于在懵逼的状态,他们大脑里面想不起来这样一个人,可他们当年也是帮凶之一。

    看着百兵发愣,刁村长坐实了心中的猜测。

    “怪不得,怪不得。”

    “哈哈哈,真是风水轮流转,恶有恶报啊,哈哈哈。”

    想着偶尔做的那噩梦,已经梦想成真,对方不是化为厉鬼来复仇,而是对方的儿子化为无情的魔鬼来复仇来啦。

    “都说祸害活千年,老子就是一祸害,怎么就没法活千年。”

    刁村长有些疯癫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