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查出来了?”

    “查出来了,不过和首长要的应该不是一人。”

    “这是她的资料。”

    军机秘书,递给夏方术一份资料,接着汇报道。

    “百氏在国内排不到三百以内,来源三支,渊源颇深;上古轩辕氏黄帝一支;战国道家百丰一支,古代高丽族八姓之一。”

    “首长让查的百兵仅此一人。”

    “,怎么是个女的?”

    夏方术看到百兵的资料,睁大眼不敢置信,这驴唇不照马嘴完全不对,眉头紧皱起来。

    “再给我查。”

    合上资料,递给秘书,一掌照片也递了过去。

    “扫描,识别他。”

    秘书接过夏方术递来的照片,只看一眼,眼中就露出不自然之色。

    “首长,他的信息已经核实完毕,没此人的任何信息,一片空白,应该不是我华国人。”

    对于劫走夏方术女儿,现在夏婉君如同植物人一样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样子,他们也是恨透了这个人。

    可是不管如何的努力,此人的资料就是查不出来。

    “放屁,怎么不是华夏国人,。”

    夏方术朝秘书想要发一通火,脑中忽然浮现出周老的面孔,闭嘴不言,有些事只能他一人知道。

    “算了,回去吧。”

    夏方术举起的手,无力放下,整个人也如泄了气的皮球。

    如果这军机秘书听夏方术的话,再去核查一遍,一个有关男性百兵的身份信息直接就会出现。

    可是他们相信自己的实力,网络筛查何止千亿次,万万亿次已经有了,黑入韩国,朝鲜,台湾等等亚洲所有系统以及有华人所在国际你内的户口系统。

    都没有搜集出来关于这人的任何信息,现在通过夏方术的表现,军级秘书排除了对方是黑户的可能,现在只一个可能,国内最高级别白名单。

    那些人的信息,甚至是真实的名字,以他们的权限也是无法触及到,国安局的人想要去查也需要经过十几道手续批准。

    基于如此,还是不要白白浪费力气的好,从而就此这件事在第八军区搁置,不了了之。

    “这都快一个月啦,你到底在想什么?”

    “就算你能等,我女儿能等吗?”

    “不行,我一定要把女儿送走。”

    “我说不行就不行。”

    二十多天,婉君的母亲不但瘦了几圈,皮肤黯淡无光,整个人已经变得异常敲碎,几乎医院上的工作已不能正常主持。

    “为什么不行,为什么不让她走,难道你要害死你的女儿吗,难道她不是你的亲骨肉吗?”

    婉君母亲眼圈发红,因为这问题已不知和夏方术吵架多少次。

    这也是结婚过大半辈子以来,吵架次数最多,最频繁的时刻。

    “没有问什么,等过了这几天再说。”

    夏方术,咬咬牙,还是没有告知婉君母亲实情。

    “怎么,你不会是在等那个害得我女儿这么凄惨的人吧!”

    “你不会相信他,鬼话连天的话吧!”

    婉君的母亲脑袋里面不知怎地灵光一闪,这样的一个念头冒了出来。

    这本应是早就该明白的道理才对,还有为什么不搜查了,为什么不追捕了?

    一些列的问题,一条条在婉君母亲的脑子里划过。

    “我要是知道你这样的想法,我。”

    气得婉君的母亲,伸手指着夏方术,一口气吐不上来,“咳咳咳~!”握着胸口咳嗽起来,脸上露出一丝病态的红晕。

    看着婉君母亲此样,夏方术转身就走,不想跟自己的妻子过多的计较,有些事真的不能说。

    “好,好你个老夏;就算跟你离婚,我也要把女儿送走。”

    婉君的母亲,看着夏方术远去的背影,眼中露出坚定神色,挺直身体,大踏步向外走去。

    第八军医院,与往常一样,人来人往,看病的,探望病人的,熙熙攘攘比之繁华市场不遑多让。

    一个不起眼的人,带着一顶不起眼的帽子和来往的人一样,走进医院,走到重症监护室门口。

    “干什么?出去!”

    没有任何人允许,走道上其他家属睁大了眼,这人如此不知礼数,竟敢推门进入重症监护室,听着里面发出护士的怒斥。

    “听见没有。”

    女护士急忙向外跑来,要推出此人。

    “啊~!”

    一声惨叫,她的身体无力倒在地上,这让里面的护士慌乱起来。

    同样让外面的病人家属,急忙趴在门缝,向里望去。

    “住手,你要干什么?”

    “啊~~!”

    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一声声护士惨叫,一个个护士无力倒下。

    “报警,快报警。”

    反应快的一个护士,侥幸跑出来,脸色大惊,惊恐喊叫不停。

    拿起一根没有拆封的针管,熟练去掉封皮,从自身口袋摸出**药,吸入针管内,挤出针管内的空气。

    “对不起,很快就好,我说过,你不会有事,就一定没事,放心。”

    是否气息的感应,还是他轻声又坚定的话语,打动在病床上躺着的一女子,此女脸色苍白,缓缓睁开无力的双眼,正是那夏婉君。

    看着那曾经霸道、野蛮、疯狂、疲惫充满复杂感情的眼神,竟也会浮现出温柔、担心、自责,夏婉君想笑,可她,没力气笑。

    她的身体一直靠着输营养液,输高蛋白,供氧呼吸机维持着,身体哪会来得力气。

    长长的针头顺着她雪白ru房的一侧,直刺入心脏。

    夏婉君的眼中闪现痛苦之色,想要喊叫,张张嘴却喊不出任何声音。

    她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未知的液体输入到心脏里面,就是被眼前这人,那痛苦比子弹从身体中穿过还要疼痛难忍。

    可惜这只是开端,更难忍的还在后面,拔出针头,扔到地上,去掉夏婉君嘴上的供养机,百兵用手臂直接挡在夏婉君的口中。

    长大嘴露出一副窒息感的夏婉君,随之双齿狠狠的想要合在一起,可是不管如何用力她的双齿都难以合上。

    一滴滴的鲜血顺着百兵的手臂向夏婉君的嘴里滴去,她的牙齿已经咬破他的手臂,咬到他的骨头之上。

    她恨不得咬碎百兵的骨头,而百兵的脸上却露着一个淡淡的笑,这时他对自己的惩罚,只要他自己心中最为清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