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因为有匹狼救过他的命?”

    “太不可思议。”

    百兵从没被一个女人这样盯着看,无奈妥协回答夏婉君的问话,让夏婉君内心更加好奇的想着。

    “是这草原上的狼吗?”

    “你话真多。”

    夏婉君接着的问话,让百兵眉头皱起。

    看着那无辜、好奇、又有些委屈的眼神:“好吧,不是。”

    “不是,那你干什么还要放过它们?”

    “你的话真多!”

    “驾~!”

    “啊——!”

    百兵双腿一夹马肚,马儿快速向前跑去,一个猛冲吓得夏婉君一个惊叫趴在百兵身上,紧紧抱着百兵,感受着马儿飞奔的速度不敢松手。

    百兵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笑意。

    “驾~!”

    双腿再用力,马儿跑的更加快速。

    “难道,骑马离开的?”

    三个特战兵,回到离开的点,在越野车旁草丛中发现白色的毛发,细看几眼探讨说道。

    “有可能,不是在车上有匹马吗?”

    “发现狼群,发现狼群。”

    飞机的轰鸣声从远到近,三人的对讲机里面,传来一男声音,打断了三人的探讨。

    武装机降落到三人五十米远处,三人弯腰快速冲入过去,钻入战机之中。

    “正北方,有几匹受伤的狼,看是遭遇到了什么。”

    机长简单的解释道。

    “不好,快速赶过去侦查。”

    一股不好的预感在三人心中同时升起,尤其是领队,脸色异常难看。

    “老大,会不会是他遇到狼群?”

    “希望不是。”

    听到老大沉重的语言,两人不敢在接一句话。

    要知道,今日对于他来说本是一个喜庆的日子,被首长看中的女婿,本来要进行相亲的,谁知这么一会的功夫,首长的女儿竟然被劫持走。

    若是相亲成功,对于血狼战队来说,不亚于一段佳话。

    雪狼战队大队长,年方二七,曾留学德国慕尼黑联邦国防军大学,出名的尖子生;后进入血狼大队。

    出色并成功的执行过两次重大突击任务,分别获得军区二等功与三等功,血狼之中的模范英雄。

    “没想到你身上温度这么高。”

    听不道夏婉君说话,感受着两团肉呼呼的东西不断在自己胸口摩擦,甚是舒服;对方的背部又帮自己挡着寒风。

    嘴贱的百兵,此时小声嘟囔一句,他哪里知道,此时夏婉君的脸红的发烫,那异样的感觉她何曾没有,只是不敢离开百兵而已。

    “老娘忍了。”

    夏婉君内心不由想要开骂,咬咬牙还是忍了下来。

    “舒服。”

    马儿慢了下来,夏婉君竟然毫无知觉,脑子里面胡思乱想着,此时感觉到对方双手紧紧抱着自己。

    竟然没有挣扎,这可是除她铁血的父亲之外,第一个异性如此拥抱她。

    若是以往,只怕就是毫不客气的一记耳光。

    皎月皓然当空,隐隐能看到前方帐房上的白色毡条,马儿速度越来越慢,百兵也不催促。

    只见百兵脸色发白,嘴唇发紫,强自忍着没让自己晕厥,眼皮开始上下打架。

    感受着夏婉君身上传来的温度,脑海里浮现出无数几乎遗忘不敢回想的画面。

    一幕幕短暂温馨刻入骨髓难以忘记的记忆,一股脑涌上心头。

    “爸爸。”

    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双眼忍不住合了起来。

    “汪汪汪。”

    狗吠声响起,惊醒了夏婉君。

    “啊~!”

    感受着身体的倾斜,紧闭着眼,惊叫一声的夏婉君,听到“噗通~!”一声,整个世界都宁静了。

    慢慢睁开眼,发现摔下来的自己在这男人的身上紧紧趴着,没受一点伤害,夏婉君接着就要爬起。

    “松开。”

    努力一下才发现,对方竟然紧紧的抱着自己,继续挣扎,然而纹丝不动。

    “喂,你醒醒。”

    终于发现不对的夏婉君,大惊失色,伸手拍向百兵的脸,然对方没任何反应。

    “醒醒,快醒醒。”

    “啪啪啪啪。”

    夏婉君竟敢用力的煽起对方的脸,可不管她如何的煽,对方都没丝毫清醒的迹象。

    “是客人,是那个客人回来啦,阿妈。”

    惊醒帐房里的少年,跑出来一眼认出躺在地上的百兵,急忙又跑回帐房兴奋说道。

    颜儿与他母亲跑出来一看,妇人一愣,只见那夏婉君还在啪啪啪的煽着百兵的脸。

    “干什么?”

    妇人跑去直接拉开夏婉君,想要把她拽起,这才发现搂着夏婉君的双手难以掰开。

    “快取碗凉水。”

    看着百兵被煽红的脸,妇人对着颜儿说道。

    少年不敢怠慢,急忙进屋取出一瓢凉水。

    妇人接过,向百兵嘴中缓缓灌去。

    “他不是口渴。”

    夏婉君一把夺过水瓢,“啪~~!”一瓢凉水全部倒在百兵脸上。

    “噗~!”

    夏婉君感觉身上传来一股巨力,难以反抗,身体瞬间被反压在地上,她震惊的看着百兵骑在自己的腰间,一只手顶着自己胸口,另一只手掐着自己的脖子。

    窒息、死亡瞬间充斥她的眼神,她看了一个不似人类的眼神,冰冷的可怕,比见过的任何一个特战兵的眼神都可怕。

    “咦~!”

    血红的眼睛,盯着夏婉君,一瞬间收回掐着夏婉君脖子的手;嘴中发出一声惊呼,扶起夏婉君,在她身上来回摸了一下。

    “还好,没伤着。”

    “,他摸我。”

    胸口处除去胀痛还有一丝的微凉,心中充满无言的心声,难以启齿。

    “快,进去看病。”

    不等颜儿与他母亲反应过来,连同夏婉君也在发愣之际,百兵的大手拉着夏婉君直接走入帐房。

    “高原反应,肺炎,应该跑不了。”

    “对了,看让他先吃哪些药合适。”

    百兵说着,又上夏婉君身上摸去,一盒盒的药物从夏婉君的身上掏了出来。

    夏婉君有些木然,就那样任凭百兵在她的身上摸着。

    这一夜对方摸了自己多少次,她已经数不过来,自己的清白完全被这一个无耻的男人给玷污了。

    “别发愣啊,快看病。”

    看着发愣的夏婉君,百兵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下。

    “你。”

    接下的话,夏婉君不知如何说好,眼神瞄向那汉子,蹲了下来。

    没有听诊器,没有温度计,这些简单设备,此时只能用眼去看。

    “拿手电筒。”

    夏婉君一伸手看向百兵。

    “拿手电筒。”

    百兵伸手看向颜儿。

    “嗡嗡嗡~~!”

    一道强光扫过这帐房,武装直升机的声音响彻这片天空,惊得狗儿疯狂的吠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