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意思?”  结恨封恨吉秘诺敌由由我最冷

    艘球最术我羽显艘接毫战  “难道还要把她,像她母亲一样雪藏起来不成?”

    百兵看着钱院长消失的背影,总感觉有些不好的预感,而百兵丝毫没有发现,也许是没有在意钱院长拿走他画的靳菲菲模样的简笔肖像图。  艘学最球帆秘诺后战孤战独由

    后恨封学我考诺艘战陌仇太独  慎重考虑之后的百兵,忽然觉得内心有些急躁,这是很少有的感觉,不过百兵能从腥风血雨里面活下来,靠的不是自身武力有多么牛b。

    再牛b,他也无法徒手接导弹,至今还能活着;就是他百兵懂得,自悟自省;此时醒悟出来急躁的根源是出在靳菲菲身上。  后球封球我太指艘接所闹秘地

    后球封球我太指艘接所闹秘地  几次王乾坤看到百兵开车都是差一点撞倒学生身上,引来一片谩骂之声。

    孙学封恨早技主孙由月通封科  所以他必须靠近靳菲菲,了解靳菲菲的现状,让自己安心,那样心绪不乱,自然就能静心。

    “咦~!”  孙球星术我羽指后由吉秘星太

    孙学克术早太显结战陌孙诺冷  百兵推开门,一看龙兰儿、张颖并排在前面站着,此时双眼四目都看着自己,百兵心理不由暗叫一声。

    “你们两个,这是干什么呢?当门神啊。”  后术克学毫秘通后接早结星结

    艘恨岗学早技显孙陌球冷阳后  开句玩笑的百兵,看着两人都没有笑,自己不由尴尬的笑了两声。

    艘恨岗学早技显孙陌球冷阳后  看着王乾坤开的这辆车,很是普通,百兵不由问上一句。

    “这个,媳妇啊,我还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没什么事你就带着外甥女回家休息吧。”  敌察最球帆太指结战孙封最恨

    艘球克术毫秘指孙陌酷由结独  “你。”

    张颖本想反驳。  孙恨最学吉羽显后所诺最阳所

    结球封恨帆太通敌接冷考星显  “好呀,我还没有上小舅家参观过,我想小妗子不会不同意吧。”

    龙兰儿看着百兵一笑,直接跨住了张颖的手臂;让外面除了百兵之外,剩下四个男人眼中都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艘察星球帆技通艘陌术学指孙

    艘察星球帆技通艘陌术学指孙  几次王乾坤看到百兵开车都是差一点撞倒学生身上,引来一片谩骂之声。

    结球最术我考显孙接仇远敌指  她们两个刚才可是没有这么友好,甚至说表现的很是陌生也不为过。

    “好呀,欢迎外甥女过去参观。”  孙察克察帆羽主后陌所闹主酷

    结术星恨故羽通后陌接指诺月  百兵内心一颤,此时说话都不带打草稿的,随之看向王乾坤说道:“你开的车牛b吗?”

    “算算牛吧?”  结术岗球吉羽通结由战战所岗

    艘术岗学早秘指艘由不闹吉远  王乾坤不知为何,百兵瞬间把话题转到自己的身上,不过这不重要;让他如何也没想到百兵竟然是龙兰儿的舅舅。

    艘术岗学早秘指艘由不闹吉远  开句玩笑的百兵,看着两人都没有笑,自己不由尴尬的笑了两声。

    刚才龙兰儿脸上露出的那一丝笑,看得王乾坤整个人都痴了,他从来没有想到冰山美人儿还会笑,这还是那个他心中的冰山美女吗?  后球最察吉羽主艘所球由战吉

    孙学岗恨故羽诺孙战羽情技吉  简直就是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可以说整个魂儿都被龙兰儿给勾了去,若不是身下疼了那么一下,又听到百兵的问话。

    “那就借你的车用一下。”  结球星学帆太通结由冷闹诺后

    后察岗学故羽诺敌所方艘情通  “我当你司机。”

    王乾坤,知道此时讨好小舅子,绝对是曲线救自己啊,不说百兵治好自己不治好,至少能在龙兰儿跟前美言自己几句就知足了。  敌察封恨毫考通艘陌月孤球战

    敌察封恨毫考通艘陌月孤球战  看着对方亮出来的证件,非常懂法律的校政治办主任,坐在地上完全傻眼,竟然不再嚣张的说自己学校里面有法律系,有很多的专家、教授。

    孙恨星学毫秘指后接艘察毫最  他可是非常的清楚,龙兰儿对龙家人的态度,不冷不热,在龙傲的眼中他这个表姐简直就是一块冰疙瘩。

    就更别替在外人的面前了。  后学最术毫秘主结接接岗情鬼

    孙球克察毫羽显结所指毫封岗  “王局长,回头我在给你详细汇报工作。”

    这不是分明脱裤放屁,可王局长也不得不回上一句:“全权交给你的事情,你就放心去做,我会权力支持的。”  孙球星察帆技显后由月冷闹仇

    敌球克恨故技显敌所科考考不  人精的王局长,内心流泪满面,你这个时候还来抬举我,把这个校政治办的主任当成了傻子吗?

    敌球克恨故技显敌所科考考不  可惜百兵一句也听不进去。

    而校政治办主任,此时在门口站着,就是不是傻子,也让自己极力表现出来一副傻子的模样。  艘察岗学故羽指结战羽通察恨

    艘恨星察毫太显后战所羽鬼接  “对了,小道消息,有女生对你不满,敢怒不敢言;不过都是小道消息,是不是真的啊?有点好奇。”

    百兵临走之前还扭头看了一眼这校政治办的主任,本来百兵是不会说的,可是忍不住还是透视了他一眼。  结学岗术早羽指敌战后接通冷

    敌察岗恨早技显孙陌地早后方  这次发现这人原来并非是在维护他学校的学生,他自己就是一个肮脏的主,百兵嘴上说好奇,他的动作告诉所有人那只是一句讽刺的话。

    “噗通。”  孙察封球故考显敌所鬼克闹冷

    孙察封球故考显敌所鬼克闹冷  “难道还要把她,像她母亲一样雪藏起来不成?”

    孙球最术吉羽诺敌陌吉察地敌  这一句话,让他如何充愣装傻也不由自主的坐在了地上。

    “完蛋了。”  后球封学帆羽指后由情酷方技

    艘术封球吉技指艘战科酷技故  这时他脑子里面在不断的浮现着这三个字。

    当然,他是真的完蛋了,因为王局长看向了他,王乾坤给他身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虽然王乾坤带着眼睛。  敌球最球早羽通艘所显

    孙球岗恨吉羽指艘接仇诺方方  对方也能读懂王乾坤的意思,此时看向校政治办的主任,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孙球岗恨吉羽指艘接仇诺方方  张颖本想反驳。

    龙兰儿跨着张颖的手臂,眼神始终都是在百兵身上,不曾离开一毫。  后察星学我太通艘战所通显

    结术封恨毫考显艘所情后孙后  而百兵根本就不敢与龙兰儿对眼神,内心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化为无声的离开。

    就这样和王乾坤向楼下走了过去。  敌学克恨故考指敌接接术月战

    敌恨最球故技主敌所接学考察  “有人举报你,有危害国行为,需要接受调查;当然,只是接受调查,请跟我走一趟吧。”

    百兵与王乾坤的消失,而这边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艘察岗术毫考主后战由克接科

    艘察岗术毫考主后战由克接科  百兵临走之前还扭头看了一眼这校政治办的主任,本来百兵是不会说的,可是忍不住还是透视了他一眼。

    后学封察早秘诺敌陌闹不战太  “我艹,大帽子这就扣了下来。”

    看着对方亮出来的证件,非常懂法律的校政治办主任,坐在地上完全傻眼,竟然不再嚣张的说自己学校里面有法律系,有很多的专家、教授。  艘球最恨早太诺孙由战察结早

    后恨封学吉技指结陌恨敌星战  “小妗子,你没有开车吧,做我的车,我还没去您和我小舅子家参观过呢?”

    对于王乾坤身边这人玩的这一套龙兰儿丝毫不去过问。  孙察星学我技主结由月闹所太

    艘术克恨早技诺结所球秘后太  心中非常清楚,这人肯定是得罪了自己的臭蛋哥哥;要不然,百兵怎么会看着他说那么一句,活该。

    艘术克恨早技诺结所球秘后太  “噗通。”

    这就是龙兰儿的思维,不纠缠百兵,但也不会放弃在他眼底下出现的机会。  艘察岗学早技指孙接孙吉冷不

    孙术封球毫太主敌由战岗方战  “家。”

    张颖到是有一个家,而且是真正的家,不过那是她和父亲的家,并非和百兵的家,此时内心恨透了百兵。  艘学岗术早羽通艘所指接克最

    艘术最学帆秘显艘所战岗地星  “你这车有什么牛b之处?”

    看着王乾坤开的这辆车,很是普通,百兵不由问上一句。  后恨星学帆技诺敌战察孙显地

    后恨星学帆技诺敌战察孙显地  几次王乾坤看到百兵开车都是差一点撞倒学生身上,引来一片谩骂之声。

    后球星术早秘显敌由诺阳科通  “……,可以横冲直闯,这样算不算牛b。”王乾坤此时想了想,解释一句。

    “嗯~!”  后恨岗术我秘主艘由察学后鬼

    孙学最察故考主结接考岗仇冷  听到王乾坤的解释,百兵认真的想了下,好像自己开车从来都可以横冲直闯,撞死的人还不少,只是来到华夏国熟悉了华夏国的交通法,也没怎么开过车。

    “走吧!”  敌学封球早秘主结战球艘战仇

    艘恨封术吉太主敌接学远闹孤  百兵点点头,此时也不是挑车的时候,再说他哪里有挑车的资格,除了抢车之外,就是在华夏国经他手的车,没有一辆不是开过后就报废的。

    艘恨封术吉太主敌接学远闹孤  “算算牛吧?”

    “我给您驾驶。”  敌术岗术早考主结接秘诺最不

    艘术星察早秘主敌所鬼闹孤星  王乾坤急忙献殷勤的说道,然而百兵已经做到了驾驶位置之上,眼尖手快的王乾坤直接拉开后车门钻了进去。

    他很是怀疑,机器以发动,百兵踩上油门就会开走,根本就不会管他。  敌恨克学早技诺后所情技陌我

    后术封术故秘指敌由独羽故主  王乾坤这一想法,非常的正确,此时百兵嗡着油门,瞬间九十度旋转倒出车位,哪里管路边行走的学生。

    几次王乾坤看到百兵开车都是差一点撞倒学生身上,引来一片谩骂之声。  孙恨克术帆考指后陌阳敌后艘

    孙恨克术帆考指后陌阳敌后艘  “我给您驾驶。”

    后学星学早秘显艘陌术阳不最  可惜百兵一句也听不进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