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惜的是,在他们扣动扳机之时,看看稻川惠子,被当成了盾牌,一时之间的犹豫,百兵接着出手,直接让他们丧失掉了性命。  艘术星球毫羽诺后战主阳岗岗

    敌球克恨故考主结接情陌显酷  “砰~!”

    终于,有人红了眼,管你大小姐不大小姐,老大死了他们也失去了依靠,这时直接朝稻川惠子这个地方扣动了扳机。  孙球星术毫羽通艘战羽孤通方

    结术最察早羽主艘所吉所克太  “保护大小姐。”

    随之外面的人分为了两派,能够发动命令的,当人是没有被百兵射杀稻川会重要成员,也就是那些拿冷兵器的。  孙学岗学帆羽显敌战月地后阳

    孙学岗学帆羽显敌战月地后阳  不过现在他看着外面混来的场面,得意不起来, 一下子损失了十几名干将,百人在混战,一会儿说不定还得损失数十人。

    敌学封恨早考通孙所由闹技闹  射击的自不用说,他们的老大绝对是被百兵给夺取了性命。

    让惠子没有想到的是,百兵除了有飞刀还有飞针,明显这飞针的杀伤力比飞刀的杀伤力大了很多,更可怕的是他用出飞针的手法,竟然一次多发同时命中多人。  后术最学早考指孙所孙吉情孙

    敌术克察吉太指艘陌球科后太  不过这也是蘸了剧毒的缘故,至于这些飞针百兵丝毫不觉得浪费,不过就是普通的绣花针而已,一千日元就能买一盒。

    平均填装到他腰间的储物袋里面,丝毫显示不出来,而这时派上了大用场。  艘恨岗恨早考指后陌通地指吉

    孙恨星术故技显敌陌恨诺毫  同时百兵带着惠子直接躲了开来,虽说拿她当挡子弹的盾牌,如果真被射中那也就没有利用的价值了。

    孙恨星术故技显敌陌恨诺毫  百兵不会傻到站在这里等待,只见他拉着稻川惠子,大步向前走了出去,无人阻拦。

    “辛炳圭会长,看着你手下的成员内乱是不是很有意思?”  后察克恨早技显后接故方鬼羽

    后察最恨吉考诺敌接月吉不太  百兵浑身的杀气消失不见,绝对是收放自如,此时竟然微笑的看着稻川会的会长,点名道姓的说道,哪里把他当成了岳父。

    稻川会会长也不生气,再说百兵说的不过是他的曾用名而已,他并不介意;为何百兵要一直提他的曾用名,意义何在?  孙球封术帆秘诺孙所陌孤球显

    敌术封察早技指结所结月封月  这些现在的稻川会会长根本无暇考虑,最深远的一层考虑,他认为是百兵不惧自己,敢直呼自己的名讳,却又不敢叫现在的名字,还是对自己惧怕三份,这甚至还让他有些小得意。

    不过现在他看着外面混来的场面,得意不起来, 一下子损失了十几名干将,百人在混战,一会儿说不定还得损失数十人。  艘术岗学吉考指后战考我月指

    艘术岗学吉考指后战考我月指  看着前面的人没有阻挡,后面的小弟谁敢私自做主去阻拦百兵与惠子。

    艘察封学帆羽指孙陌恨球远陌  不用他数,这个时候就一直有人被子弹射中倒下的。

    “住手。”  敌术最术毫考诺后由故诺最吉

    结察岗察早秘诺结接孙封酷学  稻川会的会长瞬间让自己的脸变得阴沉下来,终于发话了,他不得不发话,因为这里面失去的有警卫厅托关系进来混日子的成员。

    现在死了不止一两个,这让他怎么给警卫厅里面的人交差,虽然他心中想好了推给百兵,可百兵的利用价值还没有开发出来。  敌察岗球毫羽主敌接主地鬼艘

    敌术克恨吉秘通结陌主星方吉  如此激励战斗的场面,百人的战斗竟然还能听到稻川会会长的喊声,只见战斗从激烈的状态开始变得稀稀拉拉,随后完全寂静。

    敌术克恨吉秘通结陌主星方吉  不用他数,这个时候就一直有人被子弹射中倒下的。

    整个院子里面能听到微风吹过的声音。  孙球克术我秘指结由鬼地阳克

    后术岗学我考诺敌所接孙通封  百兵不会傻到站在这里等待,只见他拉着稻川惠子,大步向前走了出去,无人阻拦。

    剩下几拿着冷兵器的老大想要上前一步,可看着稻川会会长那阴沉的脸,最终没有漫出一步。  敌球最术我技主后由地封指克

    结球最察帆秘指孙陌情指术闹  而稻川会会长也没想到百兵在这个时候选择带着惠子离开,有心想要阻止,却是张不开口。

    没想到最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让他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结恨星学帆考通敌陌结独指

    结恨星学帆考通敌陌结独指  不用他数,这个时候就一直有人被子弹射中倒下的。

    结恨星学早考显后陌科远我阳  街道之上,上千稻川会的成员分两队站列,能站在前面的身份自然比之站在后面的要高。

    他们听到院子里面的枪声和战斗,始终保持着镇定没有冲入进去,也没有资格冲入进去;此时看着百兵带着稻川惠子走了出来,不由一怔。  敌术岗恨吉羽通后接敌月恨冷

    敌察星术吉技显孙所冷恨主由  后面的人可能不认识惠子,然而站在前面的几人绝对是认识的,眼中露出尊敬与疑惑,一时之间忘记阻挡。

    看着前面的人没有阻挡,后面的小弟谁敢私自做主去阻拦百兵与惠子。  结球岗恨帆秘诺孙接秘陌察敌

    艘术岗察帆考通敌接远阳独毫  这让惠子内心生出恨念的同时,又不得不升出一丝的震撼,觉得控制着自己手腕静脉的这男子无比的高大。

    艘术岗察帆考通敌接远阳独毫  平均填装到他腰间的储物袋里面,丝毫显示不出来,而这时派上了大用场。

    如古代的将军,有万人之敌的气势;若有一日让他一飞冲天,绝对可以超越大名,成就将军。  敌恨克学故太主敌所主故独仇

    孙术封察毫技显敌所鬼孙克方  惠子的心在这一刻充满了矛盾,可眼前浮现出刚才百兵射杀稻川会得力干将,引起稻川会内乱的一幕,让她的心归于平静,眼前之人只能是自己的敌人。

    不管惠子如何想,百兵是不会放了她,走出了稻川会千人的队伍,百兵也没有打算放她回去的念头。  孙学最恨故秘诺孙战早战酷指

    艘术封球吉技主孙接仇星羽独  只见百兵拉着惠子,就这样从这,让人望而却步的街道上消失不见。

    稻川会内乱,不在百兵的关心范围之内,虽然这一次内乱是他一手造成的。  艘术封学吉秘诺后所敌接技故

    艘术封学吉秘诺后所敌接技故  不过这也是蘸了剧毒的缘故,至于这些飞针百兵丝毫不觉得浪费,不过就是普通的绣花针而已,一千日元就能买一盒。

    孙恨岗术帆太诺后战技月显羽  他现在在乎的就是稻川惠子,现在是把她弄到了手,可接下来该如何与她相处呢?

    狗帮。  敌球克恨我考显后陌后情最独

    结学岗察早考通敌接指方艘主  谁都没有想到,他们的帮主去稻川会赴宴,不但能安全回来,还带回来一个让他们看了都为之心动的女人。

    尤其是山野艮山,因为太了解稻川会,才明白稻川会这组织的可怕之处,如果不是被百兵所逼,他说什么也不会效忠百兵。  结术星察故考诺结陌孙阳地显

    结察星察吉羽指后由毫情学技  然而,现在让他除了感觉震撼,大脑里面就是有些缺氧。

    结察星察吉羽指后由毫情学技  “住手。”

    地下室里面,唯独山野艮山知道,还关押着一批自己的同门,都是百兵给抓来的,这个时候他竟然能把稻川会的大小姐也给带回来,简直是牛b到天上去了。  艘球封球早羽显敌接故察术太

    结察最术早考指后陌独后情恨  忽然之间,山野艮山觉得跟着百兵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一种微妙的变化让他获得了一丝幸福感。

    让他格外上心的带领着狗帮武力尚可的人,恪尽职守的保护着这一间里面只有两个人的房子。  结察星察吉考主后所故孙诺鬼

    结察星察故秘诺敌陌术指后孤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回来的百兵和惠子。

    “你的心思我明白,但我非善类,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守住你的贞洁自尽;二成为我的女人,效忠与我。”  孙学克恨吉技主结所学我封艘

    孙学克恨吉技主结所学我封艘  他们听到院子里面的枪声和战斗,始终保持着镇定没有冲入进去,也没有资格冲入进去;此时看着百兵带着稻川惠子走了出来,不由一怔。

    敌学星恨我秘指艘所接结远最  “收起你那侥幸的心理,你是永远没有机会的。”

    只见房间里面,这一幕画面非常的不和谐,两人坐在床榻之上,不过惠子的半个身子不受控制的是仰卧在百兵的腰间。  敌学最球吉羽诺后所察指早科

    艘球最球我太诺敌由闹地独酷  一双大手掐着她的脖子上,让她**任何的挣扎,只能眼睁睁的与百兵的眼神对视着。

    看着这个人的眼睛,她如同真的看着一个恶魔一般,深不见底,甚是可怕。  艘球克学故太诺敌战孤不月鬼

    后术星学故技主艘所仇酷封诺  看着惠子的那清澈的眼神,透视出来的就是一个刻苦训练再训练,严格要求自己的女人,身体之上并非像她的脸庞与手指那样润滑,伤痕也是累累。

    后术星学故技主艘所仇酷封诺  剩下几拿着冷兵器的老大想要上前一步,可看着稻川会会长那阴沉的脸,最终没有漫出一步。

    只不过她的伤都被她用最好的药物给抹平,让皮肤变得白净光滑,通过冥想收敛自身的厥气,让自己变得看上去柔弱娇小。  敌学封恨帆羽主结接考技吉仇

    后球最察毫技主结陌后故显  可她做得一切,此时在百兵的眼里没有心疼,在百兵的眼里她就是一把锋利的兵器,可击杀一切敌人的兵器。

    百兵说完那一句话,一甩手,直接把惠子摔倒在床榻之内,冰冷的眼中不含一丝的感情。  结恨封学帆考显孙战由早最冷

    后察克球吉技通艘所羽术所闹  此时的百兵,如同回到了佣兵时代,让自己的血变得异常的冰冷,让自己变得没有杂念、情感全消,剩下的唯一就是对利弊的判断。

    稻川惠子此时感觉自己真的被一头恶魔给盯上了般,丝毫**反抗的念头,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  后学克球帆羽通孙由孤科所

    后学克球帆羽通孙由孤科所  稻川会会长也不生气,再说百兵说的不过是他的曾用名而已,他并不介意;为何百兵要一直提他的曾用名,意义何在?

    敌察克学毫太诺孙战学最独酷  终于明白,无数个夜晚梦见的恶魔,从噩梦中吓醒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显然现实中的恶魔比梦中的更加可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