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山野艮山,你竟然和这个支那人勾结在一起,把我们大和民族的脸丢尽了,妄为武士。”

    大厅里面,这一幕全部被百兵和靳菲菲看在眼里,靳菲菲可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一幕,可他百兵心中早就有了算计。

    大帮会就是不一样,此时大厅里面占满了稻川会的成员,一个个都虎视眈眈的盯着百兵,不过并没有见他们手揣火器。

    最多的还是冷兵器,不过让他们感到最恼火的不是百兵,而是百兵身边站着的这人。

    此人原来叫山野艮山,不过现在有了新名字,小野纯二狗。

    听到这些人的骂声,一时他自己也不适应这个身份,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打狗也得看主人,你们这般狂吠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没等山野艮山开口,百兵拉着靳菲菲站在了山野艮山的前面,用他们两个的身体把山野艮山挡在了身后。

    此时能看到山野艮山背影和侧面的,也就是包围着百兵他们身后的人。

    “八嘎,你个支那人,很是张狂。”

    百兵话音落下,直接引起某些稻川会的成员不满,对百兵的敌意直线增强。

    “二狗,他们竟然对我不敬,防毒咬他们。”

    闻听稻川会这些嚣张的话语,百兵毫不客气转身向山野艮山说上一句,随之有把他亮在了公众的视线中。

    在刚刚的一瞬间,山野艮山对百兵产生了一丝的好感,没想到对方就只是替自己当了那么一秒的脸面。

    而且现在说出的话,让他更加颜面扫地,他怎能不记恨。

    记恨百兵,同样也记恨眼前这些人,他觉得眼前这些人都该死。

    山野艮山听到百兵的话,毫不犹豫出手,一道白色烟柱直接射向对方,骂过自己之人。

    随之那烟柱飞行速度加快,在空中直接飘散成了白烟,在进入人群里面的时候烟雾颜色已经变淡。

    如同快速在空气中消失了般。

    “不好,有毒,快撤。”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稻川会里面的成员大乱起来。

    “八嘎,给我上,杀了他们。”

    另一面的人,听到一管事之人的怒喝,举起手中的冷兵器向百兵招呼了过来。

    “二狗给我垫后。”

    这是他这一生中,第一次让别人给自己垫后,从未有过的现象,而现在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他百兵完全能断后,可山野艮山就是自己的奴隶,为了一条狗而去断后,那是否显得太傻。

    百兵自认,自己没那么傻,只见他带着靳菲菲,直接向前冲了过去。

    听到百兵的命令,山野艮山一脸的苦涩,此时什么话也不说,接着又是毒丸竟然懒得捏碎,直接向周围的人射击而去。

    “噗!”

    稻川会的成员很少有人躲过,就算有人躲过,那药丸与地面猛烈的接触,就会直接碎裂开来。

    这一次就没有上一次的毒药那么好运了,前面的是无色无味,却能让人失去抵抗能力。

    百兵带着靳菲菲顺利的通过就是最好的一个证明,此时爆炸出来的味道简直能呛晕一头大象。

    哪里是这些常人能够忍受的。

    “啊!我的眼睛。”

    话喊一半,只见那些稻川会的成员,本是捂着眼睛,这时掐着脖子躺在地上,呼吸让他们窒息难忍。

    战斗力,那是根本不可能有的,山野艮山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转身向百兵拉着靳菲菲消失的街道追了过去。

    “坏人,你千万要小心些。”

    跟随百兵躲在暗处的靳菲菲,看着山野艮山从他们的身边跑了过去靳菲菲没有问百兵为什么不与山野艮山见面。

    “放心。”

    听到靳菲菲的话,百兵不自觉在她的头上揉了一把,随之在靳菲菲的脸蛋上又亲一口,拉着她的手向另一条街走了过去。

    “你在找我吗?二狗。”

    把靳菲菲送到一辆正规的出租车上之后的百兵,返程找到了山野艮山,此时平静的说上一句。

    听到百兵的话,吓得山野艮山一个激灵,什么时候百兵出现在他自己身后的,竟然没有发现出来。

    若是搁在以前,他的自信心没有裂痕的情况下,绝对会发现百兵的存在,因为百兵并没有刻意隐瞒他。

    “主人。”

    既然认了,那就只有服从,有时候不得不说小日国人们的思想理念转变的实在太快。

    “表现不错,有肉吃,跟我走吧。”

    百兵带着山野艮山走到东京一条人流量繁华的街道之上。

    “看看这些川流不息的人,他们活的多自由,至少比你现在自由不是吗?”

    “你不嫉妒他们吗?”

    “我都替你嫉妒。”

    百兵根本就没有给山野艮山回答的机会,完全是在自言自语,接着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向东,我向西。”

    “一刻钟后在原地见面,到时看看咱们两个手中谁的钱包比较多。”

    “如果你超过我的,咱们两个的账一笔勾销,你随时可以走人没有,你就坐好一辈子给我像狗一样的奴隶。”

    “怎么样,这么丰厚的条件,没理由不下赌注吧。”

    闻听百兵所言,再一看这有些拥挤的人流,山野艮山同意了百兵提出来这个玩法。

    “那是第一规则现在我提出第二规则,不能对平民、孩子、女人下手,其它随意。”

    百兵说完,第一个直接动了手,看着百兵怀中瞬间多了两个钱包,他才明白过来,自己和这一个华夏人在对赌的时间已经启动。

    整个人也开始忙碌起来。

    “你。”

    一刻钟两个人在原地见面的时候,本来信心满满的山野艮山,看着百兵手中竟然提着一个手提袋,说出这一个字直接哑口无言。

    输了,输得实在太彻底,不得不服。

    “主人。”

    只听山野艮山语气一变,算是心服口服,把怀中藏的鼓鼓的包包全部给拿了出来,装进百兵递给他的一个空袋子里面。

    “孺子可教也。”看着山野艮山这一连串的表现,让百兵不由夸奖他一句。

    听在山野艮山脑子里面,到底是什么滋味,那就不是百兵所考虑的随之就见百兵领着山野艮山从这一条街道上很快消失不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