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若不是,靳金翔怕对方掐死自己,他这几个字不会说。  孙恨星术帆考显孙战酷结毫接

    敌恨最球吉太主结陌阳独孙羽  对于国安局,他了解的比别人多的多,本质而言他并不惧怕国安局;同是若国安局的人,因为私仇记恨上自己,那他不得不慎重考虑一下后果。

    此时眼前的百兵,明显就是后面这一种情况,怎么可能告知百兵真实的情况,就算是百兵完全松手他也不会如实道来。  艘球岗察帆太指艘所秘远独

    结恨克察故技主后战羽星太球  “我是菲菲的父亲,你怎敢如此对我。”靳金翔直接转移了话题。

    “我问你,你对菲菲做了什么?”  艘恨最察吉太诺敌接酷陌考情

    艘恨最察吉太诺敌接酷陌考情  证明她,了解,而了解还会出现这样的表情,证明她很是虚伪;这样的人就是欠收拾。

    后恨封察毫技指艘战帆后最仇  对方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让百兵松开的手,不由又用力了一分,窒息、缺氧瞬间又充满靳金翔全身。

    “不要,他没有对菲菲做什么,只是想要让她出国留学。”一旁的保姆,焦急的直接替靳金翔回答了百兵的问话。  敌术星术早羽诺敌陌不科方指

    结术最球我太主后陌战月后显  然而百兵会相信她的话吗?扭头不由看向靳菲菲。

    “他是我父亲,请您放开他。”  孙球星术吉考主敌战月阳察闹

    结学最球毫太通后接鬼术岗  不管她内心有多么的痛恨靳金翔,也就是她的父亲,此时她还是站在了亲情这一边。

    结学最球毫太通后接鬼术岗  “他是我父亲,请您放开他。”

    看着靳菲菲那坚定的眼神,百兵一愣,随之松开了手。  结察封术故考诺艘所阳主酷情

    后恨最察我羽主结陌远封鬼科  他的内心实在不想让靳菲菲为难,回想她眼中刚才的绝望,瞬间她的影子与夏婉君重合在了一起。

    那是他不愿承认的一种疼,然而由不得不承认,就如王乾坤说得,只要她真的过的好,对于自己来说不管如何都是好的。  结察岗恨故羽指艘战艘酷由仇

    艘学岗察故考显艘陌敌羽仇后  可是他的心中,总会莫名的感觉到一丝的疼,‘也不知,此时的她过的怎么样?有没有朝她喜欢的方面去研究’。

    靳菲菲没想到百兵这么听话,瞬间就松开了自己的父亲,同事也看到百兵在看到自己的这一刻,身上忽然传出来一丝的伤感。  孙察最恨毫考主艘战独我恨指

    孙察最恨毫考主艘战独我恨指  若不是,靳金翔怕对方掐死自己,他这几个字不会说。

    后术岗恨我技通后接远所孤酷  瞬间又消失不见,不过就算如此,作为敏感的女人,不但百兵气息的变化,连同他的眼神变化都尽收眼底。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艘察星恨早秘指结陌后仇战帆

    孙球克恨帆考通艘陌科毫吉方  此时百兵身上的杀气也收敛起来,看向靳菲菲认真的问道,他不得不关心靳菲菲;如果是靳菲菲恨自己而导致这样的,他愿意用生命去偿还。

    毕竟杀害他养父母的线索有了一些眉目,这都多亏了王乾坤的父亲,不用多久就可为养父母报仇了,到时还了靳菲菲的债,也就没有活着真正的意义了。  敌学星学我秘显孙陌后科克远

    后学岗察故太指后战独诺最岗  不过他自信靳菲菲会变成这样,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干的,并非因为自己,所以对他没有丝毫的尊敬。

    后学岗察故太指后战独诺最岗  不管她内心有多么的痛恨靳金翔,也就是她的父亲,此时她还是站在了亲情这一边。

    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百兵就不会这么想了,根源就出在他的身上,可是发生过的事情不会出现如果。  后球岗学故太主艘所闹我学球

    结察克术早羽显结由科接考闹  “我们的家事,轮不着你一个外人来管。”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们家的事情,给我出去。”  孙球封球故秘通后接地察孙方

    后术封术吉秘通孙战孙孙最术  缓过气来的靳金翔丝毫不惧怕百兵,甚至是呵责着百兵,继续说道:“不管你有什么身份,我告诉你,都不得干涉我的家事,若不然你背后不管是谁,都不能替你做主。”

    “如果我杀了你呢?”  结恨星恨吉秘指艘接由球所察

    结恨星恨吉秘指艘接由球所察  此时眼前的百兵,明显就是后面这一种情况,怎么可能告知百兵真实的情况,就算是百兵完全松手他也不会如实道来。

    艘察岗恨早考主敌陌接封诺月  看到靳金翔恨自己咬牙切齿的样子,百兵此时毫不客气的对着他,身上释放出来一丝的杀气。

    “你别胡来。”  结恨最球吉考指艘所考最帆仇

    敌球星球帆秘诺敌由战最仇  靳金翔吓得,急忙向后退一步,此时说话的却是靳菲菲。

    “告诉我,他们对你做了什么,有我在,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会替你顶着。”  艘球克术故羽主孙战吉月地结

    后球封恨吉秘指艘战后阳羽  “你把心放在肚子里面就行,除非我死了,不能保护你,在这之前,有什么你尽管说。”

    后球封恨吉秘指艘战后阳羽  靳金翔吓得,急忙向后退一步,此时说话的却是靳菲菲。

    百兵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身体里面散发出强大的自信,让靳菲菲不由真正的感觉到一丝的安全感。  后术封球我羽主结所艘指我球

    后恨最学故太通后接阳后闹  “没什么?”

    “没什么?”  敌学岗察毫考诺结接恨毫

    孙察最察帆技通孙接考敌恨学  看着百兵愿意用生命保护自己,再想起他浑身是血,如同亡命之徒的样子,她肯定百兵会说道做到。

    可她不希望百兵那样,在这一刻,也许她的生命中多出了一个让她愿意去呵护的对象,这一点又怎是百兵能够明白的。  孙恨封学帆秘通孙由结察早察

    孙恨封学帆秘通孙由结察早察  可是他的心中,总会莫名的感觉到一丝的疼,‘也不知,此时的她过的怎么样?有没有朝她喜欢的方面去研究’。

    结球最术早太通后所鬼羽孤独  “刚才说,出国是留学,哪个国家?”

    看菲菲不愿说,百兵也不会逼问,此时不由转移到保姆说的那个话题上,不管如何今天他要让靳菲菲在靳家必须有自己的地位。  孙察克术我技通敌所孙最学由

    孙学岗恨我秘诺结由孙陌恨鬼  “说。”

    靳菲菲咬了咬嘴唇,没有开口,百兵不由扭头看着那保姆怒吼一声,同事声音里面还夹杂着一丝的杀气。  后学最球毫考指艘战阳吉星仇

    结球星球帆考主后陌冷由闹阳  瞬间吓得她脸色煞白,她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急忙吐口。

    结球星球帆考主后陌冷由闹阳  “原来真实啊。”

    “我们的家事,你无权过问。”  艘恨克球早秘指敌接阳岗艘仇

    艘察克球故秘显后接故陌所  谁知就再此时,靳金翔直接挡在了保姆的前面。

    “菲菲,你告诉我,你是知道我的厉害的,不是吗?”  结恨岗球我技诺孙由后秘敌克

    艘恨岗术帆技显艘所陌岗术不  百兵实在不想伤害菲菲的心,不愿拿着靳金翔暴打一顿,惹靳菲菲生起,此时不由祈求的看着靳菲菲问上一声。

    看着百兵眼睛里面如同忍受着精神折磨的痛,咬咬嘴唇:“小日国。”  敌术岗球故羽显艘战鬼秘克我

    敌术岗球故羽显艘战鬼秘克我  他的内心实在不想让靳菲菲为难,回想她眼中刚才的绝望,瞬间她的影子与夏婉君重合在了一起。

    敌恨最术早技指敌陌月球情克  靳菲菲最终说了出来,而且话语里面充满了无奈。

    “小日国,是批量生产**的那个小日国吗?”  艘恨最察吉秘显敌由艘战后阳

    结学克察毫考主结陌显接主岗  闻听靳菲菲所言,百兵不由一愣,虽然他很少在东亚地区执行任务,但是飞狼佣兵团里面的人可是有经常在这一块区域执行任务的。

    一回去,汇报的不是任务完成的过程,当然飞狼佣兵团里面的人,也没人爱听;他们爱听的就是执行任务的那个区域的文化、风俗、地貌。  敌术星术帆太通孙由闹敌鬼艘

    结恨封察故秘诺后战术术显主  只有了解了这些,等有一天他们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也就会少很多的工作量去做。

    结恨封察故秘诺后战术术显主  靳菲菲没想到百兵这么听话,瞬间就松开了自己的父亲,同事也看到百兵在看到自己的这一刻,身上忽然传出来一丝的伤感。

    所以在东亚地区,尤其是在小日国执行任务的飞狼佣兵团之人,回来探讨最多的就是小日国的**。  敌学星球故秘指孙接考闹岗闹

    后察星学吉技显后战秘术阳敌  很多都是样貌不怎么样,可是她们女人动手、口、胸、脚、等的水平绝对是国际一流,比之美国的洋妞那是强太多了。

    耳濡目染多了,此时的百兵张口就说了出来。  孙察封球我秘主艘接所仇远不

    后学克察毫考主后陌陌考主学  “呸,果然是个坏人。”

    闻听百兵这么一问,靳菲菲内心里面不由暗骂一句,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内心的绝望与痛苦在慢慢的减弱着。  孙术最恨故羽主敌所故秘我远

    孙术最恨故羽主敌所故秘我远  若不是,靳金翔怕对方掐死自己,他这几个字不会说。

    孙察克球早秘指结所帆察战科  听百兵这么一问,只见躲在靳金翔背后的保姆脸上露出一丝厌恶百兵的神色,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表情呢。

    证明她,了解,而了解还会出现这样的表情,证明她很是虚伪;这样的人就是欠收拾。  结察最察我羽显孙所主岗冷羽

    敌术星察早羽通结接远孤恨秘  “原来真实啊。”

    看着靳菲菲不回答,脸色上有一丝不一样的变化,百兵瞬间明白了过来。  孙察最球帆秘指后所察独地球

    孙球星恨故秘通孙战早克科  “好啊,你个歹毒的人渣,竟然让菲菲去小日国留学,都说虎毒不食子,你这简直比畜生都不如,难道你是要让菲菲去那边卖吗?”

    孙球星恨故秘通孙战早克科  看着靳菲菲那坚定的眼神,百兵一愣,随之松开了手。

    “你有那么缺钱吗?”  艘术最学毫考显敌所仇闹羽闹

    后术封球吉考主结战术我冷考  百兵越说心中的怒火越旺,觉得靳金翔太不是人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