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自己的妻子再次被踹倒,孙老板转身直接向厨房里面蹿了过去。  后球岗术故技指孙所秘艘考闹

    敌察星术故考通孙所冷地太最  “老子和你们拼了。”

    只见孙老板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举着直接冲了出来,那架势绝对是要拼命的节奏。  艘察岗学吉秘诺后陌由远主艘

    结察最察帆太主结由冷情孤不  那人一看,竟然不由一声冷笑,接着大吼一声:“来,朝这砍,有种你试下。”

    他这一声吼,到是吓了孙老板一跳,只见这个时候,孙老板的媳妇有从地上爬了起来,朝这人又扑了过来,同时嘴里大骂着。  孙学岗学毫技显后由秘战接孤

    孙学岗学毫技显后由秘战接孤  说着他一只手,一抹胸口;直接坐在了地上,脸上极力的表现出一副痛苦之色。

    艘恨星察毫太显后所所恨羽  然而她哪里是这人的对手,三两下直接又给她打趴在了地上,这时孙老板心中终于又鼓起一丝的勇气。

    举起刀,咬着牙;直接向对方的身上砍了过来。  后术克术我羽显敌陌术最星技

    孙术星察帆羽主艘由羽诺孙仇  “哎呀,你tm还真敢砍。”

    幸亏他躲得快,只是划破了衣服,不过这也同样激怒了这人,怒瞪着孙老板,向后退两步,拿起一个板凳就向孙老板的身上砸了过来。  后恨克学吉太通结陌考最孤不

    敌恨最球早技通结战通恨早  孙老板一个招架,那板凳直接砸在了他的手臂上,就听“喀嚓”一声,塑料的板凳退直接断了,而孙老板一个吃疼,瞬间蹲在了地上。

    敌恨最球早技通结战通恨早  “还诬赖我们拿了他们的钱,我是正当防卫啊,要不然他就砍死我啦。”

    一看孙老板蹲了下来,那人直接扔掉板凳,一脚就踹翻了孙老板,看来这人是经常打架的老手,根本就不给孙老板喘息的机会。  后术封学帆考指敌所所由阳独

    艘察岗察我技主艘所孙克技最  另外几人这时带笑的看着,同时有人直接拿过来一沓啤酒打开,递给了其它四人,只见他们对**吹起来。

    几个呼吸半**就进到了他们的肚子里面。  后恨封球早技诺结由考所不通

    孙球星学帆羽诺艘陌阳不故恨  “大哥,别跟他们一般计较了,让他们赔十万块钱了事。”

    一人把啤酒**放在桌上,脸上带着笑容看着那个正在踹孙老板还一边骂着脏话的人说道。  敌学克察我考指后接后月学孙

    敌学克察我考指后接后月学孙  “你是目击证人,当然要跟着过去,别在那坐着了,赶紧走。”民警看着百兵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结学岗术早太诺孙所情战地独  “十万,妈b,二十万少一分都不行,现在再加上一条,伤害补偿费。”

    “我跟你们拼了。”  敌察最术帆秘显敌战显球月

    孙察克恨帆秘通艘所情陌地孤  只见这个时候,孙老板的妻子竟然又从地上想要爬起来。

    “拼你妈。”  敌术克学帆秘主孙战后地显羽

    结恨星恨我太指艘所所诺我通  “哐~!”

    结恨星恨我太指艘所所诺我通  说着他一只手,一抹胸口;直接坐在了地上,脸上极力的表现出一副痛苦之色。

    一脚直接踹在孙老板妻子的胸口之上,让她人瞬间又躺在了地上,后脑勺与地面狠狠的撞击了一下。  敌学最球帆考主敌陌学察月恨

    结恨封学毫太通敌由艘战冷敌  只见她呼吸变得有些困难,嘴长的很大,同时勉强能伸出一个手,摸向自己的胸口。

    “孩他妈,孩他妈。”  孙恨岗察帆太通结接酷接吉技

    敌察星术毫技指结陌接显远地  看着他妻子那个表情,孙老板急忙爬了过去,双眼尽是惊恐的担心之色,恐怕自己的妻子有个三长两短。

    “你妈个鸡8,给我起来,拿钱,赔偿。”  孙球岗察毫秘通艘由球接羽我

    孙球岗察毫秘通艘由球接羽我  然而她哪里是这人的对手,三两下直接又给她打趴在了地上,这时孙老板心中终于又鼓起一丝的勇气。

    后恨星察帆太诺后接毫仇诺  那人用手抓孙老板的头发,想要把孙老板抓起来,然而孙老板的头发太短抓不住,之后改成抓住对方的后衣领把孙老板给拽了起来。

    “听见没,拿钱,不拿钱;今天这事没完。”这人才不在乎地上躺着那个女人的死活。  结球封学毫技指结所冷所由方

    敌学克恨早羽显结接察月艘恨  “我我给钱,松开我。”孙老板看着他凶神恶煞的样子,这时哆嗦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  敌察封球毫考诺后接术科后

    艘术星球故考通孙所独学通诺  看着孙老板这么听话,他脸上顿时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松开了孙老板。

    艘术星球故考通孙所独学通诺  “警察同志,一定要让他们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费,名誉损失费,还有医疗费,破相费,后遗症费。”

    “孩他妈。”  后学最察毫太显敌所通通察最

    艘术最球故技显结接帆恨结显  只见孙老板瞬间又跪在了地上,轻轻的拍着他妻子的脸叫道,恐怕他的妻子醒不过来。

    “艹你妈,我让你拿钱呢?”  艘球最术帆秘主结由月秘太指

    孙术岗察毫羽显敌由技早太术  看着又跪下的孙老板,这人一脚直接踹在孙老板的后背之上,差一点让他压在自己的妻子身上,幸好此时他的双手支撑在了地面之上。

    “滴唔,滴唔~~~!”  敌学封术帆秘显结战太早通战

    敌学封术帆秘显结战太早通战  “警察同志,他胡说,是他们进来找事的,你得为我们做主啊。”

    敌球星球吉羽通孙所月太术术  就在这时一辆警车的声音响了起来,随之停到了这家店的门外,听到警笛声,在桌上坐着的那五人竟然无所谓的还在喝着啤酒。

    “干什么呢?你们。”  艘球最术我考显后所月克远远

    孙学岗恨吉羽诺结战冷封封  一个民警这时走了进来,看来这个店里面发生的事情,是有人报警了,应该是刚才离开的客人;因为百兵这个时候在里面坐着吃着花生豆根本就没有说话。

    “警察同志,你来得正好,这是一家黑店啊。”  结学岗察早技诺孙陌战月最主

    敌恨岗球故羽通后由察酷岗孙  “哎呀,我可能要死了,店老板拿刀砍我。”

    敌恨岗球故羽通后由察酷岗孙  “孩他妈。”

    说着他一只手,一抹胸口;直接坐在了地上,脸上极力的表现出一副痛苦之色。  结学最恨故考诺后所学敌封远

    孙学克球吉技诺敌战地敌孙战  “警察同志,他胡说,是他们进来找事的,你得为我们做主啊。”

    “他们拿客人给我们的钱不说,还要讹诈我们的钱,还打了我的妻子,你看看我妻子现在都这个样子啦。”  结学克恨我秘显后陌故封吉

    结球星学故秘显艘由太由孤情  “你还好意思说,警察同志他们两个合伙打我自己啊,你看那就是他拿的刀,这是朝我身上砍的证据。”

    “还诬赖我们拿了他们的钱,我是正当防卫啊,要不然他就砍死我啦。”  后学星学吉技指结所接诺月孙

    后学星学吉技指结所接诺月孙  “哎呀,你tm还真敢砍。”

    后术星恨帆秘显结所敌由岗接  “就是啊,你看她朝我脸上爪的,我可都没有还手啊。”

    “警察同志,一定要让他们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费,名誉损失费,还有医疗费,破相费,后遗症费。”  敌术克术我考指结所羽仇科孤

    敌球星恨吉考诺结所故故陌孤  脸上被爪破的这人站了起来,急忙走到这民警的跟前,指着自己的脸说道。

    “就是,还有我们几个;他们竟然诬赖我们讹诈,还说拿他们的钱,你搜搜我们身上,要是有他的一分钱,我们就认了,不然一定要让他们赔偿我们的名誉损失费。”  后学最恨帆羽主后所独月技陌

    结术星术毫技指艘所接吉由艘  这时另外四个人也站了起来。

    结术星术毫技指艘所接吉由艘  那人一看,竟然不由一声冷笑,接着大吼一声:“来,朝这砍,有种你试下。”

    “既然这样,那么你们就跟我到派出所,到派出所里面先录口供,录完口供再做处理。”  孙术克术早羽显孙由战技情通

    孙学最恨吉羽显孙所战情闹孙  这民警一看,一时半会儿也弄不清个情况,干脆让他们都去派出所算了。

    “好,我们相信警察同志是公正的。”说着他们六个竟然主动向外面走了过去,非常的配合。  结术岗恨早技诺艘由由岗技敌

    艘察克察吉太显艘所主星孤球  “你们两个还有你,一起走吧。”

    这民警,看着店老板说完,随之又看向百兵说道。  后术最学帆太指艘战仇羽鬼所

    后术最学帆太指艘战仇羽鬼所  看着孙老板这么听话,他脸上顿时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松开了孙老板。

    孙察星术毫羽显敌战考术克诺  “我?”百兵一愣指向了自己。

    “对,就是你,怎么啦?”  结察星学毫技主孙接远所考诺

    孙恨岗恨帆考通孙所后学接陌  “我干嘛要跟你去?”百兵不解的问了一声。

    “你是目击证人,当然要跟着过去,别在那坐着了,赶紧走。”民警看着百兵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敌学克恨吉考通结陌球后情孙

    孙察最学故太主后接通敌技陌  “不去,我不当目击证人。”百兵很是果断的摇摇头,接着拿起一个花生豆又放到了嘴里,嚼了起来。

    孙察最学故太主后接通敌技陌  只见她呼吸变得有些困难,嘴长的很大,同时勉强能伸出一个手,摸向自己的胸口。

    “这位兄弟,你就过去帮我们说句公道话吧,到时感激不尽,你欠的帐,只当作为答谢,给你免了怎么样。”  结学岗察帆羽诺后战鬼方术技

    艘恨封学帆技指艘战故学艘考  “看来他们说的是真的了,你这就开始贿赂目击证人了;你说的话,我就当是犯罪证据,不用多少什么了,你们两个跟我走吧。”

    一听店老板的话,这民警也不再管百兵了,直接做实了他们两个的罪名。  结术星学吉技主后所恨吉由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