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

    听着百兵如地狱恶魔发出的声音,看着他浑身是血如同嗜血魔鬼的样子,夏婉君吓傻了。

    眼前这个到底是人还是魔鬼,她看到百兵能一拳、一腿打飞一匹狼。

    看到狼扑到他身上丝毫不惧,看到他保护自己,被狼咬掉一块肉,她的心揪了起来,紧绷着的嘴,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那时的她不知是心疼还是恐惧,心疼百兵为了保护她而受伤,恐惧这人要是被狼吃掉,自己也难逃一堆白骨的命运。

    再被狼咬掉一口肉之后,她看到百兵彻底的疯狂,听着凡是扑到这个人身上的狼都会发出一声凄惨的悲鸣。

    狼群竟然真的被这个人给吓退了,在他付出血的代价前提下,可围绕着他们这时还有七匹倒下的狼。

    浓浓的血腥在空气中飘荡着,百兵恶狠狠的看着倒下的恶狼,吐出一口鲜血冷冷的说道。

    “刺啦。”

    本身就不多的衣服,眼看着一条条从百兵自己的身上给撕下来,随之他的上衣消失不见,在月光之下,折射出百兵身上没有一块的肥膘。

    全是肌肉,一块块堆积排序着,一道道伤疤彰显着他不知受过何等惨不忍睹的伤害。

    “马的,以后少来招惹老子,给我记清楚了,还有这个美女你们也不能招惹。”

    “要不老子真的会吃了你们,拔了你们的皮。”

    夏婉君愣住啦,完全处于在懵逼的状态,这一夜还没有过完,她感觉活着的这二十多年都没今晚遇到的事情多而复杂。

    “这到底是一个怎么的人?”

    看着百兵包扎好那几匹被他打伤的狼,随之把那几匹狼给放生,她仿佛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在做梦,那么的不真实,不切实际。

    要知道刚才可是有那么一头狼,咬掉了对方一块肉啊,这样的仇恨难道就不能让他产生杀念?

    “嗷呜~~~!”

    七匹跑掉的狼,在消失在夜色里面之前,集体调转方向看着百兵所在之地,嚎叫几声,彻底消失在夜色之中。

    “你被狼咬伤了,需要消炎,需要打狂犬疫苗,我们必须回医院,要不然你的性命就非常的危险。”

    看着百兵血淋淋还在流血的手臂,夏婉君不忍的提醒说道。

    “哎呦,不愧是医生,这都懂。”

    看着百兵脸上是血,还能浑不在意笑着说道,夏婉君彻底傻了,这真的是人吗?

    此时她也明白过来,他身上的血,大多数还是他自己的,若是一个正常人这个时候应该倒下了吧,绝对的会倒下。

    “你这是关心我吗?要是关心我就帮我包扎下如何?”

    百兵说着,也不顾夏婉君的感受,直接在她的衣服口袋里面摸出一大把药盒,在月光下看着所拿出的药物。

    找到一种,打开盒子,直接把里面的胶囊帽子捏到,药粒撒在小手臂的伤口之上,直到伤口上铺满药粒,一盒的消炎胶囊也被用光。

    “这是口服的,撒在上面不管用。”

    看着百兵那熟练的动作,作为医生的夏婉君,用自己医学经验告诉百兵说道。

    “辛苦美女,帮包扎下。”

    “刺啦~!”

    百兵从自己的裤腿上撕掉一块布,递给夏婉君再次说道。

    对于夏婉君所言,充耳不闻。

    “皱起眉头的样子也这么好看,谁娶你,真会有好福气。”

    “怎么?还不愿意为我包扎?”

    百兵感觉自己的好话都说尽,夏婉君竟然还皱着眉头。

    “算了,反正你的死活也不管我的事情。”

    “不过作为医生,我必须给你严重的警告,你需要必须、尽快、打狂犬疫苗。”

    夏婉君忽然觉得百兵又不那么可怕,这时用着严肃的眼神看着百兵命令的说道。

    看来是给病人看病,遇见不听话的病人多了,养成的习惯。

    “谢谢,我死不了,你到底给我包扎不?”

    “不,我就自己来。”

    百兵伸出另一只手意思很明显。

    看着夏婉君不在婆婆妈妈的说东道西,认真的给自己包扎伤口,百兵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个享受的笑容。

    痛,并快乐着。

    以前的伤口哪有别人给包扎,要么让他流到自然结痂,要么用各种手段让他结痂。

    看着如此一个美人儿,这样给自己细心的包扎,幸福就是如此的简单。

    “你笑什么?”

    看着百兵竟然望着自己傻笑,夏婉君不由一愣。

    “笑了吗?”

    “不错,医生没白当,包扎的很赞。”

    收回欣赏美女的目光,认真看着手上包扎的伤口,如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

    “这不是纱布,也没有经过任何的消毒,会感染的,还是尽快去医院吧。”

    看着这奇怪的人,夏婉君医者仁心,不免多提醒一句。

    “我们该出发啦!”

    一跃而起,拍了拍屁股的百兵,拉着夏婉君纤细的玉指,让她站到一边;蹲下在马脖子前面穴位上轻轻一击。

    只听这马儿打几个喷嚏,弹蹬着站了起来。

    马儿扭头转了个圈,感受不到天敌的存在,整个精神松弛下来,看着眼前的百兵头再次向他的身上蹭了过去。

    “嘿嘿,我说没事吧,怎么样。”

    百兵开心揉着马鬃,让这马儿接着打两个喷嚏貌似在回应。

    “走起。”

    看着发愣的夏婉君,百兵直接拉她上马,抱着她,马儿向前再次奔走开来。

    “它真的能听懂你说话?”

    夏婉君明白自己一人想要离开这大草原是不可能的事情,此时唯一的依靠只有眼前这让她说不上来是恨、讨厌、还是其它感觉的男人。

    “我会兽语。”

    “可你明明说的是人语。”

    “哦我能听懂兽语,兽能听到人语。”

    “真的?”

    “,趴好睡觉,再过一会就到了,留着精神给病人看病。”

    百兵不愿跟她说话,倒不是觉得夏婉君问的幼稚,而是不愿过多的牵扯感情。

    有时好奇心是容易害死人的,他只知道这女人是个医生就足够,其它的他不愿意让这个女人过多的干涉自己,自己也不愿过多的干涉到这个女人。

    “我才不要。”

    经过百兵的提醒,夏婉君才发现自己抱着对方,上身已经没有衣服之隔,手掌触摸的地方完全可以用坑坑洼洼来形容,那是无数伤疤堆积而成的皮肤。

    如那老树开裂的树皮一般,她的心不由再次一揪。

    伤疤多的人她见过很多,尤其是当兵的,还有烧伤的,像他这样浑身布满,又没进行过植皮手术的一列也没见过。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活下来?

    “你为什么不杀了那些狼,它们可是伤了你的?”

    夏婉君的脑子里面充满太多的疑问,她想要进一步了解这奇怪的男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