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凌晨四点,第八军医院进入混乱状态,一军用直升机强行迫降在医院大院。

    压塌两辆车顶,无数车辆尖叫,惊醒住院病人,不知外面发何事,心中甚是不安。

    百兵抱起夏婉君,冲向医院外科抢救室,留下飞机上愣愣发抖的颜儿母亲与沉睡的父亲。

    “哐当~~!”

    一脚踹开抢救室的门,发现里面有人在给病人缝合包扎。

    “推出去。”

    双方明显一愣,反应过来的百兵吼上一声。

    主治医生与助手听到吼声再看百兵怀中抱着的人。

    “快快……。”

    不用百兵再说什吗,他们眼中的疲惫一消而散。

    这可是夏大夫,夏婉君;院长的千金,军区首长的独女。

    正在缝合着伤口的病人被推了出来,在外面继续缝合包扎;夏婉君被平方在床上。

    “o型血袋,枪伤,透视检查内部伤口。”

    百兵看向主治医生简洁命令与叙述。

    不用百兵开口,助手医生已经跑出去拿血袋;看着夏婉君苍白的脸,破烂衣服上的血,小腹的伤口。

    助手医生已经知道该怎么做。

    “交给你来。”

    推上小型透析机,血红的双眼紧紧盯着主治医生的眼睛。

    看着比兔子眼睛还要红的双眼,浑身的伤疤,主治医生机械的点头,说不出话来。

    捡起之前披在夏婉君身上的衣服,套向自己光着的膀子,百兵迅速向外跑去。

    百兵没有忘记,颜儿的父母还在飞机之上。

    跑下去的百兵,眼中担心消失不见;虽是凌晨,这的机动医生反应还是非常迅速。

    混乱的场面,渐渐稳定,受到惊吓的汽车只剩下两台还在尖叫。

    走到跟前,两脚下去,让惊叫的汽车直接哑火。

    “那人是谁,好大的力气,不过这算是破坏吧。”

    “是啊,不会是他把飞机开到这的吧!这可是军用飞机啊!”

    “嘘~!”

    “他回来了。”

    看着转身向医院里面走来的百兵,围观的人闭口不言。

    “应该不是,咋看都不像当兵的。”

    “……。”

    指指点点的人,七嘴八舌的人,看到警车的到来,军车的到来。

    “好像这事闹的挺大的。”

    “嗯嗯~~!”

    “干嘛啊~!”

    “干嘛让我们走?”

    在讨论着的人,开始被警员与战士疏散,他们不乐意的反抗起来。

    “怎么样,有没生命危险?”

    走到抢救室里面的百兵,看着主治大夫问道,血袋已经给夏婉君挂上。

    ab型,看来这的医生对她特别的熟悉,连血型都清楚,百兵看了眼挂在血袋上标签,内心有了判断。

    (真实的狙击,子弹从肚子上穿过,前面一个指甲盖的伤口,背后会有小孩头那么大的伤口,内脏震碎,活不成的;为了不挨骂在这给认真的读者解释下,小说纯扯淡尴尬啦,我的傻笑呵呵,后面反科学的行为就不再解释啦,请别认真对待……。)

    看着不说话的医生,眼神充满彷徨,百兵心脏不由一抽。

    “说。”

    百兵一瞪眼,一股杀气迎面扑来,吓得主治医生急忙解释起来。

    “草,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

    听到医生的汇报,百兵的内心长长的松口气。

    肺叶穿透,肋骨折断,可能造成终身半身不遂,甚至植物人。

    而这些听在百兵眼里竟然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保证她不死,其它交给我,你能做到吗?”

    感受着百兵身上杀气消失,眼神缓和,主治医生急忙点头,这点凭他的医术还是勉强能做到。

    “一个月的时间,给我记住;一个月让她住在这里,谁挪走,我要谁的命。”

    说这句话的时候百兵的眼镜盯着**,他在挑战什么?又好像在宣告什么。

    心疼的看了眼躺着的夏婉君,百兵消失不见。

    “怎么办?”

    助手医生看向主治医生,眼中的恐惧消失,一脸的无助与求助。

    “换房间,准备手术。”

    “不等王主任?”

    “来不急了。”

    主治医生咬咬牙,眼中露出坚定之色。

    “啊~,有人跳楼……。”

    “嗵~!”

    话没说完,从九楼一病房,一人捅破窗户跳了下去,砸坏一辆车顶,车的惊叫声再次想起。

    而那人如没事一般,跳起;钻入一辆警车,扔出驾驶员。

    “吱~~!”

    留下一路黑烟,焦糊的皮味,警车拉着响嘀扬长而去,走的那么潇洒,那么霸道。

    “追~!”

    没有领导的指示,没人敢扣动扳机;此时听到领导的命令。

    警员,士兵快速出动,大批武装直升机也冲入高空。

    军部,市局不断下发着指令。

    三天过去,对于第八军,xx市都是一件耻辱,对方成功逃脱,现在无影无踪。

    不死心的领导层,命令着部队还在搜山。

    七天后没有踪迹,继续搜。

    第八军医院院长做出决定,送自己女儿去美治疗。

    同一天夏方术被上面叫走,他是血狼特战队的直属第一领导,虽然受伤的是她女儿,同样要承担相应军事责任。

    接到夏婉君受伤情况的那一刻,夏方术什么也没说,只是头发一天白完。

    他的内心再如何强大,也能通过满头白发看出对女儿的关爱。

    此时军部要给予的军事处罚,完全无法与女儿受到的伤害相比。

    方正超血狼大队长,还在深深山脉里面疯狂的搜索着,他要复仇。

    一切的仇恨他都记在百兵头上,已经忘记没有自己的命令为何飞鹰就去开枪。

    南极。

    对于百兵好不陌生,在这里被关押过,同样连联合**部,没有一人知道,这就是百兵的另一个家。

    一个培养会百兵杀戮,学会生存,给予强大魂魄、健壮身体的地方。

    对于这个家,他永远不想回来,可现在他的身影又出现在了这里,一个比欧洲大两倍的地方。

    风吹起,雪瞬间遮挡注他的身影,让他消失在风雪之中。

    呜呜叫着的寒风,如诉苦的凄厉怨魂,让人听之,毛骨悚热;这本不该是人来的地方,世人也无法生存的地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