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唉~,……年少无知,不听老人言又能有什么办法;现在的女孩不都这样;所以让你去幼儿园找。”  后学克球吉考通结陌恨战秘闹

    结球星学毫技主孙接指最恨我  “那,幼儿园的老师也得二十多岁吧,就会有处了?”

    “谁告诉你是幼儿园的老师了,我是让你去找幼儿园的女娃,好骗,处多。”  敌学岗球故技显后接闹结球考

    后恨最术故技诺结陌接阳诺不  “你tm还真不是人啊,怪不得你女儿口味重,竟然愿意找畜牲日,看来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

    “你……,tm的怎么说话的,给我混,以后休想踏入这里半步。”听到百兵骂他畜牲,连带他女儿一并捎带里面了,脸上终于挂不住,怒了。  后球星察我技通后战主由封考

    后球星察我技通后战主由封考  现在最受领导们的喜爱,能吸上一口就代表着是和国主站在同一条占线;二三线城市想要买上一条不花个两千根本就别想得到手,到手的还不一定是真的……。

    艘察克察毫考主孙由后指孙早  “我去,我说的都是实话;再说这不是你家开的吧,我可是这里面正儿八经的员工,内部保安,比你这老杂毛强多了。”

    “不对,我们不能同日而语啊,我是保安;你不过是看门的狗,畜牲而已。”  结察最察故羽显敌所冷察方考

    后球封恨帆秘指艘所主结敌术  本来这两天有一句没一句的,两人聊的还可以,谁知这老不死竟然拿幼儿园的小朋友开玩笑,还脸不知耻的把自己的女儿也带上,百兵能看得起他才怪。

    “我艹,我打死你个鳖孙。”气的这保安,扔掉手中的烟,直接向百兵的脸上搧了过来。  艘术克察我考主结所指学孙吉

    结察克学毫羽诺孙所秘方最  “啪~!”

    结察克学毫羽诺孙所秘方最  四扇门一打开,二十多号人堵在了这门口,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看门的保安说道。

    他哪里有百兵的身手快,一耳光反搧得他眼冒金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后恨岗察毫太主结陌故技通星

    敌学星球我太主孙陌指技主羽  “妈b,有种你别跑,看老子不弄死你,你死定了。”这保安反应过来,爬起怒气冲冲的指着百兵说道,随之转身离开了这里。

    “什么个情况,我没跑啊!”看着那落荒而逃的保安背影,百兵不由疑惑的说道。  孙术克恨吉羽通孙陌接接克地

    后球封球我技主孙由指岗我学  “儿子,你给我滚过来,有人骂你老子是畜生,还把你老子的脸给搧肿了,哎呀疼死老子啦;要人命啦,赶快滚过来吧。”

    被百兵搧一耳光的保安,跑到大门口值班室里面拿起座机哭诉着骂到,至于他的手机,能省一分是一分。  后察克学早太指敌接不术孙通

    后察克学早太指敌接不术孙通  “那,幼儿园的老师也得二十多岁吧,就会有处了?”

    结恨封恨吉考显艘接方考闹后  第八区公安局第一大队长项辉,接到这一个电话的时候非常的气氛,竟然有人敢找老子的麻烦,随之一想马上就要成为第八区区公安局总队长,这个时候出面有些不合适。

    “喂,开发区工业园办公区,有人找我爸的事情,让我爸满意了,以后你们那条街就是红灯区,如果办不到,我看有必要换人了。”  结恨最学早技主结由考月月我

    结恨克察帆羽主后战冷早岗岗  项辉说完,直接挂断了自己的手机,接着向给大众**的大厅走了过去。

    “中午,我跟你一起去拜访一下师傅吧。”看着坐在电脑前发呆的张颖,项辉微笑的说道。  后学星术帆技主艘所阳术后技

    结学岗恨吉秘指敌战不技诺秘  “这个时候就不要过来啦,免得波及到你。”看着项辉那笑脸,张颖并没有给他好脸色,因为她父亲的关系,她从一个队长直接降职的了一个文员。

    结学岗恨吉秘指敌战不技诺秘  “那,幼儿园的老师也得二十多岁吧,就会有处了?”

    可现在的项辉正是春风得意,风光无限之时,一喜一辈;不怨张颖此时会对他那样。  后球最学帆羽主孙陌独科陌指

    后术封学毫羽指结所地主术酷  开发区工业园办公区,打过电话的保安,出来去找百兵可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不过他很放心,因为就这一个出口,想要出来,必须经过这一个门,他问过另一个守门的并没有发现百兵走出来。

    时间不长,两辆八十码的面包车急刹车,冲到了这工业园办公区的进出口。  艘球克恨吉羽诺敌由球秘月术

    敌察克球我秘指后接故所太战  “呼啦!”

    四扇门一打开,二十多号人堵在了这门口,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看门的保安说道。  后学克察早羽指后所秘指克情

    后学克察早羽指后所秘指克情  说着熊京畿让出一根软荷烟,这软荷烟在华夏是出了名的,千金难求;比之中华烟销量都低,据说是华夏国现主席曾经工作的烟厂出产的。

    结察克球我考显结陌吉星冷阳  “大爷,您好;哪个是项老先生,项辉的父亲大人?”

    “哦,你们是什么人,找他干啥子?”挨了一巴掌这保安,此时警惕的看着这人问道。  敌球星术帆羽显敌所由最酷显

    孙球克球我技指后所远吉闹技  “呵呵,听说有人欺负项老先生,我们来给项老先生主持公道了;直要项老先生满意,让我们干什么都行。”

    此人名叫熊京畿,名下有一间夜店,除此以外还有几间发廊当然并非是正规的发廊,这些人已经是他全部的得力手下了,为的就是让项辉满意,全部拉了过来。  敌恨星术吉秘显结由后鬼地秘

    后球最球早考主艘战吉恨秘接  要是让项辉满意了,以后他进账那是会翻几番,项辉能找上他,也证明他熊京畿有眼力。

    后球最球早考主艘战吉恨秘接  “哦,你们是什么人,找他干啥子?”挨了一巴掌这保安,此时警惕的看着这人问道。

    要不然早就对这保安吆五喝六起来,出来混首先就是得低调,再观这保安半张高肿的脸,已经猜出七七八八,此人可能就是项辉的父亲。  敌学封球吉羽通后接羽冷陌

    孙球岗恨毫技显后接地艘酷接  “你们说的是真的?”

    “那是当然。”熊京畿拍着胸脯保证到。  孙术岗球帆羽通艘战球早帆恨

    结球星球毫秘诺艘陌早主艘察  “为什么那小子不来?”看着熊京畿这表情,保安还是有点疑惑的问了一句。

    “他的身份出现在这,最多就是给别人一个口头教育,要不就是关七天时间最长了,对那人来说不疼不痒,也不能给他父亲解气啊。”  艘球星恨毫技指孙陌地吉星仇

    艘球星恨毫技指孙陌地吉星仇  “你tm还真不是人啊,怪不得你女儿口味重,竟然愿意找畜牲日,看来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

    结球岗球早太通敌接技技诺  “嗯,说得对,在理;我就是项辉的老子,一会你们逮着他给老子狠狠的打,最好打死他去求。”

    “就算打不死,也的打成半身不遂,打烂他的嘴,剁了他的手;看他以后还怎么打老子。”  孙学克察早羽诺艘由显情诺由

    结球封学故技主艘接恨诺秘通  “失敬失敬,原来你就是项老爷子,一定让你满意,得罪你的人在哪里,我们这就过去收拾了他。”

    “不急,先让那小子嘚瑟会儿,等他出来你们再收拾他;要不你们进屋休息会。”  结球星球吉羽通艘接接星月主

    结学最察帆技显结陌情月指学  “不过这房间太小,装不下你们,你们就靠着路边蹲那休息吧。”

    结学最察帆技显结陌情月指学  开发区工业园办公区,打过电话的保安,出来去找百兵可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不过他很放心,因为就这一个出口,想要出来,必须经过这一个门,他问过另一个守门的并没有发现百兵走出来。

    “老爷子不用管他们,让他们在这等就是,来抽烟。”  结术封学毫太指后由敌闹察情

    孙术岗恨帆秘通结陌方孤封  说着熊京畿让出一根软荷烟,这软荷烟在华夏是出了名的,千金难求;比之中华烟销量都低,据说是华夏国现主席曾经工作的烟厂出产的。

    现在最受领导们的喜爱,能吸上一口就代表着是和国主站在同一条占线;二三线城市想要买上一条不花个两千根本就别想得到手,到手的还不一定是真的……。  艘学最球吉太通敌接考封科主

    孙恨封察故技诺敌所技不毫闹  “你这孩子,眼瘸吗,妈你个逼;没看老子脸肿了,怎么抽?”

    听到这帮人是儿子找来的,现在只给自己让一根烟,顿时不高兴来,瞪着熊京畿骂了起来。  后术星学故技指敌接陌仇冷鬼

    后术星学故技指敌接陌仇冷鬼  “不急,先让那小子嘚瑟会儿,等他出来你们再收拾他;要不你们进屋休息会。”

    结恨克察我考通孙战战岗所敌  “是是,老爷子说得对,我这就给老爷子拿一条放着,等您好了吸怎样?”听到这保安怒骂自己,不由一脸赔笑的说道。

    “嗯,这还差不多,不过老子吸惯了软中华,你这是啥鸡8玩意,真求不上档次。”项辉的父亲这老保安看着熊京畿一脸赔笑,顿时来了劲。  敌察最察故太显孙由远主主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