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感受着内脏全面的撕扯,布满整个内脏,如要爆裂开来,无神的眼被血丝充满,忍受着一股腥咸的暖流向喉咙里面滑入。

    她想要张开自己的嘴,想要松开咬着对方的手臂;她知道流入自己喉咙里面的是鲜血,对方的血。

    看着对方淡然,微笑安慰自己的眼神,血泪从她眼角滑落,她真的很想松开,内脏的疼痛让她咬紧的牙关始终松不开一丝。

    她血红的眼睛,充满祈求,祈求对方掰开自己的嘴,祈求对方请给自己一个痛快。

    “一会就好,会比以前更加的漂亮、美丽;不会在你的身上留下任何疤痕。”

    “今后一定多长脑筋,别那么傻;再那样可是没人能救得了你。”

    百兵笑着安慰着夏婉君,另一只手擦掉她眼睛的血泪,伸手抚摸掉她额头的乱发,是那么的轻柔。

    夏婉君感受不到,听到百兵的话,她感觉心的痛比内脏更痛。

    “这辈子,我只亏欠三人,永远都无法回报,没有机会让我回报。”

    “呵呵,女人惹不得,今后我再也不敢惹女人啦,尤其是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

    百兵说着,擦着夏婉君眼角的泪,是在分散自己手臂上的疼,还是在分散夏婉君身上的痛。

    伤口迅速愈合的疼,百兵知道,一般人会疼的晕过去,懦弱的人会选择自杀,他们宁愿自杀也不愿承受那样的疼。

    夏婉君忍住了,她的神经、她的毅力该有多么的坚韧,二十多天没有睁开眼睛,闭上眼的前一刻是这一张苍白担心的脸。

    睁开眼是这一张关心又嘲讽的脸,她觉得这一张脸上充满无数的故事,她想要一直的看下去。

    “哐~!”

    门被猛的推开,一群穿着白色衣服的中青年医生,冲入进来。

    “干什么?你在干什么?”

    “胡闹,快松开。”

    看着从夏婉君嘴角流下的血,看着夏婉君那血红的眼,看着这男人手臂快要被咬穿,却露着一张镇静的脸。

    所有的医生停止脚步,喊话的医生,如硬物卡在喉中不再言语,睁着震惊的双眼。

    这还是那奄奄一息的院长女儿吗?那个不是被通缉的人吗?

    看着这男人的一张脸,他的震撼事迹,还没有在医院里面冲散遗忘,他们都在等一个月是否真如那男人说的敢回来。

    现在,真的回来了,还不到一个月,让这些男医生没有一个再敢向前漫动一步。

    “放心,她快没事了,你们在外面等会儿。”

    百兵的话,让他们无法产生任何的怀疑,不是不敢是敢也没用,拉起地上被打晕的护士,如潮水般快速退了出去。

    “再坚持会。”

    看着所有医生退出去,百兵脸上露出笑容,看向夏婉君继续的安慰,却不知该跟她说些什么。

    两个人的认识也就几个时辰,那几个时辰并没过多言语。

    抹掉她眼角泪水,看着她额头、脸上鼓起的青筋开始消失,他清楚对于夏婉君内伤与外伤的修复到了结束期。

    夏婉君眼中的血丝在不断的褪去,直到血丝退完就是完全修复时刻,现在黑色的瞳孔已经浮现。

    “你们干什么嘛?你们不能进去,难道你们不顾我们家人的生死嘛?”

    外面响起了争吵声,然而那争吵声迅速被压制,门同时被打开,全副武装拿着冲锋枪。

    黑压压的枪口对准百兵,外面堵得水泄不通。

    带队之人方志超,在最前面的也是方志超,看着百兵一只手搭在夏婉君的头上,一只手腕被夏婉君死死咬着。

    那流出的血让他没有任何感触,他的眼神冰冷,盯着百兵就如盯着自己的猎物,这一次他绝不手软。

    可此时夏婉君在对方手上,他无法开枪,也不敢开枪。

    “好大的阵仗,这可是重症监护室。”

    抬起放在夏婉君头上的手,表示不会对夏婉君造成任何的危害,对方只要有一人开枪,就能击倒百兵,不会对夏婉君造成任何伤害。

    包括方志超在内还是没人开枪。

    “一、二。”

    方志超在调整呼吸,他准备一击击毙百兵,无声的寂静,他要做到万无一失。

    “让开。”

    一个惊叫不失威严的中年妇女声音响起,打乱了所有人的节奏。

    一条缝隙,一人能通过的道路,一个中年妇女,一步,一步;坚定有力的向里面走着。

    她的脸阴沉、冰冷;一股怒火再被强行压制着,如那即将爆发的火山。

    方志超张了张嘴,到嘴边的话看着她的脸色又咽回到肚子里面。

    “啪~!”

    响亮的耳光在百兵的脸上响起,有多上年没人敢在煽自己耳光,哦,好像不久前被她女儿煽了n巴掌,而且是连续暴击。

    百兵,内心想着,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就是你,就是你把我女儿害成如此模样,你还我女儿。”

    爆发,彻底的爆发,撕心裂肺的的爆发。

    举着枪的特战队士兵,手都微微颤抖一下,他们从没见首长妇人,一院之长发这么大脾气。

    而她暴怒的情绪,根本就没有看清自己女儿粉嫩充满生机的脸。

    “。”

    夏婉君想要说什么,急忙的张口,带动的是一片血肉摩擦,快速冲入她喉咙里面的血液。

    夏婉君的母亲看到一个身影从自己眼前晃过,微微一愣。

    “不~~!”

    一声惊叫让夏婉君的母亲出于本能紧紧捂住自己的耳朵。

    “碰~!”

    夏婉君的床塌了下去,外面已经是一片大乱,那一道晃过的人影正是百兵。

    “不要。”

    裹着床单的夏婉君,站力起来,看向一团大乱,向外急冲冲跑走的特战兵,她又大喊一声。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枪声,一片的枪声,连续的枪声,不止一人开枪了。

    看着地上淌的一溜鲜血直到重症监护室的门外,夏婉君呆呆的愣在这里。

    夏婉君的母亲看着夏婉君站了起来,也呆呆的愣在这里。

    “你。”

    “好啦~,我女儿好啦,这是真的吗?”

    喜极而泣的妇人一下抱住夏婉君嚎嚎大哭起来,哪有一点院长的架子,接着扒开床单向夏婉君的身体上看去。

    “妈,你干什么?”

    夏婉君没有躲过,只能急忙提醒,眼神从走道的远方收回,看向不靠谱的母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