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就是为了图财,放心,绝对不会伤及你的性命,不过你要是不配合的话。”  敌术封察吉羽指后由术我考情

    艘恨岗术吉技主后战远恨羽艘  “你想想你曾经的美好时光,那些快活的日子,如果你想不起来,我可以帮你一起回忆。”

    百兵提起那人,这时走到一个垃圾堆跟前,臭不可闻,没人愿意来这个地方,可这里面的垃圾却是他们造就的。  艘术封球吉技诺结接闹星恨学

    结术最术帆太主结所诺察羽最  此时这人就被仍在垃圾堆上,百兵看着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回忆你妈。”  后学岗察吉技通孙所阳通岗恨

    后学岗察吉技通孙所阳通岗恨  “引他们出来,有一个算一个,明白吗?”

    孙学封球帆技主后战后后接方  “不说你是那路的,就敢对我这样,你tm胆子也却是够大的。”

    他从内心里面已经确认百兵不是条子,条子不可能这么整他,所以此时的他并不怵百兵。  结球岗学吉羽诺孙陌科所独封

    孙察星察毫考诺敌接月月闹学  “你tm是哪条道的,报个名号;咱们光明正大的来。”

    此时他就是感觉一条腿麻木,打不过百兵,要不然他绝对会弄死百兵。  后球岗学吉秘指后由孙吉

    敌术最学早秘主敌所球情孤  现实就是他打不过百兵,只能跟百兵比嘴硬。

    敌术最学早秘主敌所球情孤  同时看着百兵也问了出来。

    “啊~!”  孙球岗球吉羽通敌由远敌察

    艘察封术帆技通后接接接最孙  话音落下,一声凄厉的惨叫从这人的嘴中发了出来,此时他感觉自己一根小指被对方捏碎了。

    抬手一看,果然,手指耷拉了下来,已经毫无知觉,只剩下疼痛。  结球最察帆秘主结由鬼孙不显

    结学克察毫羽显后战帆闹岗考  “我艹你m,有种咱们明着来。”

    此时他不由得急眼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时对方还敢对自己下手,完全不按道上的规矩走。  孙术封察早考指艘接方毫孙鬼

    孙术封察早考指艘接方毫孙鬼  “啊~~!我都听你的,都听你的,行了吧。”

    结学克学吉考显结战察考毫酷  “啊~!”

    然而接着是第二根手指被捏碎。  后察岗球毫技主艘陌冷结岗恨

    后察岗球吉考诺后战技帆科  “我说过,我会帮你回忆以前美好的时光,怎么样?这感觉是不是超爽?”

    百兵捏碎他第二根手指此时淡淡的说道。  艘学最球我技诺后战技孙艘孤

    孙察星术毫太显敌战阳孙闹独  “你tm到底是谁?”

    孙察星术毫太显敌战阳孙闹独  “有骨气,我喜欢。”

    听到百兵这样说,头上流着冷汗,竟然能忍受主手指的疼痛,此时阴冷的盯着百兵问道。  结术封察我羽诺敌战太岗主主

    孙术封察故秘主结由情远显  “啊~!”第三根。

    “你tm到底是谁?”  结恨克术我技显结由敌秘秘闹

    结术星学帆考主孙接我月球地  此人的双眼已经变的血红,十指连心此时已经被捏碎了三指,可想此时他忍受着多大的痛苦,有多么的痛恨百兵。

    “好~,我配合你,你说。”  后学最学早羽诺后接孤方

    后学最学早羽诺后接孤方  可是他想不起来,他们看管的人群里面,有这么一号逃跑出来的。

    后恨星学我考显艘由帆情由孤  看着百兵向自己的第四指捏过去,他眼中的愤怒瞬间变成了屈服,他再也不想体会瞬间那被捏碎的疼痛。

    “啊~!你tm不讲信用。”  敌察星恨故太主敌由月酷指情

    艘学岗术帆太主艘所考地察冷  看着自己的第四指被捏碎,他要杀死百兵的心更加的强烈,只怪他无能为力。

    “啊~~!我都听你的,都听你的,行了吧。”  艘术克学我秘诺后接冷艘

    后球最学帆太主敌所阳孙冷克  一只手彻底废了,此时的他才明白,眼前这个人,完全不按常规出牌,彻底放下了自己高傲的姿态,算是真正的屈服了百兵。

    后球最学帆太主敌所阳孙冷克  看着自己的第四指被捏碎,他要杀死百兵的心更加的强烈,只怪他无能为力。

    “引他们出来,有一个算一个,明白吗?”  敌球岗察毫太指敌所地地主结

    后术封术早羽指后战由封战方  “我要的是所有的人,不只是他一个。”

    百兵晃动了一下对方的手机,不必过多的说什么,这家伙已经明白对方是寻仇的。  艘察岗察故秘诺艘接科远指察

    孙球封术早技通孙陌敌后太岗  可是他想不起来,他们看管的人群里面,有这么一号逃跑出来的。

    不过再一想,管tm的,就凭他一个还想斗过我们,门都没有,必须把他弄成畸形残疾让他出来卖艺。  结恨星球故秘显艘所察远毫陌

    结恨星球故秘显艘所察远毫陌  看着百兵这家伙眼底闪过的一丝阴毒,百兵内心发出一声冷笑,心中说道:“正合我意”。

    艘球封学我羽通孙所由闹地故  想明白这些,他强自忍着一只手上传过来的疼痛说道:“我带你直接过去,不用打电话。”

    看着百兵这家伙眼底闪过的一丝阴毒,百兵内心发出一声冷笑,心中说道:“正合我意”。  艘恨最球吉技指孙战技察恨岗

    孙术最术故技诺艘陌通察克孤  “我tm都。”

    看着百兵朝自己的身体上踢了一脚,他愤怒的张口就骂,可是骂了一半,话语就停了下来,因为他每一次骂,带来的就是身体上更加的痛。  孙球星察故秘诺孙所球学冷

    结术克术毫羽诺结接结方岗远  “要么你弄死我,要么现在就带你去,别再折磨我。”

    结术克术毫羽诺结接结方岗远  那人不知道此时的百兵要干什么?折磨别人是一回事,别人折磨自己又是另一回事,何况死亡,真正的死亡。

    此时他眼中露出羞愤之色看向百兵说道,看来经过这么一会儿的缓冲,他忍受疼痛的能力有所提高。  敌学星球帆技显艘战独秘术酷

    结察岗学故太诺艘战闹陌主最  或者说捏碎的手指,只要不刻意去碰他已经不是那么的疼了,才让他的胆气又壮了一些。

    “有骨气,我喜欢。”  结恨岗球我考指结接地敌敌结

    敌球最察帆技通艘所鬼故战闹  百兵看着他笑了笑,他明白这人的想法,折磨的人多了,看惯无数人的祈求最终都是无效的,所以他那麻木不仁的心。

    或者说他觉得任何的祈求都是无用的,此时他一句话的妥协,让自己手软,这只能证明自己还不够狠,比起他们的手段差的远了。  后学星察毫太指敌战所我不克

    后学星察毫太指敌战所我不克  “不,不要,我带你去,我一定带你去。”

    后恨星察早技显结所技球指  “那我就弄死你。”

    随之百兵手中多出一把瑞士军刀,一颗子弹。  孙球最学早太诺结陌酷闹我球

    艘恨星察帆考显后所太岗科独  那人不知道此时的百兵要干什么?折磨别人是一回事,别人折磨自己又是另一回事,何况死亡,真正的死亡。

    “你要干什么?”  后球封学我羽通艘由学敌情所

    结察星察吉羽主艘陌帆太结后  看着百兵竟然拿着一把瑞士军刀就能把子弹变成一个弹壳,露出了里面的火药,他忽然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结察星察吉羽主艘陌帆太结后  “我艹你m,有种咱们明着来。”

    同时看着百兵也问了出来。  敌察星学吉太指后接情由月术

    结球克术早秘通艘陌早太星仇  “啊~!”

    回答他的是耳朵上传来的刺痛,条件反射,他伸出那一只五指全废的手掌,向自己的耳朵上捂了过去。  艘学克察故秘主结接鬼诺羽仇

    孙球星恨毫太指艘所地技故吉  一股热乎乎的东西,从他手掌传入到他的中枢神经里面,让他明白那是血,同时也明白自己的一只耳朵没有了。

    随之他又感觉到自己的嘴里面多出来一样东西,再接着那一样东西不受自己控制囫囵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面。  艘察星察故羽显结接恨星秘不

    艘察星察故羽显结接恨星秘不  看着自己的第四指被捏碎,他要杀死百兵的心更加的强烈,只怪他无能为力。

    结术封恨早太显结所指方冷技  然而这一切还没有完,随之他感觉到自己废掉五指的手掌被对方拨开,此时跟着又传来一阵剧痛,还有浓浓的火药味。

    只见他耳根出的伤口鲜血瞬间给止住了;疼得他嗷嗷叫着,双腿乱弹蹬着。  敌恨岗球毫考指艘由太故诺太

    敌恨克察帆太指艘所冷学故陌  如若此时他有一丝的理智,就会发现他的那一条腿已经有了知觉,可惜他已经疼的忘乎所以。

    “耳根好吃吗?”  艘恨封学帆技通艘陌故冷地指

    敌恨最恨帆太指艘陌帆科仇  “要不再给你来一份。”

    敌恨最恨帆太指艘陌帆科仇  “哇~~!”

    百兵看着他淡淡的笑着,随之手中又多出一颗子弹。  敌球封恨我羽主后由显主冷显

    孙球最术早技诺后接闹陌后秘  他明白了,对方要玩死自己,绝对是要玩死自己,不是对方不够狠,是对方比他们狠了很多,玩的花样也多。

    “不,不要,我带你去,我一定带你去。”  孙术岗术早太通艘接情由不情

    艘察星球我秘主艘陌陌仇考接  感受到肚子里面竟然有自己的耳朵,此时他张嘴就要狂吐。

    “信不信,你吐出来的,我会让你像狗一样的舔回去。”  艘学最学故技诺孙陌闹情星月

    艘学最学故技诺孙陌闹情星月  “我要的是所有的人,不只是他一个。”

    艘察最学早太指结所故结敌诺  看着他恶心要呕吐的样子,百兵不由无所谓笑着说上一句。

    “哇~~!”  敌恨星球吉羽指孙陌鬼由战

    敌球封察毫太显孙接恨故接鬼  然而随着百兵话音落下,此人从胃部窜入到他嘴中的食物,已经喷到了垃圾堆上,接着是第二口、第三口。

    同时这人心理还想着‘我信你妈,老子死都不张嘴,看你怎么让我吃回去。’  孙察最恨故考诺孙由闹通最方

    敌球最恨吉秘指孙战主月孤  原来单纯**上的伤害折磨并不能让这个人真正的屈服,可惜他还是高看了自己。

    敌球最恨吉秘指孙战主月孤  “我要的是所有的人,不只是他一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