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呵呵,这话说得,我明白了,是他做得不对。”

    “有什么做的不对的,我当儿子的就替他向你道个歉,他老糊涂了,别跟他一般见识。”

    “你看,这里面有没有我需要帮忙的,有的话给我说一声,一定帮到底。”

    看着百兵那一脸欠打的笑容,项辉怎么着也下不去手,此时还得道歉的赔笑着。

    他可是明白百兵整人的手段,马王那么牛b的人,连自己的师傅拿他都没办法,不是照样栽在百兵手里了。

    除了他马王,还有一个在八区非常牛b的富二代陈明浩,以及原市局局长苏保军,项辉都怀疑是他百兵干的。

    虽然现在百兵是一个平民的身份,但他不怀疑,想要整死自己那就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老爹那顿打,看来还是对方手下留情了啊。”同时项辉这个时候内心感叹的说着。

    “小子,好聪明,这事就这样被你一句话带过了?”

    “好吧,反正那老家伙的危害也不大,这社会上比比皆是那样的人,数之不清,就这样带过也行。”

    百兵看着项辉此时的表现,内心不由感叹的说了两句。

    看着百兵脸上带着微笑,盯着自己,也不说话,项辉顿觉浑身发毛。

    “不知道,你有什么要交代的;我能完成的,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帮你完成。”

    项辉看着百兵这个时候不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是绝对的站在他这一边,就算是打了他老爹,这时也不会改变注意。

    “我还真有几件事情,就是不知道是你说了算,还是他们说了算。”

    百兵开口说话,瞬间让项辉提着的心放到了肚子里面。

    既然对方这样说了,就证明没有记恨上自己;顺着百兵的目光项辉向后一看。

    原来是所长这个时候带领着三四个民警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项队,大驾光临,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也好让我们迎接你以下啊,呵呵呵。”

    “曲所长,场面话少说;我这次来,是为了办案,要是再不过来,你就要把我们的人给扣留起来了。”

    听到曲所长笑呵呵的话,项辉没有给他任何的好脸色。

    这一下子碰了这么大的冷钉子,让曲所长明显一愣,而项辉所说的我们,绝对不包扣他曲所长这些人。

    “这个,可能是误会。”

    “怎么回事?”

    随之曲所长看向那一个民警,而此时站在项辉跟前这个派出所的民警已经傻b了,他反应了过来。

    百兵真的是有背景的人,自己赌错了,此时脑子里面在不断的旋转着,想要说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然而不管他怎么想,这个时候也想象不出来,随之一看还在昏迷着的那个民警。

    “是他。”

    直接把那昏迷的民警,听从这六人的话,如何判孙老板夫妇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听到他的描述,不但曲所长的脸色变了,项辉的脸色也变得非常的难看,至于那六人脸上已经完全没有血色。

    “完蛋了,这次踢到铁板上了,还是快要熔化的铁板。”六个人内心比吃了黄连都苦。

    “混账,警队里面怎么会出现这样的蛀虫,开除他的党籍,取消他的警员资格;把他给我抬出去。”

    曲所长愤怒的说着,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慢着,这事恐怕不是他一人所为吧,孙老板夫妇在哪里?”

    “都是谁审讯的孙老板夫妇?”

    “曲所长,看来你们所里面的问题很大呀。”

    项辉此时睁着他那怒气的眼睛看着曲所长质问道;不过他不是故意要显出怒气,而是要装锐利,可惜那东西是无法装出来的。

    “都谁审讯的孙老板夫妇,孙老板夫妇现在,在哪里?”

    一听项辉的话,曲所长顿时明白过来,这事没完,要追查到地了;这一次有他项辉在背后撑腰,能拿下来几个蛀虫。

    他曲所长内心还是非常乐意的,这得罪人的事情,肯定是他项辉担了,跟自己没关系;也正好,趁这次机会整治一下他们的队伍。

    “这位是孙老板的夫人吧,事情我们已经都了解清楚了,让您受委屈了。”

    “我们一定会为你们讨回一个公道。”

    “我丈夫呢?”

    孙老板的妻子看着一群民警走进来,这时看着中年人给自己道歉,她并不知道这人就是曲所长;等她明白过来对方说的话意思,首先担心的就是自己的丈夫。

    “他丈夫呢?”

    曲所长直接看着带他们进来的民警问道。

    “你丈夫呢?”

    原来这人也不知道,不由看着孙老板的妻子问了起来。

    “不是你们带出去让交钱了吗?”孙老板的妻子,看着这阵势不由弱弱的问上一句,同时内心开始担心起来丈夫的安慰。

    “交钱,什么钱?”

    曲所长不由看向他身边这人又是问上一句,完全把他整懵了。

    “让我们交。”此时孙老板的妻子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胡闹。”

    听完,曲所长气的鼻子都歪了,随之请孙老板的妻子从这一个房间走了出来。

    而这时一个民警脸上带笑正带着孙老板往回赶。

    听到那人的话,只见一群人抬头,直接看向了孙老板和那个民警。

    而那民警怎么也没有想到,曲所长会亲自过来;不过这并没让他感觉到什么,毕竟曲所长在这个所里面就是一个摆设,早已经被架空。

    不过其他几个同事,这时用着慈悲的眼神,看着他;到是看得他有些发毛了起来。

    “就是他,他让我丈夫交钱的。”

    那人一看孙老板的妻子,竟然在院子里面站着,而且还敢指他的鼻子,这是怎么了?

    “把他,给我押起来。”

    看着这民警,曲所长二话不说,直接下了命令。

    这一声命令到时吓得孙老板腿下一软,差一点跪下来。

    “我,我可是把所有的钱都交了啊。”

    看着自己的妻子,搀扶住自己,孙老板这个时候弱弱的解释道;然而同时跟在孙老板身边的那个民警直接被两个民警按在了地上。

    “干嘛,你们干嘛?”

    只见这民警被按在了地上,惊恐的挣扎着叫喊着。

    “干什么?合伙敲诈老百姓的钱财,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权利?”

    曲所长忍着,没有动手搧他;可不代表此时没人不敢搧他。

    “啪~!”

    只见项辉一把掌直接搧在了他的脸上,之所以他敢下手,这分明是做给百兵看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