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孩子不适合看,进去。”

    枪口指着百兵,百兵视而不见;揉了揉颜儿的头,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接着灌入肚中一口奶酒。

    有人说藏族的人野,这话真假不知,但在任何地方都有胆壮的孩子,像颜儿一样胆就状,摇了摇头,直接挡在枪口前面。

    虽然他父亲的病还没治好,可他已经把百兵当成自己父亲的救命恩人,对于恩人就算用命去保护也是值得。

    “哎呀,脾气挺倔。”

    看着颜儿倔强样,百兵笑道。

    “进去,老子还没到让你保护的地步,想当男子汉,就多读书,到外面闯一番天地,别想着找女人。”

    “再不济,也要向他这样,当一个草原上的兵王,一只雄鹰,或者是独狼。”

    吐出最后两字,百兵眼神有那么一丝恍惚,拍拍手站起,提溜起颜儿,直接把他扔到了屋里。

    “保险栓都没开,指着我干什么,收起来吧。”

    百兵转过身看着对方,眼中露出一丝善意的笑。

    “难道是自己人,不可能。”

    端着枪指着百兵,扣开保险栓,一脸严肃,这就是对百兵的回应。

    “什么情况?”

    跑过来的两人凝视着百兵,问道。

    “怀疑,不配合调查。”

    听到队员的回答,血狼队长方正超盯着百兵的眼神微微一眯,可百兵根本就没有与对方对视。

    裹挟衣服,蹲下,拿酒,“咕咚。”连灌两口奶酒,看向端枪的人说道:“特战兵,几年了?”

    “知道还问,拿出你的证件。”

    端着枪,看着老大和战友到来,脑中紧绷的弦放松一些。

    “教你个最直接恐吓敌人的方法如何?”

    “你是谁?”

    看着百兵丝毫不怵,方正超看向百兵,反而警惕起来。

    看一眼问话的方正超,百兵的目光又盯向那拿枪的人,眼珠转了一下。

    “老子到底要不要教他?”

    百兵内心有些小纠结。

    “算了,为了减少你们的死亡率,老子还是教你一招。”

    想明白这些,“咕咚~!”又是一口酒近肚,酒坛未落人已动。

    驴打滚,旋转鞭腿,“噗~!”一腿扫翻拿枪这战士,那边酒坛落地,这边百兵单手抓住枪头,一个侧滚,带动那战士直接滚到百兵上方。

    百兵抓住枪头的手没有松开,另只手在带动对方身体翻起瞬间,另只手直接击中对方下腋穴位,让着战士松开紧抓的枪把手和扳机。

    “住手。”

    方正超没想到对方速度如此之快,跨出一步,想要过去拼杀,已来不及;瞬间取出腰间配枪、打开保险栓指向肉身搏斗百兵头部。

    百兵躺在地上直接用制服的战士身体挡住方正超的视线,一手提枪,一手抓举此人站了起来。

    “别怕,就是和你们做个游戏。”

    用着战士挡着方正超的视线,扔掉手中的枪支,瞬间从对方腰部摸出小型配枪顺手打开保险栓指在这战士的头顶。

    而另已战士即将包抄到百兵后面。

    “啪~!”

    一声枪响,吓得他的脚步直接钉在草原之上。

    “给我回去。”

    “我不会给你三秒考虑的时间,只有两秒,一。”

    “好。”

    一颗子弹擦着他战友的头皮之上飞过,虽然知道对方是在吓唬自己,然而他不敢赌。

    因为百兵用着枪口对准他战友的太阳穴,连看自己一眼都没,他的目光貌似在盯着自己的老大。

    “别管我,开枪。”

    “废他妈话真多。”

    听到此人话语,百兵的手指用力就要扣动扳机。

    “有话好说。”

    方正超急忙举起手中的枪,不在指着百兵的头,而另一个士兵也退到方正超跟前。

    “你他妈傻子吗,还敢拿枪指着老子。”

    一股匪气从百兵身上散出,如狼的目光扫视对方一眼,又盯向方正超。

    “我们来赌一把如何?”

    “我从来不参与赌博,你想如何?”

    “很简单,放下枪,让驾驶员过来。”

    “你要劫机?”

    “哦~!这么说你到提醒我了,劫机是个不错注意。”百兵眼中露出一丝笑容。

    对于不知敌情,不知对方目的,不知对方脾性,实力强悍,反应迅捷,这样的敌人才最可怕。

    “干什么?”

    “住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一个高声呗的女声尖叫起来,吓得三人都是一愣,这才看清从屋子里面,夏婉君跑了出来,怒气冲冲的盯着百兵走了过来。

    “身上的家伙式全部放下吧,别给自己留下后悔的机会。”

    百兵的眼神冷漠无情,并没有因夏婉君的出现就手软。

    “还需要考虑吗?”

    方志超看着盯向自己冰冷的目光,如被毒蛇死死盯住一般,军旅生涯这么多年,在国外执行任务之时也很难见到。

    “是放,还是不放?”

    他的心中也开始挣扎起来,犹豫这一生还是第一次,第一次在敌人面前心中出现了犹豫。

    就如冰冻的一丝裂缝,有之就会迅速扩大。

    这以扩大的点,是夏婉君的出现。

    “回去,快回去。”

    看着夏婉君向百兵继续走去,产生一丝犹豫的方志超猛的向夏婉君扑了过去,想要阻拦住夏婉君的脚步。

    “嘭~!”

    随之他动,百兵比他速度更快,瞬间击倒手中这以战士,一个猛冲,加之夏婉君向他走来,直接拥抱住夏婉君。

    “啪~!”

    就在此时另一声枪声响起,而那特战兵扣动的扳机没能成功射杀百兵,甚至连他的衣服都没擦着。

    百兵姿势不太友好,一只手掐着夏婉君的脖子,一只手用枪盯着夏婉君的太阳穴。

    拉着她硬是朝后快速退开三步,躲过方志超的虎扑,瞄了一眼开枪的战士。

    “看来她的命才是最昂贵的,现在你还需要多想吗?”

    “我不确定,她身体里面的氧气能支撑到你想明白。”

    掐着夏婉君脖子的手一用力,她还要喊出什么,眼睛突然睁大,喘气的机会都不给她,身体颤抖起来。

    “我放,放。”

    方志超明白,自己这边的一枪,惊吓住了这一个歹徒,夏婉君绝对会有生命危险。

    一套作战服直接从方志超身上脱下来,没任何拖泥带水,跟本不给他考虑的余地。

    “怎么可能?”

    “对狼都可以饶恕,为何对我要下死手?”

    夏婉君眼中涌现出绝望、迷茫。

    “你。”

    百兵看向另一人,那战士毫不犹豫把枪甩到地上,利索的去掉身上的装备。

    开玩笑,对方可是军长的女儿,唯一的女儿,竟然落在这样人的手中,貌似自己刚才真的不该开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