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于国安委那是比国安局更加了不得的一个部门,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拿清朝来说,衙门相当于公安局。

    锦衣卫相当于国安局,东厂就相当于国安委了,虽然比喻不算恰当,可大致我们也应该明白国安委这一个部门有多么的牛掰了。

    “您就别耍我了,我心脏受不了。”

    看着百兵迟疑的样子,王局不由尴尬的笑着,承认自己很怂,在这样人的面前不怂不行,根本就没有巴结的机会。

    “哪的国安委?”

    看王局这表情,就知道他说的不假,此时不由问上一句。

    “京都。”

    “您还有什么要问的?”

    听到自己的回答之后,百兵沉默了,这时王局不由问上一句。

    不管是国安局还是国安委,都是有层次划分的,最低到县都有分设点,最高当然是在京都。

    也就是说释放百兵的,有可能就是当今的国首,就算不是国首那就是国首的左膀右臂中的其中之一,再往下。

    不管如何,对王局来说已经高到没边了,是他此生都触及不到的一个高度,就算他犯天大的错误,最终惊动的也是省厅国安局或者在高一级省厅的国安委。

    再高那待遇没他的份,犯错也没他的份,不够格。

    同样百兵也明白这一点,这里面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就算自己所在的特战队是华夏的利剑,可也请不动京都国安委的人出面。

    “这背后,难道说有人调查出来了我是国定于的养子,还是说我父亲有什么隐藏的背景?”

    “不可能,我父亲应该排除在外,要不然也不会死得那么凄惨,可我养父母在位的时候职位不低,也没有高到那一个程度,而且那个时候还没有国安委这一个部门。”

    百思不得其解,也就不再纠结这一个问题此时的百兵明白了自己的背后竟然有这么牛的一个靠山,至少在石市应该是横行无阻了吧。

    “还有谁知道?”百兵抬起头不由看向了王局。

    听到百兵这么一问,王局的脸不由颤抖了一下,看那样子就知道他憋的很痛苦。

    “我哪里敢说,那是掉脑袋的事情。”

    “不敢说,你怎么给你上面的人交待的?”

    “这这。”王局没有想到百兵竟然问出这么犀利话,所指的当然是省厅政法委副书记徐徫。

    “也难怪,对方可是有京都国安委的人出面的,这样的人本身脑子就够灵活。”王局内心里面不由说上一句。

    此时是打死也不说,还是向百兵示好老实交代呢?王局的内心不由纠结起来。

    “副市长,副厅长,副省政法委书记,副省长,副省国安局长都知道。”

    最终王局嘴一松全部给抖搂出来此时一双眼祈求般的,盯着百兵。

    如果这个时候,他嘴中说出的这些人,知道不到两秒钟的时间王局就把他们全部给出卖了,绝对会想法活埋了他。

    “副的有很多啊,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全部包括了?”

    听到王局这话,百兵的眼中竟然露出一丝笑容,这一丝笑让王局明白,自己押对了宝毕竟对方并非国安委的人,只是有国安委的后台罢了。

    “不是,只有一系,一系。”

    王局急忙给百兵解释起来,同时人名、喜好这个时候竟然通通的告知了百兵,就如同签生死状一般,此时他王局拿出了非常有诚意的投名状。

    “这些不够啊,你们现在能稳坐这,证明你们很聪明,可这不代表你们之间就没有其它的猫腻,你会信吗?”

    “虽然对你们之间的严打要告一段落,甚至是已经过去了,可是你们之间那些小猫腻是不是也该给我讲讲呢?”

    百兵站起来,走到王局的办公桌前,随手拿起一盒烟,荷烟然而从中拿出来一根,轻轻一搓,里面的烟丝直接洒落一桌。

    只剩下烟嘴和空空的白色烟袋扔到王局的办公桌上,转身漫着小步,向这个办公室的墙上欣赏过去。

    “这。”

    看着桌上那空空的没有烟丝的一根烟,王局那白净的脸竟然颤抖一下,额头上冒出一丝冷汗,此时也不敢擦,同时感觉腿有些发软。

    “这,这真不愿我,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你以后让我干什么,我都干什么?”

    “你看我毕竟还是市公安局的局长,有我帮你跑腿,很多事情你办起来不是更轻松吗?”王局慌了,此时是真的彻底慌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听到王局这么一说,百兵直接转过身,也不再来回欣赏,坐到王局的对面,认认真真的打量起来王局。

    “原来你能走到这一步,靠的不止是运气,我相信你的气运还没有用尽,既然这样咱们就开诚布公的说些事情。”

    “张威的事情呢,我不过问,但是张颖那,他是我的女人现在这件事弄得我很不开心。”

    “接下来,该怎么做,就交给你了,我倒要看看你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

    “这是其一其二,你们之间的派系如同森林里面的鸟儿,林子大了,当然什么鸟都有我也是一个爱鸟的人士。”

    “对了,你吃过鸟肉吗?尤其是用土闷的,和一团泥,直接把那鸟儿全是糊住,然后向烧红的炭火里面一扔,让炭火全部盖住。”

    “过个半个小时,敲碎烤焦的泥土,他会连同鸟儿的皮一块带掉,露出鲜美的嫩肉,咬上一口美味无穷。”

    “尤其是那麻雀,好抓撒地上一把谷,支起来个筐就能抓住吸引过来的一群,而且它们的肉也非常好吃,你是那麻雀还是高傲的孔雀呢?”

    “麻雀贪吃,孔雀高傲,还有一种鸟,就是我最喜欢的,他们的名字叫鹌鹑,我从来不吃。”

    “所以,回头你可以好好考虑,在这森林里面你到底是属于哪一类鸟。”

    “其三,我想在这某个自由的差事,能不能给我提供个方便当然这个自由是我想要得到你们用尽全力配合的自由。”

    “放心违法违纪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绝对不会让你为难,还是那一句话,看你想当什么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