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公,怎么办。”

    看守间里面,孙老板的妻子一脸死灰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说道,这真是摊上事的时候,看来男人在她的心里还是主心骨啊。

    “能怎么办,人家明显是一伙的,这时讹咱们啊。”

    “呜呜。”

    听到孙老板的话,他的妻子无助的哭了起来。

    “给他们吧,大不了咱们再重来,再换个地方为了咱们的孩子,咱们也拼不过他们啊。”

    “就这样被人家讹诈二十万吗?”

    “唉!那怎么办,你有啥办法,跟人家死磕死到这里也没人管咱们啊。”

    孙老板越说越叹气,一脸的愁眉苦容,心理也是自责不断。

    “以后啊,咱们开饭店,再也不赊账就是了,都听你的,哪怕客人少点,少挣点钱都行。”

    终于孙老板找到了问题的结症,也算是花了二十万给自己买了一个教训吧。

    “那可是咱们给孩子存的买房子的钱啊,不能动。”

    孙老板的妻子好像没有听进孙老板的话,这个时候还在惦记着那二十万。

    “不能不动啊,你现在能出去吗?人家说了不给,就一直关着我们,你说怎么办?”

    “告他们?”

    “告,你拿啥告,谁帮你告?告的赢吗?你都签字、按手印了,还怎么告人家谁会听你的。”

    “就算咱们找人告状,不也得花钱再搞不赢给里面花的钱更多,你这咋就想不明白啊,我们是斗不过人家的。”

    “唉!”

    孙老板看着他的妻子还是攥在钱眼里出不来,哀叹连连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们想明白了没有,想明白了,赔偿给人家钱现在就可以走了。”

    “想不明白,给你们家人打个电话,可以让他们先保释出来你们一个,保释费三万。”

    “不愿意让他们保释也行,让他们给你们送来两条被子,这里不提供被子,晚上冻出来病我们不管医治。”

    “还有,让他们带来你们的伙食费,一人一个月是两千不交伙食费,我们这可不免费给你们提供食物,别到时饿死在这里。”

    一个民警推门进来,看着他们两个冷冷的解释完,接着问道:“你们两个,谁跟我出去,给你们的家人打电话?”

    “这,我们是外地的啊,家人离着隔着三百多公里,赶不过来。”

    孙老板一脸求助的看着这民警说道。

    “赶不过来,就给朋友打电话,让朋友帮助你们。”

    “就,就我跟我的妻子在这,没有朋友。”孙老板这个时候可怜巴巴的说道。

    “那你先给你们家人打个电话,让他们赶快赶过来你先交1200你们的被褥费,再交4000你们这一个月的伙食费。”

    “什么时候,你们能赔偿完给别人造成的损失,再说以后的事情。”

    “走吧,还楞着干什么?就你跟我出去办理手续去吧。”

    民警看着孙老板发愣起来,这时冷冷的说道,一点好脸色也不给他。

    “那,警察同志,这里面是不是有误会,让我在跟他们好好谈谈怎么样?”

    孙老板不放弃任何一个挣扎的机会,这个时候求助的说道。

    “不能。”

    民警坚定冰冷的语气,让他心中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无奈之下,只见孙老板一下苍老了许多,托着疲惫的身躯,跟在这民警的身后向外面走去。

    整个过程,孙老板的妻子睁大着眼,在那坐着如同吓傻了般,她没有想到这坐牢,还要花钱而且花钱的数目还不小。

    “警察同志,我没有偏袒吧,我刚才说的是不是都是真的?”

    另一个房间里面,只见这是一个办公室,里面坐着**个人,除了那六个人外,还有两个民警,此时百兵看着一个民警认真的说道。

    “嗯,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正值的人,在饭店里面,看来是我误会了你,来抽根烟。”

    听到百兵的话,这民警亲自给百兵递过去一根烟。

    “我不抽烟。”

    “当个男人怎么可以不抽烟,来抽根。”

    看着自己让烟,这家伙竟敢不接,这民警脸色直接不好看起来,继续让着,只是说话的语气已经变了味。

    “不抽,我不想死的那么早。”

    “哈哈哈,你还真怕死,抽一根,没事,死不了。”

    烟,这个时候递到百兵的面门跟前,不再动弹这民警用着审理犯人的目光冷冷的看着百兵说道。

    “我说的是抽烟死得早,不是说怕死所以我不抽。”

    看着对方那冰冷目光,百兵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摇摇头还是拒绝的说道。

    “你是不是喝多了,魁哥让你烟,你还不快接一根。”

    在一旁看着的六人,这个时候老大打起来圆场的说道确实,百兵身上的酒味可是不小。

    “干嘛要接,我就是不抽烟啊。”

    听到那老大的声音,百兵扭头看向了他,眼中还是带着笑意。

    可是这人看着百兵眼中的那笑,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不敢再接百兵的话。

    “哎呦,没有想到这位兄弟这么有个性啊。”

    看着百兵竟然是个愣头青,民警不再让了,塞到自己嘴里面一根,点着抽了起来。

    只见深吸一口,又轻轻的吐出一口烟圈,这个时候看着百兵淡淡的说道:“听说,前不久工业园办公区里面丢了几辆电动车,不知道这事,你知道不知道?”

    “不知道。”

    百兵连想都没想,直接回绝了他的问题。

    “可我怎么听说是一个叫百兵的人干的,你刚才说你是不是叫百兵?”

    听到这话,百兵不由一愣。

    “我是叫百兵,可这事不是我干的再说那么多叫百兵的,谁知道是哪一个。”

    “你还真别说,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咱们这个片区,还真没有叫百兵的,除你之外,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哎呀,魁哥不说我真想不起来,百兵你前两天骑的那几个电动车是谁的啊,怎么一天都换了两辆。”

    听到这民警的话,六人中的老大,一拍大腿,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看着百兵认真的问道。

    “我前两天骑电动车?”

    “可不是咋滴,我还会认错不成还问你了啊,你难道都忘了?”

    “你是哪个眼睛看见我骑了,是哪个嘴问的?”百兵扭头看向那个老大,眼神里面的笑意变成了冰冷之色。

    “开玩笑,我不就这一张嘴嘛?还能多几张嘴不成,哈哈哈。”

    看着百兵那冰冷的眼神,这老大突然感觉有一股不详的预感然而再一想,这是在派出所你还敢动手不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