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艹,怪不得怀疑我的车技,这才是真正会开车的人啊。”  敌球岗术故太主艘战仇艘岗接

    敌恨星球帆秘诺后陌诺科地封  大学门口的保安,看着从校园里面飞出来的车辆,急忙生起升降杆,因为对这辆太熟悉,而且对方的车也没有减速的意思。

    然而那升降杆才抬了一半。  后术最学毫羽显结战鬼仇考

    艘恨最学毫秘通孙由所月不  轰鸣加轮胎强力摩擦地面的声音,已经消失到下一个红绿灯路口。

    限速30码的标志,前方的红灯和横流的车辆,挡不住百兵这一辆疯狂前行的车。  艘学岗球我羽通敌由吉星通术

    艘学岗球我羽通敌由吉星通术  很快此处的路口就疏通开来,不过那被压在地上的车主并不服气,在路中间还挣扎着,不过他那一百一十多斤的小身板怎么可能挣扎过两个各自不下一百六十斤壮汉般的交警。

    后恨克学帆技显孙由战所恨  “妈了个b。”

    “艹你妈。”  敌学星球早考指结所科不仇冷

    后察星学故技显后由月帆远由  “日你先人。”

    “我操。”  艘术最术帆技诺敌陌鬼后术太

    后恨岗球吉考诺后由冷岗球诺  “。”

    后恨岗球吉考诺后由冷岗球诺  根本就没有问靳菲菲,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一个透视,从靳菲菲的眼中直接透视出来,是外面那个中年人强逼找她喝了什么,才让靳菲菲变成了这个样子。

    各种谩骂声在等待红灯和刚好起步以及匀速过路口开车的司机嘴里骂了起来,这其中包括日常讲文明的女司机,都是在骂那一辆车。  敌察岗球帆秘主后接诺所太地

    后球最球我羽通艘由故孤阳不  还好这一个路口没有造成撞车与擦碰的现象,这就是限速到30码的好处,遇见险情可以直接刹住车。

    不过下一个路口就没那么幸运了,限速明显提到了50码,不过正好赶上四个交警在这一路口轮班,车速都不算快。  艘学封学早羽主后接通独术仇

    结学克术我羽通结陌技月我远  “吱~~!”

    “碰~~”  孙恨克察我技指敌接方故闹察

    孙恨克察我技指敌接方故闹察  两个警卫不由一愣,他什么时候来过,怎么没有任何的印象。

    艘恨岗球毫考诺孙陌科术岗  “艹。”

    “交警,那辆车不看红绿灯,你们眼瞎吗?不会去拦他吗。”  后术克察故羽指结接不克闹情

    后球岗恨我秘通艘接敌情科秘  被撞的不止一两车,不过都不是百兵撞的他们,是他们躲避百兵的车,与别的车辆撞在了一起。

    此时脾气不好的,竟然下车怼着交警吼骂起来。  艘术最学我考通艘接所地方冷

    结球岗学毫考显后所战敌太孤  虽然那辆车是以一百多码的速度飞过去的,可是四个交警的眼神都很好,至少那辆车,车牌的第三个代码和前面的区别码,他们都看得真切。

    结球岗学毫考显后所战敌太孤  根本不给靳金翔思考和打量百兵的时间,也可以说百兵根本就不刁他靳金翔。

    “你,你们干什么?还讲理不讲。”  艘球封恨早秘诺结陌仇孙吉指

    艘球岗学故太主后战故封指仇  此人没有想到,过来两个交警直接把此人给按在了地上,接着就见另一个交警拨打警局的内部电话,同时剩下一人在路中间指挥着交通。

    那些撞与被撞的车主,看着此时地上那一个刚才还嚣张跋扈的车主,瞬间被按到,老老实实的看着指挥手势,向指定位置开了过去。  敌恨岗察吉技通敌陌科考诺球

    敌球星球故技显艘所科方月考  很快此处的路口就疏通开来,不过那被压在地上的车主并不服气,在路中间还挣扎着,不过他那一百一十多斤的小身板怎么可能挣扎过两个各自不下一百六十斤壮汉般的交警。

    此处的小插曲,王乾坤是欣赏不了了,而百兵根本就没有再意。  孙球克察吉太主孙所太技封战

    孙球克察吉太主孙所太技封战  “哇~~!”

    结察封球我羽通后接秘孤阳闹  车速不断的飙升,当走到车辆少的路道上,车速已经飙到140码,这样速度王乾坤不是没有开过,在高速上一百六他也能轻松开到。

    可是这是低速,刚出市区,是要出人命的,吓得王乾坤死死的抓着车门上的扶手不敢松开,每当甩过一辆车,那车身的甩动都会让王乾坤的心脏和眼球受到严重的冲击。  后术星察帆技主孙由酷早克指

    孙察最学早技显艘战酷指所方  慢慢的他开始感到肚子里面翻江倒海,发现自己竟然也会晕车。

    不过这一种感受没有持续多久,在他终于忍受不住,要吐出来的时候,车身终于停稳。  结球最察早太诺结由酷所结陌

    结学星察故羽通孙由学指科结  “哇~~!”

    结学星察故羽通孙由学指科结  既然到了,百兵也就不怕耽搁这几分钟的时间。

    不过他还是吐了出来,吐得满车都是,现在是在哪里他根本不知道,连下车的力气都没。  后术最术我太指后所阳封科太

    后术最学帆羽诺后战战毫闹孙  “干什么?”

    外面,两个警卫直接拦住百兵,一脸的谨慎。  孙球岗恨毫考诺后接方远月克

    结察最术帆太显孙由术闹远  刚才那车速吓得他们差一点开枪,不过看清车牌之后,才让他们迟迟不敢开枪。

    这些人原来不但看人脸,还看车牌照。  艘学星球毫技主艘战冷羽鬼帆

    艘学星球毫技主艘战冷羽鬼帆  不过他还是吐了出来,吐得满车都是,现在是在哪里他根本不知道,连下车的力气都没。

    孙术最学帆秘主后战恨孙地科  “我要见靳菲菲。”

    百兵说着直接向里面走去。  结学封恨我羽诺艘战敌显月羽

    结恨封恨毫考主后接我早阳考  然而就算对方是京都国安局的又怎样,在没有公文的批示下,他们也不能私闯别人的住宅。

    “容我们通报一声。”  后察克察吉秘通孙接接结显

    艘恨克学我秘诺艘接酷主远最  既然到了,百兵也就不怕耽搁这几分钟的时间。

    艘恨克学我秘诺艘接酷主远最  “不要。”

    “什么?”  结球岗恨帆羽通艘陌敌孙早察

    结球岗术帆考通艘战故艘指地  “让他进来。”

    接到传达室里面的电话,在家中准备一些文件的靳金翔,也就是靳菲菲的父亲明显一愣。  孙察星学故秘通结接考帆主球

    孙术岗术帆考显敌陌故诺所通  “我带你进去。”

    “不用,认路。”  后恨最察我羽指后所独主秘察

    后恨最察我羽指后所独主秘察  “不要。”

    孙球克恨早考通结陌鬼闹闹闹  百兵大步直接向里面快速走去,不领这一警卫的情。

    “认路?”  结术封学帆秘显敌所敌不克显

    艘恨封学我考诺艘所学毫科显  两个警卫不由一愣,他什么时候来过,怎么没有任何的印象。

    “怎么是你?”  敌恨星学吉考显结接显科太所

    孙球克学毫考主艘陌战最诺陌  靳金翔看到百兵一眼就认出来他,就是他坏了自己小女的清白,若不然。

    孙球克学毫考主艘陌战最诺陌  “我操。”

    “我要找的是靳菲菲,你又是何人?”  结球克术故考主艘接诺闹结帆

    结学克察毫秘指敌战显接技后  百兵看着这一个中年人,不由一愣,随之向靳菲菲的房间走了过去。

    根本不给靳金翔思考和打量百兵的时间,也可以说百兵根本就不刁他靳金翔。  敌球岗球我太指艘所羽毫地孤

    艘术封学故太指艘陌后所后封  “大胆,你私闯我家,还如此无礼。”

    靳金翔没想到,百兵如此不知好歹,本来以为百兵是国安局人的身份,还能和他好好交谈几句,不过就算他在京都国安局任职,也不够格坐自己的女婿。  孙学封术早技指后由孤早闹孙

    孙学封术早技指后由孤早闹孙  限速30码的标志,前方的红灯和横流的车辆,挡不住百兵这一辆疯狂前行的车。

    艘察克术吉羽诺结陌帆冷毫不  除非在京都国安局,中央层任职的才行。

    “菲菲。”  艘察克察早技主孙所陌主所指

    艘察最恨故羽显后陌吉最故技  百兵用力直接推开靳菲菲房间的门,那反锁的门对百兵来说就是摆设,同时此时靳金翔亮出了身份,说明这是他家。

    百兵也没刁他,而是向坐在床上背朝自己,仰头不知盯着何物再看的靳菲菲大步走了过去。  孙术星学故羽指敌由察科球

    孙学克学故羽诺结所通帆仇通  绝望,深深的绝望。

    孙学克学故羽诺结所通帆仇通  “认路?”

    百兵走到靳菲菲面前,看到她的眼神,一眼看到的就是绝望,心,没来由的痛了一下。  后术封察早羽显结战独封

    结球星察我秘主后所主独主  根本就没有问靳菲菲,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一个透视,从靳菲菲的眼中直接透视出来,是外面那个中年人强逼找她喝了什么,才让靳菲菲变成了这个样子。

    具体是喝的什么,对于百兵来说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深深的伤害了靳菲菲,伤害了自己孩子的妈。  后学克察毫羽显艘所接独艘我

    敌术岗球毫羽指后所不艘独我  “找死。”

    看着冲进来的中年人,本来是他该对百兵说这一句话,一脸的怒气;然而这一句话却让百兵抢先说了出来。  敌恨克球帆考指结由孤术察地

    敌恨克球帆考指结由孤术察地  根本就没有问靳菲菲,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一个透视,从靳菲菲的眼中直接透视出来,是外面那个中年人强逼找她喝了什么,才让靳菲菲变成了这个样子。

    敌恨克学故考主孙由指最鬼  身上的杀气毫无保留的全部释放出来,如同六月的天瞬间下起了冰块,寒气刺股,百兵的大手直接抓住了靳金翔的脖子。

    眼睛已经变得血红,再多少一用力,他的脖子绝对会碎的只剩下渣,只见靳金翔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突了出来。  后球克恨吉考显敌接早鬼通冷

    艘恨封球故羽通后所鬼独后闹  “不要。”

    “不要。”  孙术最学我秘诺敌由通通岗封

    后术克球我技主孙由阳指恨克  两个声音一前一后,一个是保姆,一个是靳菲菲。

    后术克球我技主孙由阳指恨克  看着冲进来的中年人,本来是他该对百兵说这一句话,一脸的怒气;然而这一句话却让百兵抢先说了出来。

    百兵的一声含有杀气的怒吼,直接把靳菲菲拉回了现实。  后球封学吉太通后战秘毫羽地

    结学克察故技指艘陌酷球吉岗  看到自己的父亲竟然要被一个自己脑子里面一直浮现出来的人掐死,不由惊叫一声。

    “说,你对菲菲做了什么?”  孙术封球毫考诺艘陌吉技考吉

    后术岗察毫技主结接诺考封学  两声惊叫,让百兵冷静了一丝,手上的力气直接减少一分。

    “松,松开。”  艘学封球毫秘指孙陌酷闹星月

    艘学封球毫秘指孙陌酷闹星月  然而就算对方是京都国安局的又怎样,在没有公文的批示下,他们也不能私闯别人的住宅。

    艘术克学帆技指艘战技通太指  虽然百兵松开了一丝,可靳金翔,感觉自己还是呼吸困难,根本就说不上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