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很调皮。”

    撕裂天空的警笛声,在这大山里面响起,一辆辆警车后面还跟着无数恶心的跟棺材一样的北斗星。

    真不知这里面的小混混怎么就那么的喜欢北斗星,就因为他是日本车,日着本人真的很舒服。

    “我,这这不是我做的,你要相信我,真真不是我做的。”

    刁村长极力的解释着,听到百兵的话,如地狱犬的叫声,下一秒就可吞噬自己般。

    “住手,举起手来。”

    举着手枪的民警,冲了上来,让满头流汗的刁村长终于可以喘上一口气来。

    “警察,警察来了,有话我们好好说。”

    刁村长向后挪动着,嘴上还不断的求饶着。

    看着举着枪的民警,在看到后续拿着兔枪、猎枪、火铳冲上来的混混把自己包围起来的百兵。

    百兵淡定的眼神露出一个轻蔑的笑。

    什么叫警匪一家亲,这就是最好的现场,好不避讳的现场。

    看着百兵停下脚步,刁村长看到了胜利的光芒,不怕艰难万苦,忍受常人不及的疼痛,双手用力急速后爬过去。

    同时地上有些早已清醒过来的小混混,撩腿就向人群人多的地方跑了出去。

    “妮玛,这就不是人,太他马能打了。”

    心里想着不能在招惹此人,可嘴上却是大喊着:“救命啊,他是杀人、刨祖坟头的狂魔,快击毙他,击毙他。”

    两个民警快速拉住刁村长,向后急速撤去,救人为先,这一点他们做的还是非常好的。

    只可惜他们想要把刁村长就这样拉走,百兵是不会愿意的。

    “开枪。”

    民警副局长,看到百兵要动,举起的手枪,扳机瞬间拨动,“啪~!”

    一声枪响,山顶上的枪战就此拉开序幕。

    两个人混混,成为枪下亡魂,被百兵举起当成了肉盾,向前冲去,瞬间他们的身上就被射成了马蜂窝。

    兔枪、火铳的杀伤力小,面积却非常大,笨拙的是打一次就要填充钢子,猎枪还好威力大,不过也得给里面填装子弹。

    到是民警拿的手枪可以连续扣动扳机,子弹不断向百兵的身上射击着,绝对的置于死地。

    然而,让他们很是失望,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会比兔子还快,竟然毫发无损的躲过无数子弹。

    “妈呀,跑呀!”

    吃过百兵亏的看着百兵左躲右闪就要冲到跟前,吓得撒腿就跑,跑不动的就爬。

    “啊~!”

    “杀人啦!”

    这纯属是傻逼,他们有用枪把别人打成筛子的时候不见有恐惧;百兵一拳打碎一个人的脑袋到是吓得他们屁滚尿流。

    杀戮是初步的开始,拿着兔枪、猎枪、火铳的不是被自己手中的抢杠插入心脏,就是直接穿透脖子。

    死的不能再死,对于这些不把别人的命当命看的人,百兵更是习以为常、家常便饭。

    杀人,那和喝水又有什么区别?

    这一场杀戮,是单方面的屠杀,散发出来的就是兽性,残忍。

    “不要是杀我,我是副局长,公安局的副局长。”

    它的手枪落在了百兵的手中,不过里面的子弹已经被他射光。

    就算如此他也难以挡住恐惧袭边全身,没少背地里面害人的他,这时原来也这么怕死。

    “我为什么要杀你?”

    “,谢谢,谢谢你不杀我,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都帮你干,我就是你的一条狗,怎么样?”

    看着他那祈求可怜的模样,百兵心中没有一丝的快感。

    “我不喜欢狗。”

    “那,我啊!!!”

    凄厉的惨叫从他的嘴中发了出来。

    “废话真多。”

    百兵冷漠的说道,至于把枪杆直接插入他大腿根,穿透他的腿骨,卡在其中,一点都不觉自己做的过分。

    他站起向前走去,钻入车中,发动。

    “嗡~~~~!”

    霸道飞奔出去,漂移飞冲,婉转的山路如与平川。

    “快快快。”

    坐在车中的刁村长,看到后面飞速追下来的车,那绝对不是自己人能开出的速度,脸色大变惊吼连连。

    “碰碰,碰。”

    感受着后面霸道无情的撞击,看着侧面的悬崖,再踩一脚油门百分之百会冲入到悬崖里面。

    “吱~~!”

    两车碰撞刺耳的摩擦,前面司机踩死刹车,拉上手刹。

    “快,快跑啊!”

    刁村长面色全无,从后车座上爬了起来。

    “跑你马。”

    司机是一年轻民警,这就是比混混智商高的好处,不高只能当混混,高就可以混入警队当一匹害群之马。

    看着车身挺稳,跳下车一溜烟就下去飞奔了起来,目标小不易被车撞啊。

    另一个民警也不傻,早已从副驾驶座上跳下,逃之夭夭,只留下可怜的刁村长,眼中露出绝望的眼神。

    “英雄,放我一条生路,我有钱,你要多少我都能给你。”

    看着打开后车门,显露在他面前的百兵,哆嗦着,双手合掌,不断向下拜着,祈求着。

    “你这个响屁当的不合适啊!”

    听到他祈求的话,没有搭理,眼中露出一丝琢磨不透的笑。

    “啊,我能当好,能当好,那真不是我叫来的。”

    刁村长,委屈的解释道,他真的委屈吗?

    “那就继续当好你的响屁。”

    提溜着他,扔到霸道后座,一脚油门倒开,向后飞速行上山顶。

    “卧槽,这技术牛逼啊。”

    “是啊,我们要不要报警啊。”

    “报你马啊,我们就是警察啊。”

    “也是啊,那现在怎么办,枪都干不死他,我们两个上去不就是找死吗”

    “给正局打电话,汇报;让他处理,我们就在这等着。”

    “要出卖副局吗?他的心狠手辣,你不是没领教过。”

    “操,这叫什么出卖,他能活过今天还不一定呢?”

    “没看上面的坟都被挖了吗?对方分明是来寻仇的,说不定在上面已经玩完了他。”

    “对对,那你打。”

    “操,我没拿手机,你打。”

    “放你娘的屁,你那口袋装的是什么”

    “麻痹,用我的手机,你打;这样总行了吧,总不能让我一个人承担风险,到时你出卖我。”

    “好的,我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