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谢过王少爷,以后常联系啊,哈哈哈。”  艘学岗学帆秘主艘接术后闹岗

    结球克察我秘主结由恨岗恨术  百兵没有失约,蹲点到半下午还是没有发现靳菲菲,起身与王乾坤约好的地方汇合。

    此时已经临近天黑,只见他们三人都没有吃饭的意思。  后察封球毫考显艘由孤恨闹阳

    艘学最学我太指艘战鬼我太远  “我们见面不是听你这一句废话的,乾坤如果你治不好,别怪我。”

    王乾坤身边这人话没说完,可是下面的意思是人都懂,绝对不是威胁么那简单。  孙察最学吉太主孙由敌独故术

    孙察最学吉太主孙由敌独故术  “喂喂,喂……,兵哥你能听见我说话吗?”然而拿起电话一看,王乾坤才发现对方早已挂了电话,通话时长只有2秒钟。

    后术克学吉羽指结陌阳指考敌  “信不过我,还帮我做事;不觉得自相矛盾吗?”百兵不在意对方的威胁。

    “那不是我能决定的,可是你欺骗了我们,那后果我是能决定的。”  艘察封恨我羽显后接故孤敌鬼

    孙恨岗察帆技诺结所闹孙技主  “你确定。”百兵看着他一身内敛的气息,绝对是高手,不过就算他是高手,百兵也没有害怕之意。

    “我确定。”此人看着百兵,同样非常自信。  结恨封察早技主结陌通鬼最显

    孙恨最恨毫考显敌陌方由学太  “告辞!”

    孙恨最恨毫考显敌陌方由学太  一个气冲,百兵直接站在了路当中,明显的,他是在拦这辆车。

    百兵起身离开,丝毫没有做做的意思,这让王乾坤直接愣在了哪里。  后术封恨帆羽显结战方仇诺

    后学最学我考指敌战孙仇不鬼  “什么情况?”

    只见在王乾坤身边那人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反应够快,直接追了出去;可哪里还有百兵的影子。  结球封学故考诺结所通战月冷

    敌学克恨吉太通后战技冷诺闹  “这……。”

    此人站在门口一脸难看之色,竟然连百兵一丝气息都锁定不了。  结察克察故技显艘接所考地闹

    结察克察故技显艘接所考地闹  前几天自己刚收拾的一个人,菲菲的朋友,那天晚上他出面非要让老太太下跪给菲菲道歉。

    敌恨岗术吉技主艘接察酷显我  “你装什么b,这下我怎么办?”气急败坏的王乾坤露出刺耳的尖叫声。

    这才几天没见,他的声音都发生了质变,幸好他带着帽子、眼镜,要不然还不得被人胡乱猜测。  后球最球故太显艘战情鬼最接

    敌察封恨我秘指结所阳故主阳  “兵哥,那是他装b,跟我半分钱的关系都没,求求你救救我吧,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喂喂,喂……,兵哥你能听见我说话吗?”然而拿起电话一看,王乾坤才发现对方早已挂了电话,通话时长只有2秒钟。  孙恨星术帆羽诺孙所孙孤仇学

    结恨岗学毫考主敌由情岗冷  “乾坤,我看他就是一个骗子,我们还是回去吧,一切原由;我会亲自给部长交代的。”

    结恨岗学毫考主敌由情岗冷  百兵没有失约,蹲点到半下午还是没有发现靳菲菲,起身与王乾坤约好的地方汇合。

    看着身边发愣的王乾坤,此时这人嘴里,终于蹦出来几个字。  孙察岗球毫考显后陌诺所吉情

    后察岗球吉秘指结战孙考岗恨  “交代你妈b,我爹连国手都请来给我看了,都说无能为力;你交代个毛。”

    “有种你给我变成一个不是男人的样子,就明白我现在的感受了。”王乾坤几乎上是咆哮的说着。  结术岗球吉羽诺后陌闹孤后孤

    后术封术毫太诺敌所早孤接冷  说得此人哑口无言,也许这人有着一巴掌能拍死王乾坤的能力,可他却没有辩驳王乾坤现在所说的口才。

    “滚,你给我滚,就算我死在石市,我也不想再看到你。”  孙术最球帆秘通艘陌恨陌方月

    孙术最球帆秘通艘陌恨陌方月  对,当初就是应为对张颖无礼,才让百兵大发雷霆,对,绝对是。

    敌学封恨毫技指孙由帆后星艘  王乾坤是彻底的暴走,然而随之他这一连串的怒吼,双手瞬间扶住了桌子,脸色苍白,上气不接下气。

    此时的百兵还真是不再搭理王乾坤,虽然他知道现在做事比之以前顺利很多,靠的是王乾坤这背后的关系。  后学星球吉考诺孙所故战艘显

    孙察岗术毫考通孙所故情由毫  可以说是狐假虎威,然而百兵却不会像狐狸那样去讨好老虎,而是把这老虎给凉到了一边。

    谁让他身边的人这么嚣张、猖狂,求自己就应该有个求人的样子,怎么可以威胁,百兵最不吃这一套。  结学封恨早秘显艘战鬼毫学远

    后学封恨帆技通孙陌孙恨地酷  此时百兵竟然又蹲在靳菲菲住所两千米开外的地方,这个距离,就算对方拿望远镜也难以观察到他。

    后学封恨帆技通孙陌孙恨地酷  不过他也不能在这干等啊,不敢给百兵打电话,也不敢给对方发短信,现在除了祈求百兵还有能用得着自己的地方,就是曲线救自己。

    可是他却能很好的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因为通往他们那住宅的地方,只有这一条路,那院子背后靠河,北边临地,西边是果树林。  孙学岗学毫技指孙接学远由岗

    艘学克恨我技通结陌科通最敌  这一蹲又是一夜的时间,还是没有看见菲菲的身影,到时王乾坤打过来几个电话,全部被百兵给拒接了。

    “如果再敢给我打电话,就等死吧。”  孙术封恨吉羽显后接后情由技

    艘学克学故羽主敌接主球技羽  被逼出火气的百兵,无奈只能恐吓王乾坤一句,而这一句话,还真让王乾坤老实了不少。

    不过他也不能在这干等啊,不敢给百兵打电话,也不敢给对方发短信,现在除了祈求百兵还有能用得着自己的地方,就是曲线救自己。  艘术最恨早太指孙战诺通冷冷

    艘术最恨早太指孙战诺通冷冷  看着身边发愣的王乾坤,此时这人嘴里,终于蹦出来几个字。

    结恨星察我羽主结陌恨阳由阳  回想这一路来到石市的经过,虽然不堪回首,可还是让他找到了一丝的线索,张颖。

    对,当初就是应为对张颖无礼,才让百兵大发雷霆,对,绝对是。  敌术岗察早考显孙陌恨接接学

    孙恨封术吉考通敌陌艘恨帆主  想明白这一个道理之后的王乾坤,一大早就赶往第八区分局,寻找起来张颖,可是当他来到服务大厅里面却没有发现张颖的身影。

    随之让他身边这人问了起来,毕竟他带着帽子和眼镜,如果自己问,被对方看破了身份,再说也是在这个地方让他这一生染上的最大污点。  艘术岗学吉太通后所地早独考

    敌球最察故秘诺后陌诺仇毫地  那个恨啊,恨不得杀人灭口。

    敌球最察故秘诺后陌诺仇毫地  “那不是我能决定的,可是你欺骗了我们,那后果我是能决定的。”

    杀光这里面的所有人,可惜他不能,他知道自己也没有这个权利;就算有,他老爹也不会同意。  孙球最球故羽指艘所孙战月恨

    艘学岗恨毫秘诺敌所主地技考  “什么,调到市局了?”

    听到打听来的结果,王乾坤不由一愣,是不是之前那些人给自己的情报有误,活该他们被百兵杀死。  艘学克恨毫考通艘战接接地我

    结术封学我羽诺后接结酷球指  听到身边这人的汇报,王乾坤内心不由怀恨起来,之前在医院被百兵干掉的保镖和特保人员。

    “去市局。”  艘球最恨早秘显敌所闹科陌酷

    艘球最恨早秘显敌所闹科陌酷  一个气冲,百兵直接站在了路当中,明显的,他是在拦这辆车。

    后球克察毫秘指孙接情封克方  王乾坤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向市局出发过去。

    此时,已经接近半中午,百兵看到一辆布加迪驶往过去,这辆车让百兵瞬间想起来一人。  孙恨克学我技通结由所方封接

    后球岗察吉羽诺结战早方主闹  前几天自己刚收拾的一个人,菲菲的朋友,那天晚上他出面非要让老太太下跪给菲菲道歉。

    看着那辆车从自己的眼前消失,开向了前面的小区,百兵摸了摸下巴,不由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孙球克学我考通孙由秘岗早接

    艘学最术帆太主后战我接通恨  “我怎么这么傻。”

    艘学最术帆太主后战我接通恨  此时百兵竟然又蹲在靳菲菲住所两千米开外的地方,这个距离,就算对方拿望远镜也难以观察到他。

    “不能让他们调查靳菲菲,还不能让他们调查那个男的吗?”  孙术最恨吉考主结陌酷闹科帆

    孙术最学我考诺艘由陌所主  “只要调查出来他,不就是能知道宝宝妈上学的下落了吗?”

    此时百兵觉得在这蹲的两夜有点冤,为自己的大脑缺氧感到羞愧。  艘球封球毫技指孙战羽由后察

    结球最术帆技主敌由情球毫秘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象征吗?我是真的爱上了她,我的智商明显下降了啊。”

    百兵蹲在这里,此时大脑里面陷入到混乱地步,已经忘记了来到这里面的最初目的。  结学封恨吉太指艘由察早阳秘

    结学封恨吉太指艘由察早阳秘  百兵起身离开,丝毫没有做做的意思,这让王乾坤直接愣在了哪里。

    艘恨最球吉技诺结战结故太帆  想想,再加上发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这样溜走,也到了中午时分,只见那辆布加迪此时由远及近,出现在百兵的视线里面。

    一个气冲,百兵直接站在了路当中,明显的,他是在拦这辆车。  后球星球我考指艘接后岗远球

    结恨岗球帆太指后由地星战通  卫戍烨看着前方百米出现的人,一个急刹车,向前滑行20米,才停下来。

    “你tm找死吧。”  艘术最学早太诺后所月结吉克

    结学封术帆技诺艘由鬼由接  挂到空挡,卫戍烨开门下来,就要怒怼百兵,若不是在靳菲菲家的这条道上,说不定他早已撞了过去。

    结学封术帆技诺艘由鬼由接  可以说是狐假虎威,然而百兵却不会像狐狸那样去讨好老虎,而是把这老虎给凉到了一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