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可以屈服你,你必须叫我的名字。”

    “二狗啊,你知道屈服代表什么吗?”终于安静的休息了一晚上,同时让靳菲菲对百兵的印象大为改观。

    本认为百兵会对自己动手动脚,然而他真的像一个正人君子那样,抱住靳菲菲安安静静的睡了一夜。

    一夜无法入睡的是门口打坐的这日本杀手,真正的帮百兵守护一夜的门,而下面稻川会的人可是煎熬了一夜。

    此时他要提出来一个要求,看是想要跟百兵讲条件,百兵看着他,脸上露出平静的神情。

    这一夜他可是没有睡好,唯独能睡好的只怕只有靳菲菲一人。

    “屈服代表的就是没有人格,没有尊严。”

    “你。”

    百兵话到此停顿了一下,这也是他一夜思考的问题,此时认真的看着这人接着说道:“就是我的奴隶。”

    “如果你忍受不了的话,可以选择去死不过喜欢你的那个女人我是不会放过的,这就是你来对付我之后要付出的代价。”

    说完此话的百兵转身向小厨房走了过去,他要给靳菲菲准备早餐了。

    “我。”

    这日本杀手还要说些什么,然而百兵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看着百兵的背影,他咬着的牙齿,从嘴角冒出一丝血丝。

    可见此时这日本杀手忍受着如何的屈辱与不甘,内心还有愤怒。

    最终这些不甘与愤怒化为了无奈,让他的武者之心彻底出现了裂痕,无法弥补的裂痕。

    对于他们这样的人,一旦屈服,就代表着修为不会再有任何的进步。

    这是奴性的趋势,说一千道一万就是屈服在了奴性之下,可称之为奴隶再多的理由都是借口。

    再说像这样的人,心中格局永远也不会大到哪里去,永远不会去考虑众生与大义不外乎生死与**。

    如果心中有大义,懂取舍那他也不会去当什么杀手了,如华夏古朝的陶渊明、文天祥,近代的邱少云,现代的孙必干,让他们屈服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百兵的心情不错,这些被降伏的狗,只要自己不死他们就生不出反咬自己一口的勇气,百兵坚信这一点。

    心情好,导致做出来的饭菜格外的清香,让靳菲菲吃得差一点撑住,也让她终于认可了百兵的手艺。

    “我发现魏叶婷失去你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少贫嘴,上学要迟到了。”

    没想到刚吃完,靳菲菲又开始拿别的女人来勾动百兵的心,不由让百兵佯怒的看着她说上一句。

    “你这是要赶我?不喜欢我了。”

    “,好啊,以后你就跟着混,反正我能养活得起你。”

    听到靳菲菲有些不开心的话,百兵放下手中收拾着的餐具,直接把靳菲菲抱在了怀中。

    “啊!不要。”

    靳菲菲感受到有个东西顶住了自己的小腹,怎么不明白是什么,吓了一跳,这可是大白天,而且她知道这个房间里面还有一个外人。

    脸“唰!”的一下,像红透的小苹果,挣扎着要从百兵的怀抱里面出来。

    “我错了好不好,我这就去上学。”靳菲菲求饶似的看着百兵说道。

    “亲个。”

    听到靳菲菲求饶的话,百兵同样考虑到这个时候就地正法她并不合时宜。

    “这还差不多,嘿嘿。”

    靳菲菲听到百兵提出的条件,二话不说在百兵的脸上吻了一口,给百兵美的不能行,同样也在靳菲菲的脸上吻了一口。

    这才心满意足的把靳菲菲放到了地上,接着说上一句:“一会儿我送你。”

    “不要了,我自己去就行。”靳菲菲心中想着,既然百兵留下了那人,肯定是有事情要让他办,不然的话绝对不会留下这样的一个人。

    为了不打扰百兵的时间,她的选择是自己一人离开,可见她的心中也是在替百兵着想着。

    “你能走出这个酒店吗?我保护你。”百兵的一句话,让靳菲菲明白了现实。

    对呀这可是稻川会的一个据点,昨天得罪了那么多稻川会的人,他们会放任自己离去,那不是开天大的玩笑?

    要真实自己离去,恐怕瞬间就被对方抓起来当成威胁大叔的存在。

    想明白这些的靳菲菲,发现自己竟然成为了百兵的累赘,脸上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想什么呢?”

    看着靳菲菲那伤心的样子,百兵不由揉了一下她的头,安慰的说道。

    “当你的男人,不就是用来保护你的吗?难道要让你来保护我,那我成了什么?连小白脸都不如的存在了。”

    “噗!”

    “大叔,你好好哦。”

    听着百兵的话,靳菲菲直接被逗笑,随之又抱住了百兵,幸福的说上一句表扬百兵的话。

    “我来收拾把,以后你负责做饭,我负责清洗。”

    靳菲菲抬头盯着百兵,含情脉脉的说上一句,随之松开,收拾起来餐桌上的餐具。

    “啪!”

    百兵忍不住竟然在靳菲菲那迷人的臀部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发出响亮的脆响声。

    吓了靳菲菲一跳。

    “我在的时候,怎么可以让你做这样的事情。”

    “呜!”

    “你个坏人,这样会把我宠坏的。”

    明白了百兵的意思,靳菲菲一个虎扑,又扑在了百兵的怀里。

    “惯坏就惯坏,我的女人就是应该让我惯着的。”感受着靳菲菲的温度,百兵自豪的说着。

    “是吗?除了我,你还要惯着谁呀?”

    一听靳菲菲这么一问,百兵的头顿时觉得大了起来。

    “是啊,除了她,我还要去惯着谁啊。”

    这个问题存在了百兵的脑子里面,一时间也无法回答靳菲菲这个问话。

    “好吧,不管是谁,只要你心中有我,我都不会吃醋的。”

    看着百兵那囧样,靳菲菲笑得跟盛开的花儿一样动人美丽,说着从百兵的怀抱里面下来,开始收拾起来桌上的餐具。

    百兵傻傻的站在那里,一时竟有些反应不过来,随后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能遇到这么一个奇女子,乃男人生命中一大幸事这样的女子又有什么的样的理由不去疼爱她呢?

    看着百兵与靳菲菲跟一对新婚小夫妻般,甜蜜恩爱此人内心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自己也是混社会的,就不敢这样去爱一个女子,还是一个不会任何功夫的女子。

    除此之外,就算是狗这个时候也该给点狗食了吧可惜两人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没有吃饭啊,这人,此时感觉到自己有些悲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