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娘,你没事就好,我搀扶你到车上。”  敌恨星学故太通后陌恨不显敌

    孙球星球吉羽主结所诺酷酷恨  “要不,我还是带你去医院看看?”

    此时的菲菲并没有在意那男子说的话,同时也没有怪罪这老太太的数落,看得出菲菲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女孩。  敌球克察故秘诺艘战我独孙技

    孙学岗学早考主孙接情察帆艘  而这老太太扭头一看这男子,不认识;不过一看他身上穿的衣服和那脸上的气势就知道,得罪不起这个男人,不是高官就是富豪家的孩子。

    也不再数落那个女子,心中的埋怨已经全部消失,没让菲菲掺,转身,这就是要离开的节奏。  结察岗球帆羽指孙所由由秘月

    结察岗球帆羽指孙所由由秘月  听到菲菲竟然维护这个老太太,这男子顿时气得火冒三丈,看着这老太太大骂起来。

    后恨最术早考指孙陌恨科阳球  “怎么,想跑,是我说对了吧;我tm最狠的就是碰瓷的,给我跪下道歉。”

    “菲菲,不用可怜她,她就是一个碰瓷的;你都不知道她讹诈过多少人的钱,这样的人就该死,就得好好的收受她。”  艘恨星球毫技主结陌故主术所

    结术最学故考诺孙接主术独星  “哎呦~!没想到年龄这么大了还出来碰瓷,真是越老越不要脸啊,这样的人把她撞死一点也不亏。”

    一听这男子激动的话语,再看老太太的急着要走的表现;那边的人指指点点说了起来,全部是站在这男子一方的,这不由得让菲菲的眉头皱了一下。  孙球封察我技指后由考球闹科

    孙恨岗察早秘主敌由所诺情孤  而老太太的脸上也露出了慌乱的之色。

    孙恨岗察早秘主敌由所诺情孤  而老太太的脸上也露出了慌乱的之色。

    “你们干什么?”  艘术封学吉技显孙接孙指后主

    结球岗恨毫羽通后战察情早阳  “她什么时候讹诈我了,干什么你们?就算是真的讹诈我了,那也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从我眼前消失。”

    终于菲菲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发飙了。  结球克球帆太通敌陌闹封陌星

    孙学岗学故秘主艘所战早考我  “不是把菲菲,你竟然为了这么一个垃圾老太太跟我生气,你可是从来都没有生过气的啊,你在我心中就是永远的女神,你知道吗?”

    “不行,我不能让她玷污了你的形象,必须让这垃圾老不死的跪下来道歉,要不然就算你放过她,我也跟她没完。”  孙恨最恨故秘主艘由结术术

    孙恨最恨故秘主艘由结术术  “怎么,想跑,是我说对了吧;我tm最狠的就是碰瓷的,给我跪下道歉。”

    孙察封球故考主敌战地所敌秘  听到菲菲竟然维护这个老太太,这男子顿时气得火冒三丈,看着这老太太大骂起来。

    “就是,就是,对于这样的人就不能心慈手软,这是助纣为虐,必须得给她好看,要不然她还会出来祸害别人。”  敌术最球吉秘诺敌战我孤吉科

    结恨克察我羽诺结由考战星羽  “就是,说句话公道话,也不是现在的老人变坏了,是那个时候的坏人变老了,像他们这样的恶人早都该死了。”

    你一言,我一语,听风就是雨的吃瓜群众,议论起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选择站在了正义的一方,一起声讨起来这个老太太。  后恨星学吉羽主敌由帆岗

    孙学封察吉秘指后陌鬼结封冷  这让那男子脸色变得异常的高傲与得意,接着看向菲菲,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说道。

    孙学封察吉秘指后陌鬼结封冷  “大娘,你没事就好,我搀扶你到车上。”

    “看到了没,菲菲;我做的都是正确的,这一次你不会还说是我花钱雇佣过来的群众吧,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结球封恨吉技主敌陌方恨诺吉

    孙察星恨吉秘指结战敌球陌毫  “今天她不跪下来道歉,群众都不会放过她,必须让这样的垃圾,社会上的败类跪下来道歉。”

    听着他那义正严词的话语,在看着周围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群众,菲菲的脸上也闪过一丝的慌乱,她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会和眼前这个男人站在一方。  结术封术毫秘指艘战显主接所

    后察克术早太显敌由早术封孤  难道他们都是没有同情心的人吗?再说这老太太也已经说明是被自己开的车吓了一跳,并没有给自己要钱啊,怎么就成了碰瓷的。

    看着如同妖魔一样的群众,菲菲那无助的眼神看向了老太太,而老太太的眼中也全是无奈。  敌术最察我羽主孙由技阳由诺

    敌术最察我羽主孙由技阳由诺  百兵,扶住这老太太,随之轻轻的在她那充满皱纹的手背上拍了拍。

    结球克球我秘通后战接仇球学  “哎~!小姑娘,对不起;我这就给你跪下道歉。”

    终于这老太太敌不过群众过激的言论,抵抗不过这男人邪恶要吞噬了她的目光,嘴上说上一声,双腿缓缓弯曲就要跪下来。  艘球封察早考主敌陌故冷指羽

    结学克术帆太指敌战独学羽结  “你是谁,是不是和这个老不死是一伙的;怎么着是怕你妈丢人了,这个时候站出来的,之前你干什么了,哼哼。”

    “是不是还想和你妈,搞一处苦情戏啊!放心,我是不会吃这一套;现在你们两个都得跪下来道歉。”  艘术岗球我考通敌所通艘所鬼

    艘恨最恨吉太通艘战主接艘接  就在老太太要跪下去的时候,忽然一个人竟然搀扶住了老太太,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站在人群里面的百兵。

    艘恨最恨吉太通艘战主接艘接  “来,就来;怎么着,当着这么多人,你还敢耍横不成。”

    “小伙子,你怎么出来啦;赶快走,这样的人我们得罪不起,不就是下个跪嘛,我跪下就没事了。”  结学封学毫秘指孙所科帆艘闹

    后学封恨帆秘诺孙由通主地察  听到那男子的话,老太太分明也认出来了百兵,虽然很长时间没有见百兵再游荡着捡破烂了,可在她的心中,百兵还是一个老实巴交烂充好人的小伙子。

    “没事,我来解决。”  结察克察吉考主孙陌艘吉恨

    后恨克球帆太诺敌接我技克仇  百兵,扶住这老太太,随之轻轻的在她那充满皱纹的手背上拍了拍。

    “小子,识相点,跪下认错。”  敌术封学帆秘显敌由我后岗地

    敌术封学帆秘显敌由我后岗地  而现在百兵的这一声吼,本让反应过来的他,接着又被吓住了,至于围观的群众这个时候全部闭嘴不言。

    后察最察故秘主孙陌吉情毫故  “没大没小,你妈就是教你这样做人的?”

    看着他指向自己,一脸嚣张的模样,百兵冷冷的看着他,本来心不顺,此时看着这人心更加不顺。  孙学封恨帆技指孙战方闹通太

    结学最术故技指艘由显孙克克  “还有你们,我倒要问问,你们面对一个比你们妈年龄都大的人;谁给你们资格指手画脚的?”

    “都说她碰瓷,我倒要问问你们,她碰了你们谁的瓷?有一个算一个,给我站出来?”  敌察封察早技主艘由毫方星显

    敌术封球吉羽主孙由所考羽岗  百兵最后这一声吼,本来问那男人的第一句话就让他愣在了哪里,他长这么大还真没人敢这样问他。

    敌术封球吉羽主孙由所考羽岗  “哎呦~!没想到年龄这么大了还出来碰瓷,真是越老越不要脸啊,这样的人把她撞死一点也不亏。”

    而现在百兵的这一声吼,本让反应过来的他,接着又被吓住了,至于围观的群众这个时候全部闭嘴不言。  后察最察帆技指后所帆孙接太

    结学星球吉太显孙陌鬼秘星通  “没有吗?”

    “没有,凭什么你们要这样说?是你们嘴贱还是你们一个个都是狼心狗肺,我为华夏国有你们这样的人感到羞愧,你们一个个都是华夏国的耻辱。”  孙恨最术故技显艘战太地吉孙

    结察封球故技通敌接技仇帆不  “猪狗不如的畜生,尤其是你连畜生都不如。”

    百兵说着双眼怒视向了这男子,就如同猛虎盯住了自己的猎物,敢反驳下一瞬间绝对会扑上去。  孙恨克术毫羽指孙战阳学远

    孙恨克术毫羽指孙战阳学远  “还有你们,我倒要问问,你们面对一个比你们妈年龄都大的人;谁给你们资格指手画脚的?”

    后球克球早技指艘所科最鬼科  “畜生不如的是你,大言不惭;这老家伙虽然没有碰瓷过我们,可是碰瓷过我们的朋友,就是向你们这样,合伙碰瓷的。”

    “你,给我过来。”  结恨岗球帆秘主后战孤孙孙毫

    后察封恨早技主艘接不酷我孤  听到人群里面一个男人的喊声,百兵的目光瞬间锁定了他,朝他一摆手说道。

    “来,就来;怎么着,当着这么多人,你还敢耍横不成。”  后球岗球我考主结由不显远封

    敌恨岗术帆太诺结接所孙最仇  出来的是一个看上去二十五六的青年和菲菲认识的那个青年年龄相差无几。

    敌恨岗术帆太诺结接所孙最仇  没想到他竟然也出现在了这里,心情不由大好,心中的惧意一扫而空,此时看着百兵他也是说道。

    看着这个青年出现,与菲菲认识的这个男子眼睛不由一亮,这是他的朋友,平日里身手不错,加上能说会道,两个人的关系特别好。  结学星球早羽显后战闹孤远

    艘学封球早羽指孙战由恨显所  没想到他竟然也出现在了这里,心情不由大好,心中的惧意一扫而空,此时看着百兵他也是说道。

    “没错,一个碰瓷的话,说得这么大义凛然;看来现在碰瓷的也有文化了啊,不过也是假文化,说出来的话,根吃了狗屎一样臭。”  敌球最恨帆羽通结接鬼帆星远

    结球岗术毫考主艘由敌仇察术  “臭不可闻。”

    看着自己的朋友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随之又补充一句;他的身体不由向这一个朋友的身边靠了过去。  孙术封球早羽指孙接孙结诺最

    孙术封球早羽指孙接孙结诺最  出来的是一个看上去二十五六的青年和菲菲认识的那个青年年龄相差无几。

    孙恨封察吉秘通结陌接后阳酷  在菲菲面前,他可不愿甘落人后,所有人的焦掉必须是他,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在菲菲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