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得,你不走是吧?”  后学最恨我秘通结所术敌艘星

    结恨星术吉技通艘接地克由独  百兵发现自己说了那么多,这女孩看着他竟然没有动静。

    此时说是问上她一句,不如说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接口,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艘学克察早考主后接孤接孙方

    后术星球我秘通后所地科科陌  这一次看着百兵的背影,菲菲没有再追过去,而是还没有从百兵的话语之中反应过来,等她完全吃透百兵的话。

    哪还有百兵的身影,咬咬牙,跺了下脚,她觉得百兵实在可恶,转身向自己的车跟前走去,而此时警车也赶了过来。  艘术克术帆秘通敌所独接地酷

    艘术克术帆秘通敌所独接地酷  看着路边的一男一女一小孩,畸形残疾的模样卖唱乞讨着,本冷漠的心,忽然愣在了那里。

    艘球克术早技指孙所故指远星  免不得盘问一番。

    夜,让这个城市变得越来越喧哗起来,比之白天还要热闹,而此时的百兵显得异常的孤独。  后察最球我太指后接技指察太

    孙术岗恨吉秘指结接吉主远帆  曾经住过的地下桥,此时住上了陌生的面孔,曾经的小吃街还是那么的繁华。

    而这些地方与他百兵都格格不入,看到三只手拿前面人的钱包、手机而前面的人根本没有知觉。  结球封术吉太通敌接所显独技

    结恨克察早太指孙陌早羽闹鬼  看着路边的一男一女一小孩,畸形残疾的模样卖唱乞讨着,本冷漠的心,忽然愣在了那里。

    结恨克察早太指孙陌早羽闹鬼  远处很不起眼的一个青年,在吃着烧烤喝着啤酒,然而此时他的目光不由一愣。

    在一个城市中,不知不知觉就会分三层人,一层是下层人,也是最多的人群。  艘球封恨故秘显结所术鬼地孙

    后恨岗术故羽通后由学恨不显  那就是农民工,各类打工与做小摊贩、小店面生意和小市民以及他们的孩子学生,这些人占城市人口的百分之七十以上。

    通称为金主,是服务于中上层人的;因为这些人的钱最好挣。  艘学最术故技显结陌情艘阳鬼

    孙术最恨帆考通艘所结月孙克  而这些金主挣得却都是血汗钱,甚至是大多数还是富有同情心的人,所以这就造成了很多人来打金主的注意。

    那些人就是中层人与上层人。  艘察最球毫太主艘战敌仇最独

    艘察最球毫太主艘战敌仇最独  那些人就是中层人与上层人。

    孙术最球帆技显后接秘所帆鬼  至于上层人不做解释,只说这中层人中除了公务员,坐吃等死的富二代甚至是穷二代,还有坑蒙拐骗偷不包含抢等这些行当的,他们被通称为劳主。

    听起来比金主的档次是低了一些,可实际上他们的思想境界比之金主高出了一个层次,动动脑子动动手就能花金主的钱,那是随手而来。  孙察克察我技显孙接术恨恨月

    后术最察故考显后由所接孙艘  他们三人如同一家三口,以卖唱乞讨来博得金主们的同情,以方便他们挣取更多的钱,能过上一天的好日子。

    其实说白了他们也是金主,因为在他们卖唱博得金主同情挣来的钱要交给他们上面的统管,而那些也属于中层人,统称劳主。  艘术封术故太诺后由主远情术

    后术克察帆秘通后由羽诺最通  只是地上一张纸上介绍着他们是一家三口,可实际上他们三个互相不认识,更别提任何的血缘关系。

    后术克察帆秘通后由羽诺最通  这一次看着百兵的背影,菲菲没有再追过去,而是还没有从百兵的话语之中反应过来,等她完全吃透百兵的话。

    一男一女的成人,是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被整成了畸形的残疾,靠着博取别人的同情挣钱,而现在他们长大了。  孙学封察我羽诺后战由方科

    孙球克恨毫太主艘战科学球结  随之科技的进步,金主们变得聪明了,劳主们也就想到了更好的博取金主们同情的方式。

    让成年的畸形残疾加上小的畸形残疾,再训练他们唱歌,出来乞讨,三人的力量加在一起,名义上以卖唱为生,自力更生。  后学最术毫羽指结所科战克

    结球岗学我羽主后由地战冷吉  其实就是劳主让他们形成一种正能量,来博得其它金主们的同情,获得更丰厚的利益。

    最终他们三个人也就是一顿管饱、早上睡个好觉,一分钱也落不住;而他们就这样苟活着,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结术封球早羽指敌战孙地岗

    结术封球早羽指敌战孙地岗  以前是没能力,现在既然遇见了,那么管。

    敌术最恨早技显敌接孤克结考  别人不理解,可他百兵非常的理解,因为这是他小时候难以抹灭的印记,只因为他比别人幸运。

    或许命运冥冥中对他已经非常好了,让他有一个聪明的大脑,在那一个魔窟般的环境里面只让他断了一根手指。  后恨克术我技诺艘由鬼方故冷

    艘学岗恨吉技指结战月主恨克  若不然,他的命运应该跟现在这一个成年的畸形残疾人一样吧。

    救,他们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生活,他们惧怕那些劳主;不救,就让他们这样痛苦的活下去吗?  结察星球帆技指敌由酷结

    结术封恨早羽通敌陌方吉闹指  此时的百兵陷入了沉思之中,同时他已经感知到了不远处有一人正在监视着这三人,而那一个也就是他们的劳主之一。

    结术封恨早羽通敌陌方吉闹指  百兵走到他的前面,转身,蹲下,此时看向他,脸上露出笑容缓缓的说道。

    除那一人之外,上面还有很多个,这些百兵非常的清楚。  敌球最察故考指敌接接羽指术

    敌球封学我羽指结由闹酷酷球  看着百兵站在哪里迟迟不走,也不给钱,三个畸形残疾人又唱了两首,选择了离开,他们明白在这个地方已经挣不到多少钱,要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以前是没能力,现在既然遇见了,那么管。  孙学最察故羽显结陌后毫显孤

    敌术岗球帆羽通孙陌早远由地  百兵双手紧紧一握,让这三个人,甚至是更多的;连百兵自己都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的命运会改变。

    远处很不起眼的一个青年,在吃着烧烤喝着啤酒,然而此时他的目光不由一愣。  后学岗术我太指后接恨远岗后

    后学岗术我太指后接恨远岗后  是什么时候从他身上拿走的,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他的手向腰间一摸,整个人慌乱起来,竟然是真的没了。

    后术最察帆技通敌战我孙敌战  他早早就发现了百兵,因为百兵在那一直站着听那三人唱歌,凡是听他们唱歌的一般能坚持听半首就会掏钱走人。

    半首歌的时间,已经让他们看完铺在这三人面前纸上写的凄惨人生经历,可是百兵从头听到尾都没向自己口袋里面伸一下。  敌术最学故技指后由故后后秘

    艘恨星术早考诺艘战冷通球闹  这时看着百兵向自己跟前走来,他放下手中的肉串,拿起酒杯向自己口中灌了一口,直接站了起来。

    “老板,算账。”  艘学星术早技诺结接秘月诺早

    敌恨星恨我羽诺艘战科毫孙吉  只见他直接扔到桌上一百元,转身就走。

    敌恨星恨我羽诺艘战科毫孙吉  他很清楚刚才自己的腿关节一疼,现在一条腿麻木的已经没有感觉,绝对不会是无缘无故自己身上出的毛病,肯定是刚才对方用了什么暗器。

    他很清楚自己吃的不到一百,然而为了避免麻烦,他不愿意与百兵碰面,希望自己的感觉是错误的。  敌术最察早羽通孙由仇酷酷月

    艘恨星恨帆秘诺结接酷鬼孤恨  通过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道路,他不断的变换着方位,然而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它能感受到,此时的百兵还在后面跟踪着他,他的感觉没错。  孙学星球帆考显后由地吉地指

    孙球克察我秘主后所指术陌早  “艹。”

    只见他看着身边的这一个胡同,嘴上发出一声怒骂,疯狂的向胡同里面蹿了过去,随之又拐到了另一个胡同里面,接着是下一个。  敌球最察早考通艘接方太

    敌球最察早考通艘接方太  那些人就是中层人与上层人。

    艘术最球吉羽通敌接恨最恨通  一连飞奔连续闯过六七个小胡同,此时才大喘息的慌忙了脚步,扭头来回一看没有发现百兵的身影。

    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嗤笑,也许是他在笑百兵跟踪自己不自量力。  艘察克术帆太指结战由毫考情

    敌察星察故秘通敌由月诺阳通  “喂,老大,我这边刚才被条子盯上,那三人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让兄弟们做了他们吧。”

    此人拨通电话,说完,直接又挂了电话,干净利落,对于那三人,据如同三件垃圾一样说的很是轻松。  后球星察帆技通艘接孙吉故孤

    孙球岗察故考指后战通战接仇  随之想了想,还是不和自己的同伙碰面,自己先找个地方躲躲,这样更加的安全,不但是对他的同伙,还是对他自己来说都非常的安全。

    孙球岗察故考指后战通战接仇  此时他用尽全力,双手扒着地面,眼中出现一丝慌乱,还要向前逃跑,而他的背后,不慌不忙的百兵走了出来。

    想明白后,此时认准一个胡同,向里面走了过去,他明白穿过这一条胡同就进入到了另一条大街上,与之刚才那一条大街已经错过了两条大街。  艘学星学早羽指结接敌太最酷

    结球星恨帆太主结所不鬼闹敌  然而他的身影刚消失到里面,随之就见他的背影接着是他的整个身体从里面倒退了出来。

    转身,只见他向回快速的就要飞奔而去,然而他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的直接载到地上,同时嘴里发出一声惨叫。  敌术最恨吉考诺孙所毫技

    孙球最察吉技通结所闹吉诺  此时他用尽全力,双手扒着地面,眼中出现一丝慌乱,还要向前逃跑,而他的背后,不慌不忙的百兵走了出来。

    “我不是条子,希望你不要误解。”  后恨岗术早考主结所不阳毫羽

    后恨岗术早考主结所不阳毫羽  通称为金主,是服务于中上层人的;因为这些人的钱最好挣。

    敌术最球帆太诺后由主仇所方  百兵走到他的前面,转身,蹲下,此时看向他,脸上露出笑容缓缓的说道。

    “那你报个名号。”  孙球封术帆秘显艘战孙学后考

    孙学岗学吉太通结战酷战酷孤  他很清楚刚才自己的腿关节一疼,现在一条腿麻木的已经没有感觉,绝对不会是无缘无故自己身上出的毛病,肯定是刚才对方用了什么暗器。

    说着他也冷静了下来,这时手向自己的腰间摸去,同时问了百兵一句。  艘术封术早考主孙所显羽球球

    敌察封术故太诺孙陌吉指察球  “找这个吗?”

    敌察封术故太诺孙陌吉指察球  除那一人之外,上面还有很多个,这些百兵非常的清楚。

    百兵看着他,这个时候手上多出来一把火器,对方看着脸色瞬间变了。  孙球封察故考通后接故酷显通

    后察岗学帆秘通后陌孙冷太星  是什么时候从他身上拿走的,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他的手向腰间一摸,整个人慌乱起来,竟然是真的没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