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既然烟酒不分家,以后烟帮也就归并到酒帮里面吧,魏总你说这样好不?”

    王仁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楞住了,而百兵的话,让所有人都觉得这家伙不自量力。

    然而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因为百兵这个时候是在问魏叶婷,他们不怀疑这时有人敢插嘴,那么下场会有多凄惨,王建就是最好的下场。

    此时的魏叶婷背对着大家,因为百兵不让她转身,而黑子就站在她的傍边,保护着她。

    “我要亲手为哥哥报仇。”

    魏叶婷纤纤玉指紧紧握在一起,眼神泛红,淡淡的说道可她这个时候心理面有多疼,只有她自己清楚,竟然被信任的人,在最难熬的这半年里面,欺骗了半年。

    如果不是王仁点破,只怕还会被欺骗下去,到现在她才明白,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傻女人罢了。

    “亲手,我就是你的手,谁让我是你的贴身保镖那这么长时间魏总一致信奉的公义,寻求的是国法,所以这家法还是让我们来执行吧。”

    “你们说,对不对。”

    “对对对。”看着百兵那狡黠的眼睛,他们不得不附和的说道,而何坤认真的想了下也点了点头。

    “傻妞,发短信让他们三个人的忠诚兄弟们都进来吧,进来后你就可以护送魏总回去了,剩下的事情交给小老鼠,想必它能非常出色的完成。”

    百兵此时看向黑子说道,而黑子听到百兵这样叫自己,脸色很难看的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发出了信息,只见这间客厅的大门打开,一个个王建、王仁、何进的下属重要职位上的人鱼贯而入。

    当他们进来看到自己的上司晕倒,眼神不由一愣,随之露出了凶器,常年在社会上混的他们,瞬间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然而一切都晚了,他们反应的快,百兵反应的更快,连同他们倒下,都没有来得急发出一丝惨叫。

    看着百兵的身手,黑子与短嘴眼中终于露出了惊骇他们两个也可以把这一群人放倒,但绝对不会这么轻松。

    “小老鼠留下,傻妞护送魏总先行出去休息,等我们处理好再说。”

    百兵的脸上挂有血迹,那毋容置疑的语气和神色让黑子和短嘴生不气反抗之意,他们能感受到此时从百兵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机。

    看着倒在房间里面的一堆人,魏叶婷的脸色难免不会有些苍白,她还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接着她的目光和百兵对视起来,让她看到了终身难忘的冷酷。

    那是噬人的,毫无感情的目光,他要干什么?魏叶婷内心里面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难道,他想要把这些人全部处死不成,这可都是人命。

    不管她如何想,黑子拉着魏叶婷走出了房间,这一个过程没见魏叶婷在再发一言,同时百兵的身手终于让他们清醒着的代理商知道,什么叫传说中的高手。

    简直比他们请的保镖高出了个档次,到是百兵心理清楚,自己也就是先打了一个心理战术才有这么大效果。

    二十个保镖在全胜的状态下一起围攻百兵,他百兵自信也讨不到好处。

    “现在轮到你们表态的时候了。”看着魏叶婷走出去,百兵冰冷的目光看向在坐的人,冷冷的说道。

    “怎么表示?”

    一个发福的中年人,头上没几根毛,此时脸上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看着百兵鼓起勇气问道。

    “当然是,血债血偿。”

    “啪!”

    说着一把火器扔在了这个发福的男人跟前,同时短嘴现在了他的身后,眼中露出嗜血的冷笑。

    “这里还有六发,你可以为你的老大报仇消灭三个,少一个拿你的人头抵上小老鼠负责验尸怎么样?”

    百兵看向短嘴问道,只见短嘴舔了舔手中的刀,露出一个阴冷的笑,算是回答了百兵的问话。

    “开始吧!”看着那发福的人迟迟没有动那把火器,百兵不由提醒一句。

    看着百兵那冷漠的眼神,只见他最终拿起了那把火器,一咬牙就要朝王建的身上打去。

    “慢着。”

    谁知百兵这个时候又阻止了起来,看着那人接着说道:“你把他弄死了,他的钱怎么弄,白白的落给银行,那可不是你们的作风啊。”

    “哪,你让我怎么办?”发福的中年人,此时有点懵。

    “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办,别浪费了我的力气,打趴下这么多人。”

    百兵说着这时把何进也弄醒了过来,只见他双眼朦胧,一声枪响吓得他差点裤裆都湿了。

    随之他看到跟自己混的不错的一个哥们脑袋开了瓢,直接睁大了眼睛。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终于他双腿一软坐在椅子上,站不起来双眼看向何坤他这一刻露出一个祈求之色。

    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房间里面杀人,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有人死,还是自己人死在自己的眼前,死亡的恐惧瞬间笼罩全身。

    “你是第一批跟着老大的,见过的血腥场面就算不多,但是猜到的也不少三个,也不让你多沾染血气怎么样?”

    百兵看向了一声不吭,却没有被吓住的何坤问道,同时绕过那发福的中年人,从他的手中接过那把火器,顺手还把他身上的给摸了出来。

    “还剩四发,看来平时你不少玩弹啊。”百兵随口一句话让这发福的中年人额头冒出一层冷汗,再一次感到了百兵的可怕之处。

    剩下三发的火器百兵递给了何坤,何坤咬咬牙,连点三枪,地上三个人的脑袋直接开了瓢,果然都不是善男信女。

    “该你了,这里是四发,你选择四个人,少一个就用你的人头送上。”百兵把手中的火器递给另一个二级代理商。

    只见这人秃顶,不过明显是故意剃秃的,可能这样才能衬托出来他年轻吧,也许他那一片流行秃顶。

    “不错,看来你不怎么喜欢玩弹,身上竟然也没有装这玩具。”百兵从他身前走过,接着不由提醒一句:“如果打不准,也可以挨着,那样就不怕自己的脑袋搬家了,不是吗?”

    剩下四个二级代理商上,比之这秃顶手上沾染的人命要多,他用着百兵的方法解决了前两个手都开始颤抖了,可是到第四个的时候,竟然适应了过来,心果然是黑的。

    而至于这四个,把剩下的平分了,屋子里面充满了血腥与尸体王建、何进、王仁面如死灰,他们心理清楚,七个人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就如同他们要是活命了,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七个一样,至于何进此时却是不断的求饶着,跪在何坤的面前已经磕的头破血流。

    而对于他如此这般的求情,何坤看着百兵那冷漠无情的目光,张了张嘴,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有心想要给何进求情,可是怎么求,踏入了这一条道第一个让血债血偿的就是他何坤提出来的。

    “不错,看来大家真的都是道上的,真的不错。”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们三个也是,不用害怕就凭你们三个的贪心,开拓市场绝对是一把好料。”

    “你真的肯放过我?”听到百兵说的,何进不由一喜,原来根本就不用求自己的堂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