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哥,我狗眼看人低,你饶了我吧,把我当屁放了成不?”

    村长很想硬气,可是他的膝盖骨已经被打碎,这时不跪着就得躺下,可是百兵不给他躺下的机会,此时只能苦苦求饶。

    以前的百兵,执行任务,只有杀人,杀人还是杀人;从不会去折磨任何人,不给别人留痛苦,就是对们最大的仁慈,因为那些人不是他的敌人,仇人,只因任务没有其它。

    现在相反,他要让这些人痛苦的活着,他不祈求这些人赎罪,他要的就是让他们比之那流浪狗还不如的活着。

    “放心,我会把你当屁。”

    “把你当屁之前,那就看你能成就一个响屁和是闷罐屁,你很聪明,越响的越不臭,不是吗?”

    “是是,,那我怎么才能当一个响屁?”

    “这里面有很多名字你不陌生,他们的后代跟你关系也不错,都叫来吧。”

    “哦好,好,好!”

    强忍着膝盖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看着一堆倒地不起的小弟不知生死,他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拨通号码,而他打的第一个就是镇派出所自己过命交情兄弟的手机号。

    “哎呦,挺热闹的啊,老刁,刁村长;这次我救你一命,打算怎么回报我。”

    拿着一杆兔枪,后面跟着两个拿砍刀的,这货一晃一晃的走了过来。

    那三人正是跟刁村长一起摸麻将的三人,拿枪之人百兵认识,害死自己父亲之一,跟刁村长一样的村中二流子,现在看着穿得人模狗样。

    “艹,他马的还想要抛了你的祖坟,你跟老子要钱,你还不赶快把他做了。”

    看到这货拿枪过来,刁村长直接来了胆气,一个后仰,正在通着的电话,没有挂断,整个人不要命的向后爬去。

    看着刁村长向后爬去,百兵没有阻止。

    “兄弟,哪条道上的,挺厉害的嘛?”

    刁村长的话,他毫不在意,他相信这是刁村长想要借自己之手除掉对方,他没那么傻绝对不会当枪使。

    “这个是你爹吗?”

    “放你娘的屁,怎么不说是你爹。”

    看着百兵没有回答自己的问话,竟走到一个墓碑前看着上面的图片,气急败坏的说道。

    “哟,是我记错了,不是他和你妈一直在一起住着,我怎么记得他们两个还脱光在小树林里面打架呢。”

    “滚你麻痹,你他马狗嘴里面吐不出,吐不出他马的狗牙。”这时他举着枪对准了百兵。

    “哦~!原来这个是你爹啊。”

    百兵不在意他对准自己的枪,这时走到另一个跟前说道,这个没错;看见他跟你娘脱光在炕上经常打架。

    “我草泥马。”

    “砰~!”

    对方开枪了,一捧如铁砂般的小钢子急速向百兵飞射而去,可惜对方直接躲在一墓碑的后面。

    这墓碑拿枪之人不陌生,正是自己的亲爹。

    “哎呀,这个人怪可怜,是不得艾滋病死了,对了你有艾滋病吗是不是你妈传染给你的。”

    “我艹。”

    “咔咔咔~!”

    “你马。”

    百兵成功的激怒了他,拿着兔枪扣动着扳机,可惜再没有子弹能发射出,除非他通过枪口在向里面填装。

    “砰~,这是什么鬼,竖在这干毛。”

    一脚百兵踹翻了那墓碑。

    “砍死他,给我砍死他。”

    气急败坏的他,扭头看向那二人,接着扭头看着倒地的人,找到一把钢刀,拿起向前冲了过去。

    长这么大,只有他骂人的份,还没有别人骂他的份,而且骂的是他妈是biao子,话外之意他就是表子养的。

    “砍你麻痹,还嘲笑我不。”

    忍着疼的刁村长,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这时对着手机接着说道:“拿真家伙,对方硬茬,刀不管用,多叫些人。”

    挂掉,他急忙又拨打另一个人的号码。

    “啊~~!”

    凄厉的惨叫,让刁村长拿着的手机差一点掉地上,抬头他看到对方一只手被砍了下来,对方握着伤口惨叫着弯下了腰。

    那两个拿着刀的,站在那里吓傻了。

    “哐当。”

    看着对方狼一般的眼神盯向自己,刀掉在石头上,两人连滚带爬向后爬了过去,裤裆里面弄湿一片。

    他们砍过人,剁过手,砍死过人;可没眼前这人如此的利索,他们剁手最多剁掉一根手指,砍死人也是失血过多,妮玛这直接是砍掉一个手掌啊。

    “你不老实。”

    丢掉剩下一只手的那人不问,百兵向刁村长跟前走去。

    “我很老实,我真的很老实,你看正在打打打电话,我在在在通知啊。”

    刁村长脸色发白,不知是被百兵吓得,还是打碎的膝盖内失血过多,哆嗦着话已经说的不利索。

    “你继续。”

    抬起脚想要再给刁村长一脚的百兵,脚放了下来,转身向后走去。

    “马的,等着,老子今天不弄死你,我就,我就。”

    最终在刁村长的心里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比喻,妄为人吗?他在村中所做的一切早已经超越人的范畴,畜生都不愿与他为伍。

    “嘭~!”

    一脚踢开棺材盖,拿出里面的骨灰罐,扔掉上面的盖,抓出一把骨灰,撒在这人断掉的手腕上。

    “怎么样,止血效果不错。”

    “我~~艹~~你~~马。”

    看着百兵打开自己父亲的骨灰罐,掏出他父亲的骨灰,并且撒在自己的断腕上,他一字一顿死死盯着百兵骂道。

    “听说还能治嘴臭。”

    接着一把直接塞到这人嘴里,他想要吐出,另一把接着塞入进去,再接着一把。

    除非他向肚子里面咽,不咽下,就会呛死。

    一把接着一把,他不受控制,迫不得已,只能向肚子里面咽去。

    眼泪从这大男人的眼角哗哗的向下流着,这是无声的泪,是愤怒的泪,是恶心的泪,是无助的泪。

    “呕~~!”

    一口不剩,一罐的骨灰全部吞入这人肚中,只见他的肚子鼓的滚圆,而此时他呕吐出的都是灰色的食物。

    呕吐,不断的呕吐。

    “果然治嘴臭。”

    “啪~!”

    随手一扔骨灰罐破碎,百兵看着他难过的脸,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你们的母亲命好,都还健在,怎么就没被你们玩死;不过既然我来了,阎王不愿收他们,我来收。”

    “我就勉为其难的为你们当一次孝子,省得他们在世上活受罪,对了还有你们的儿子,女儿。”

    “你是魔鬼,畜生。”

    刁村长看着百兵那张冰冷的脸,忽然觉得他真的害怕啦,他不敢想象要是一会儿不能把对方击杀在这山顶之上,他还有他的家人会遭到什么样的报复。

    同时他心中又非常的疑惑,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