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倒下的人一声预警,顿时让后面还没有出现在这走廊上的人明白了什么,预警随之在他们自己的系统里面响起来。  结察岗术故太显后接学我岗科

    后察岗学帆太诺后由科毫情考  而那预警的声音,百兵根本就听不到,可他执行过多少的任务,在生与死之间经常行走的人,知道这个时候比之他当初执行任务的时候还要危险。

    以前执行的大多数都是刺杀、渗透,而这一次,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目标是谁,已经惊动了这一个地下势力。  后学封球早太诺敌接主所学考

    孙术封术故考通结陌不方星后  只见他除了见人就干掉,还有走道上的监控,连同隐蔽的监控他都能第一时间给打掉,这让监控室里面的人明白,这一次来了一个硬茬。

    不过随着监控的灭掉,他们很快就能确定百兵行走到那一个区域里面,却无法猜透百兵行走的路线。  结球岗察故太通艘陌艘羽鬼孤

    结球岗察故太通艘陌艘羽鬼孤  只见他除了见人就干掉,还有走道上的监控,连同隐蔽的监控他都能第一时间给打掉,这让监控室里面的人明白,这一次来了一个硬茬。

    结学克察帆羽通孙所接情月月  此时他们是知道百兵出现在那个区域里面不错,却不明白百兵最终要去那个区域,因为连百兵自己都不知道要去那个区域。

    此时他以自己的作战经验,一直游走在追击过来人数较少的一方,同时不断的从尸体上摸着火器。  孙恨岗恨毫太显孙战秘独考考

    孙恨星恨毫秘诺孙接我孤仇孙  一分钟的工夫,在这地下层的世界里面已经有十几个保镖成为了尸体,不过他们冒出来的血液还是温和的。

    此时百兵在一个走道上又遇见一路人马,有六人,相对之前的遭遇战已经增多了一倍,不过这次从遭遇到结束用了不到三秒的时间。  后学封学吉技诺孙战帆太星指

    后察封球故考通艘由恨仇察敌  对方厉害,可百兵的速度比他们更快,对方的子弹擦过百兵的身体,而百兵的子弹直接命中对方的头部。

    后察封球故考通艘由恨仇察敌  此时他们是知道百兵出现在那个区域里面不错,却不明白百兵最终要去那个区域,因为连百兵自己都不知道要去那个区域。

    这时出现一个五岔走道,看着地上的尸体,百兵瞬间拉走一个,接着钻入一个标志是水井房的房间里面。  敌察克察吉考主艘战吉考考仇

    后球最术毫羽主艘所独帆情诺  五秒钟,随之换掉一身衣服的百兵从里面走了出来,而这个时候三队人马;一队六人,正好看见百兵从水井房里面走出来,两队再有一秒钟就能与他们汇集在这一条走道上。

    “人呢?”  结恨克学早技指结由冷闹独术

    后球克球吉技通后陌羽孙帆阳  “没有。”

    百兵一直留着的都是寸头,加上穿着这里面保镖的衣服,和他们的人几乎没有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脸生。  结球最术故秘主艘由由通冷冷

    结球最术故秘主艘由由通冷冷  只见他除了见人就干掉,还有走道上的监控,连同隐蔽的监控他都能第一时间给打掉,这让监控室里面的人明白,这一次来了一个硬茬。

    结恨最术帆秘通敌陌敌陌显通  然而此时的百兵看了对方一眼,同时回答了对方一句直接向前面跑去,没有给对方任何思考的机会。

    “向别处搜”  后球岗恨帆太显结陌仇地孙秘

    孙术封恨毫技主艘由酷主显  此时的百兵看到两队相遇的人马,随之一摆手势向另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那两队人马此时与刚才百兵出现方向的那一队人马撞在一起,他们三队都没有怀疑;那两队认为刚才那人是这一队的,而这一队认为百兵是这两队的其中一队的。  敌察岗学我技显艘所敌通仇酷

    艘术最察故秘显孙由科帆情秘  此时三队人马跟着百兵转弯消失的走道跑了过去。

    艘术最察故秘显孙由科帆情秘  直到第六个出口变得慌乱起来,外围的安保与保镖大部队人马终于聚合到了这里,同时不带消音器的枪声响了起来,瞬间包围了八个出口。

    “不好。”  结恨岗术毫考主孙陌艘学方仇

    孙察最学故太诺结接球星吉克  当三队汇合在一起,接近二十人的队伍,看到百兵消失的这个走道上的尸体,他们的眼睛不由一眯。

    随之一个急忙向水井房的方向跑了过去。  结学最学故秘通后陌艘毫星敌

    后恨克察毫考通孙所地太冷情  “对方换成了我们的衣服,刚才那人是入侵者。”

    拉开水井房一看,这人直接证实了所有人的猜想。  艘恨岗察故太通结由独敌冷

    艘恨岗察故太通结由独敌冷  此时一个声音通过音箱传入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

    后术最学毫秘指孙战所地显孤  “追。”

    然而此时哪里还有百兵的身影,这走道上很少有房间,可不代表没有房间,只见百兵消失的这一个走道上所有的房间都被排查一边没有发现百兵的影子。  敌学岗术早考显结陌不独阳所

    结学最恨毫考主艘陌不鬼酷技  “你是哪一队的?”

    灯火通明的广场,然而这一个广场不是在地上,却是地下。  后恨星察帆技显后接诺所帆我

    艘恨最学毫考诺敌所阳故阳最  里面至少汇集着数千人,在当中有一个大舞台,上面两个人在不断的厮杀着。

    艘恨最学毫考诺敌所阳故阳最  “你是哪一队的?”

    黑拳,这是一个黑拳市场,下面不断的呐喊着,兴奋的助威着。  结恨封察吉技指结接情地冷毫

    孙学封学早考指艘接孙由后远  此时在入场口有两个保安拦住了只有一个和他们穿着相似衣服的人,他们知道过来的这人是负责外围安全的,而他们是负责这个区域安全的。

    按说像他那样的是不应该进来这个地方的,不过他们也接到了命令,知道外面发生了变故,让他们小心。  艘学最球帆太指孙所吉科考我

    结术岗恨故太诺孙由远球封鬼  不过那才过去一分钟多些,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此时侵入者已经站在了他们的跟前,而这人就是百兵。

    也是误打误撞,顺着暗道百兵躲避到了这一个地方。  孙术岗学早技通艘接球指羽星

    孙术岗学早技通艘接球指羽星  剩下的八个人之中,其中一人直接大喊一声,然而随之他的声音落下,只见他的身体也倒了下去。

    结球最察我秘通孙所远酷技指  黑拳市场并不陌生,看着这一个地下规模丝毫不比国外的差,百兵不由感叹,到什么地方都少不了这样的人群。

    “问你呢?”  结球最学毫太指孙陌察学仇战

    敌恨封察帆秘主艘陌帆星结最  看着百兵不回答,对方身手就拦住了百兵。

    然而瞬间百兵手里面就多出一把火器,无情的直接射入到他的眉心,一个闪身,另一个保安瞬间也毙命当场。  后察星球故技诺孙由秘学情鬼

    敌恨星球我秘显孙所战毫地孤  此时这两个保安其中一个身上的对讲机才响起来,原来,他们这一个区域里面的监控突然失灵了。

    敌恨星球我秘显孙所战毫地孤  不过那才过去一分钟多些,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此时侵入者已经站在了他们的跟前,而这人就是百兵。

    只见站在门口的百兵瞬间脱掉,外面那一层安保人员穿的衣服,走了进去,混入到这些人群之中。  敌球岗学早考主后所秘主故闹

    敌恨岗球吉羽通艘战我方由帆  然而当他混入到人群里面之后,警戒直接在这一个区域里面响了起来,随之就见这里面的人短暂的出现一丝慌乱之后,在安保人员的带领下,快速有序的通过七个通道向外面走去。

    另外一个通道已经无人管理。  艘术封学故羽主孙由阳方秘诺

    孙察最恨毫秘通敌接通方闹指  擂台上的两个人也迅速分开,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迅速的离开。

    至于这些人下的赌注,此时他们很多人都在关心着,然而紧接着有人看到一处无人看管的通道出口有安保人员的尸体躺在地上,惊恐的叫声响起。  孙察岗察早太显艘战陌后远恨

    孙察岗察早太显艘战陌后远恨  此时他们明白,这预警不是在告诉他们是警察进来了或者是失火等险情,明显是有人在这里面大开杀戒。

    后察岗球故羽通艘战技敌情接  才让那些还惦记着自己押钱的人,心中有了不好预感。

    然而这一种预感很快在他们的面前变成现实,接着又是两个安保人员倒下,他们看到一个长相毫不起眼的人,瞬间击杀两个安保人员。  结球星恨早秘指结所察所月术

    后察封球早羽显结战方最我羽  在死亡的威胁下,叫唤的声音更加响亮,同时这一个出口的人慌乱的向另一个出口跑了过去,没人再敢从这一个出口跑出去。

    此时他们明白,这预警不是在告诉他们是警察进来了或者是失火等险情,明显是有人在这里面大开杀戒。  后球岗学故考通敌接诺最最艘

    艘术岗察毫技显后接羽主后  随之这些人的慌乱,只见百兵淡定的随着慌乱的人消失在另一群人里面,接着就是更加的慌乱。

    艘术岗察毫技显后接羽主后  “蹲下,蹲下你们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我们会保护你们。”

    直到第六个出口变得慌乱起来,外围的安保与保镖大部队人马终于聚合到了这里,同时不带消音器的枪声响了起来,瞬间包围了八个出口。  孙察岗学我秘诺结接学独战学

    敌术最学毫考诺艘接孤远情鬼  每个出口此时都在十人左右。

    听到枪声,此时整个广场里面还剩下七百多人,开始乱跑了起来。  结术克学故羽诺后所早我羽主

    艘术最察帆羽通结陌冷诺结独  “蹲下,蹲下你们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我们会保护你们。”

    “蹲下,蹲下。”  后球岗恨早太诺艘所指科岗战

    后球岗恨早太诺艘所指科岗战  每个出口此时都在十人左右。

    后学封察故技主孙所艘科酷鬼  此时一个声音通过音箱传入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

    随之就见很多人真的听话蹲了下来,只见那些还在乱跑的,随之枪声再次响起,他们腿一软终于趴在了地上。  敌恨最察早羽通孙所独敌由方

    艘恨克学故技主艘由月克诺察  而在这一次枪声响起的时候,应声,一个通道口加之后续赶过来的十二个安保人员,瞬间倒下四个。

    只见他们的眉心正中各自多出一个弹孔。  结球封术我技主艘接接陌阳早

    艘恨封察毫技显结接接闹故月  “在这边。”

    艘恨封察毫技显结接接闹故月  拉开水井房一看,这人直接证实了所有人的猜想。

    剩下的八个人之中,其中一人直接大喊一声,然而随之他的声音落下,只见他的身体也倒了下去。  孙察星术早太主结所地不指月

    结学岗恨帆秘主敌战科秘闹早  剩下七人急忙躲避,趴在地上,他们不得不怀疑在某一处隐藏着一个狙击手。

    随之他那一声喊,只见所有保镖的目光被吸引到这一个地方之后,蹲在地上的百兵直接站起来,向离他最近的这一个出口变换着方位躲闪着冲了过去。  结球最学早秘主孙陌敌技指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