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宛市之北,群山之中,为芳草盖地,植被葱绿貌,四周高中下;被称神墓,葬此人家后裔风水旺盛。

    那一平方的墓穴售价数十万,却只能质保五十年,让市民望而却步的价格,却让无数商人趋之若鹜。

    三千年前的商圣与医圣据说葬在此山,这就是炒作天价墓地的噱头。

    再商之人讲求利益至上,福禄长寿;自己未死也要把死后的老爹老母甘愿背宗离祖移至此处。

    让他们在阴间遇见商圣和医圣,说说好话,讨些精髓,好让托梦照顾好自己,庇佑他们的子孙。

    看着一片片石碑耸立的坟地,百兵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他不是迷信,而这曾经是他的家,是他父亲尸骨抛弃的地方。

    “尸骨无存吗?”

    抬起头, 强忍着泪没从眼角滑落。

    “我父尸骨无存,你们却能安然躺在这里。”

    低下头,看着石碑上的名字,有十几个名字他虽然不熟悉,但是他知道那是谁家的。

    知道他们是当年如何逼死自己父亲的,那时百兵只有五岁,五岁对他的打击何其之大。

    与父亲相依为命的百兵成为孤儿,看着这一个个坟头,他的眼前浮现出父亲离世时的绝望。

    “吾儿,记住,你叫百兵,百战无前、贵德贱兵。”

    “爸,之前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现在我没能按照你的意思活着,你会怪我吗?”

    站在这对于百兵来说面目全非的山地,他仰望着一方,紧握拳头,泪水还是没有忍住流了下来。

    “嗵~!”

    一拳,一个石碑被他打为两截,发出一身巨响,这是村长父亲的石碑。

    “血的债就用血来偿还,不对吗?”

    转身,百兵看着站在旁边一个吓得飕飕发抖的老人,眼神如狼。

    “是,是吗是吧!”

    他不过是一个护坟的老头,怎见过这么力大无穷的疯人。

    此时的百兵就如同疯子一般,一路从藏地逃跑,翻越无数大山,靠着吃野兽、野果、喝着露水,天为被地为床,一路马不停蹄,跑到这地方。

    “给他们传话,就说老子来复仇了。”

    百兵一指,那被他打断的碑看向这吓着的老头。

    “喂喂,村长吧,你你爹的坟被人刨啦呀。”

    “我曹,什么,你个死老头说什么,信不信我弄死你。”

    远离这片山十几公里的镇上,一个中年人正在和一群人抽着烟,喝着茶,搓着麻将,脖子上挂着粗金项链。

    看来卖村庄、卖山地没收给手里捣腾钱,在百兵小时候,这货也是用根绳勒紧裤腰带,在村里充当大爷的主。

    “怎么啦?”

    看这中年脸色不好,一叼着烟的斜瞪他一眼。

    “马的,有事,我得回去。”

    牌一推,“噌~。”这货脸不善,站立起来就要走。

    “等下。”

    “怎么着?我这马上就自摸连九糊的牌,被你这么搅和掉合适吗?”

    “啪~!”

    叼着烟,斜看着他,牌整整齐齐的一推,还tm真是。

    另外两人心中暗笑,被对方解围;若不然十万rmb直接打水漂。

    “想走,三十万,少一分不行。”

    “滚你马逼个犊子,老子的坟被人刨了,我还有心情跟你玩吗?别他马忘了,你老子的坟也在那地方。”

    “我曹。”

    感受着烟灰掉在嘴上,这祸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急忙吐掉烟头,摸了摸嘴。

    “谁,谁tm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老子的坟,我捏碎他的蛋。”

    之前那人,才没心情听这货撂狠话,已从房间消失。

    “马的,过去看看。”

    看向另外两人点头,三人收起桌面上百十万的现金,装到黑塑料带中,提着消失不见。

    “嗡~~~!”

    轰鸣的马达声,在山路上响起,不是国产马达的声音。

    一辆车队,开头黑色奥迪q7,后面有霸道,还他嬢的有跟棺材差不多的北斗星。

    呼啦啦,车停下,首先是从北斗星上冲出十几个拿着棍棒砍刀的。

    接着才是从霸道suv上跳下几个穿着牛仔,叼着咽的恶汉,最后从q7上下来一个挂着大粗金链跟狗链差不多的中年汉子。

    看着这人面相,百兵脸上露出一冷笑,虽然村长变得肥头大耳不再年轻,整个身形都走样。

    对于仇人的印象,那是刻骨铭心。

    “草拟吗,你他麻痹干什么?哪来的杂种?”

    这人一下车,离百兵还有十几米的距离,指着百兵开始破口大骂。

    “砰~!”

    听到对方的骂声,脚一踢,盖在坟上的石盖被踢开,一个瓷罐被百兵拿在手中。

    盯着瓷罐上的头像,在看一眼这胖子,百兵笑了。

    “果然是杂种,你们长的还真一点不像。”

    “给我打,给我狠狠打,打死这杂碎。”

    他怒了,不是一般的怒,暴怒;夺过一人手中的钢棍第一个冲过去。

    然而冲到跟前的时候,他是最后一个,那些卖命的小弟,知这是最好表现的机会,怎能不好好表现。

    “砰~!”

    随风飘扬,也不知砸到对方举起的棍上还是刀上,甚至是对方的头上,反正骨灰罐破碎开来,骨灰随风飘扬起来。

    “啊呀呀,给我弄死他,弄死他。”

    蹦急,他跳着喊着,那看坟的老头吓得,拔腿就跑,这场面他真怕溅自己一身血。

    “真是杂碎,就算他不是你亲爹,也没必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吧。”

    看着蹦急的村长,百兵拍了拍巴掌,这时跑在前面的小弟,有的蹲下呕吐着。

    有的擦着眼睛,他们这辈子都没想过会吃到死人的骨灰,而且是死了好几年。

    真tm晦气,那些趴下的人,内心痛苦的呐喊着,后面的人躲过他们蜂拥而上。

    他们才不会在乎这时吃到嘴里骨灰团伙的感受。

    “我曹,这么能打。”

    冲上去的如同被丢小鸡一样,有的砸断墓碑,有的头破血流,有的趴在地上痛苦的哼唧着,全部失去了战斗力。

    针对这样的人,对于百兵毫无挑战可言,那举着钢管冲到跟前的村长,张大了眼。

    举起的手,迟迟不敢落下。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煽得村长头朝下栽倒他父亲的坟坑里面。

    “麻痹,你哪路的?”

    双手撑着上面,艰难爬起来的村长,半边脸如猪头,恶狠狠的看着百兵,眼中尽是凶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