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败类,竟敢还在这大呼小叫,直接押到公安局,给关押起来。”

    项辉的一耳光加上此时那不用置疑的语气,瞬间让他懵比,‘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可是那两个民警,根本就不给他反应的机会,拉着他直接向警车里面塞了过去。

    “兵哥,你看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四个派出所的民警,工作服被去掉,押送到警车上,直接送往第八区公安局接受审查,随后肯定是送往看守所。

    接着送走孙老板夫妇,项辉这个时候看向百兵问道。

    “老公,我们的钱怎么要回来?”

    离开派出所的孙老板妻子看着孙老板问道,二十万已经被孙老板送了出去。

    为的就是大事化小。

    “是啊,要不我回去问问?”

    孙老板想了想,这个时候向派出所的方向看了过去。

    “我跟你一起去。”

    听到自己丈夫这样说,两个人直接又向派出所里面走了回来。

    “既然签字画押,写的清清楚楚,那么你们六人也就没有抵赖的必要了。”

    “是现在还钱,还是让永久的拘留到有钱还上为止,你们自己做个选择吧。”

    派出所里,百兵把手中的欠条递给了曲所长,同时曲所长看过之后递给了项辉。

    此时曲所长想了一下,看着那六人说道。

    “拘留,没有必要,这不写的清清楚楚,愿意用身体器官作为抵押,与病人进行金钱交换吗?”

    “这个算得上合法要求,交不上;就去医院卖肾脏吧,卖个一两件也死不了。”

    “我还,我还,我立马还,让我给我妈打个电话。”

    “我也还,我也还,让我给我爸打个电话。”

    六个人中,四个都是慌忙的要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

    还有两个,想了很久,只见一个说道:“让我先给我爷爷打个电话,怎么样?”

    这些民警看着他,眼中不由露出厌恶之色,二三十岁的人了,遇事还找父母就够丢人的。

    这个更离谱,竟然找爷爷。

    “曲所长,外面那孙老板夫妇又过来男人,说是二十万能不能退还给他们?”

    “等落实了再说,毕竟那是罪证的证据,暂时不能还给他们,让他们回去稍等几天吧。”

    “是!”

    走到曲所长跟前的民警得到答复,快速的又走了回去。

    “项队,那二十万我们是不是应该问清那个蛀虫,让他先退还给孙老板。”

    看着自己的下属离开,此时曲所长脸上带着笑容看着项辉询问着说道。

    “不是已经把他押送到了区公安局了吗?等等再说吧。”

    “是。”曲所长只能点头同意。

    百兵至始至终看着,没有插手,没有过问。

    “那我们需要等多久?”派出所外面,这个时候孙老板看着那刚走进去又出来的民警问道。

    “你们不是留有电话吗?让你们等,等着就是,回去吧。”

    “这地方的人都很忙的,如果你们愿意在这里面待着,我也不拦你们。”

    “谢谢,谢谢,那我们先回去等着了。”

    随着孙老板这一次真的离开,没过多久百兵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六十多万,至于他们六个因为合伙警务人员敲诈,没有逃过被关押的命运。

    同时百兵也问明白,他项辉还是一分队的队长,至于总队长任命书还没有下来。

    为什么公安局不追究他百兵的责任,项辉根本就说不出来一个一二三来。

    “看来这事,找时间问郑明吧。”

    看着项辉对他毕恭毕敬的样子,百兵觉得这背后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同时项辉邀请他回警局工作的事情,直接也被百兵拒绝了。

    忙碌了一下午的百兵,此时出现在了孙老板的饭店门前。

    “不营业,到别处吃去吧。”

    百兵推开门,孙老板直接看到了他,张口就说上一句。

    “不营业,还不准备我进来坐坐?”

    看着房间里面已经收拾干净,那残破的椅子已经不知去向,此时孙老板显露着一张颓废的脸,百兵不由笑着问上一句。

    “哎~!”

    “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反正我们也不打算干了,留着也是浪费。”

    看着百兵那执意不走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提百兵欠他饭店里面钱的事情,这时叹口气,说上一声。

    “干嘛,唉声叹气的,以后的路还长着不是?”

    “哎~,你是不知道,我也没啥手艺,就会做个饭;跟妻子辛辛苦苦好几年,这一下又回到解放前了。”

    “心理能不难过吗?没想到警察竟然也跟他们站在一边,就不能拍拍良心给说句公道话。”

    孙老板摇头苦笑,不由向百兵诉苦的说了几句,离开派出所的时候他也看到百兵的身影了,没想到他竟然会跟派出所里面的人那么熟。

    “呵呵,公道。”

    “要公道,就不能贪得无厌,烂充好人;你这吃饭可以记账,为的什么?”

    “为的不就是多拉几个回头客;可有没有想过,这样反而是养虎为患,这也算是一次教训了。”

    “不过也不用往心里去,不就是二十万,有的教训是金钱想买都买不到的,不是吗?”

    “你这话,说得到是很轻松,那是没有发生在你的身上啊。”

    孙老板听百兵竟然这样劝解直接,不由苦笑一下。

    “你妻子呢?怎么不见你妻子了?”

    “先让她回老家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让她先回家休息休息。”

    “我留在这里,继续要钱,就不信他们会不给我。”

    看来这孙老板还是一根筋,并没有打算放弃要那二十万。

    “对方已经被绳之于法,我问你,如果对方已经把那二十万花了怎么办?”

    “反正他已经坐牢了,就不怕把牢坐穿;你说呢?。”百兵此时笑看着孙老板连续问道。

    “怎么可能,他都被抓起来了,怎么可能会把那二十万花完?”

    孙老板不敢置信的问道。

    “他说花完了就是花完了,你说怎么办,你能拿他怎么办,我是没有听说过那个诈骗犯把花完的钱,还能还给被骗的人,你听说过吗?”

    “。”听到百兵的话,孙老板,不再言语,脸上的愁容更加的浓郁起来。

    从绝望到恢复希望,现在又变得绝望起来,起起伏伏的心情,是个正常人都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而他孙老板同样如此,眼睛里面没有了任何的光彩,对于那二十万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彻底的绝望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