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匿名举报的人,你们找到了吗?”王局看向郑明,此时露出思考之色,认真的问道。  艘恨岗球早太显艘战羽秘太闹

    艘察星球帆太诺后陌不陌岗陌  “王局,既然是匿名举报,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他是谁,不过这资料不假,难道我们还非要找到匿名举报的人不成?”

    郑明怎么也没想到堂堂的市公安局局长竟然问他这样一个白痴问题。  艘恨星学吉羽通后陌羽方由方

    孙恨封术毫技主后陌冷后所学  “你们试想一下,既然是匿名举报,他为何不把资料寄到市局,而是寄到了你们第八区分局;难道这里面没有阴谋的成分吗?”

    “还有你拿过来的这份资料,整个播放过程,画面的清晰度不算太高,甚至出现了多出失贞效果,是不是合成和后期制作的,我们还要再详细的分析,这份资料就先留在这里吧。”  孙恨封术早太显艘战方结封技

    孙恨封术早太显艘战方结封技  “松松手,我说。”

    孙察星恨故太指结战孙由岗情  “针对百兵这起案件呢,既然现在出现了这份资料,那么我们就应当按照张区局说的,有慎重的审核,等审核完之后,在下结论。”

    “散会吧。”  孙恨封学帆考通孙战毫秘所故

    孙球封察帆技诺敌接鬼诺  王局说完,不等任何人开口第一个站起来向外面走了过去,而屋子里面剩下的人,只见两个处长急忙跟了过去,而大队长从郑明手上接过usb芯片也随之消失不见。

    “张威啊,张威,说你什么好呢?”市副局长站起来,狠狠的瞪了张威两眼跟着也走了出去,整个会议室只剩下张威、郑明师徒两人。  敌察最恨吉羽通艘由情故帆不

    艘恨最学我考通后接学秘战仇  “师傅。”

    艘恨最学我考通后接学秘战仇  “老子问你,你们把张局怎么了?”

    只见郑明的双手握着,手背上的青筋根根爆起,眼睛里面几乎能喷出火来。  艘术封球帆秘诺结所所远由冷

    艘学岗术故秘显艘所冷技克敌  “走吧,我们去见那小子最后一面。”看着想要发怒的郑明,张威露出一个笑脸,好像是在安慰郑明又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

    “最后一面。”  孙恨星球毫考指结由显情独羽

    艘恨克恨吉秘通孙陌酷术恨  “证据确凿都不能放出来百兵吗?”睁大眼睛,郑明不敢置信的看着张威问道。

    “有些事,不是你我就能决定得了的,是我想的太简单了。”看着郑明那愤怒的样子,张威无奈的叹了口气。  敌恨星恨早考主后战阳远技

    敌恨星恨早考主后战阳远技  “没时间了,不出意外,一会儿有关我的调令就会下来,趁现在还有点时间,还是去见见那个小子吧。”

    后学最恨毫考诺孙接吉恨艘察  “那我们去找他帮忙,让他出面,这件事肯定有回转的余地。”

    “没时间了,不出意外,一会儿有关我的调令就会下来,趁现在还有点时间,还是去见见那个小子吧。”  结学最恨吉太主敌由陌球球

    敌术星恨故秘指敌战远诺孤诺  “走。”

    张威说着大步向前走去,郑明不甘心的跟着,一团怒火在他心中燃烧着,可确无处释放。  孙术星恨我考诺后战后陌主

    后学岗察早技诺艘由毫考情情  “吆~!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正式,看上去年轻了不少啊。”

    后学岗察早技诺艘由毫考情情  电击棍,直接指向狱警的太阳穴,让他狂殴的动作不由停止下来,他不清楚对方会不会打开电源,要是会打开电源,这一下只怕会把自己电击成白痴,甚至是死亡,他不敢打这个赌。

    “呵,你这小子,看来在这里面活的也是挺滋润的。”张威看着百兵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  结球岗察故羽通后陌不技科冷

    艘恨克察帆技主敌由帆孤秘考  “那是,吃喝不愁,风吹雨淋不住,多自在;来看我就是为了说这些。”张威脸上的神情怎能瞒得过百兵的眼睛。

    “你让我找的人我也找了,资料也让他们看了;你小子好自为之,这次你算是玩大发了,我能做的全部都做了,听天由命吧。”  结察克术故秘显艘接秘由结酷

    艘学最恨帆太主敌由学封鬼所  “不过我相信你,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我那也该享享清福了,你小子还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老狐狸,你别吓我?”  结学最察早秘显后由不独诺学

    结学最察早秘显后由不独诺学  这狱警看着百兵竟然还有心情关心张威,不由给他一个冷笑,同时推了百兵一把;可惜,这一下他竟然没有推动百兵丝毫。

    后恨最恨早羽显敌陌察秘星恨  听到张威这么一说,百兵内心一颤,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他没想到竟然没有按照自己预订的计划发展。

    就算不追究上面的,至少下面故意删除监控画面的,帮助做假证的总该被拿下来,在监狱里面渡过一些岁月吧,这怎么还倒是把张威。  后球星察早秘指结接孙球月指

    结球克学我羽诺后陌术艘远闹  “哐当。”

    正在思考着的百兵,忽然看见探监的门被猛地推开,两个穿着制服的,手中同时拿着文件的干警伸到了张威的面前。  孙察岗学早考主后所陌孙考察

    孙学岗恨早考指艘战地结早毫  阁着厚厚的防弹玻璃中夹杂着的隔音板,百兵听不清那人在对张威说什么,可是看着张威那一下苍老下来的脸,还有握着电话颤抖的手。

    孙学岗恨早考指艘战地结早毫  “散会吧。”

    百兵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这是真的。  敌恨最术毫秘诺艘由敌羽战考

    结恨星术早羽显艘陌接故显仇  “挂了。”

    听到那个干警所言,看着那一张纸,张威脸上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面对着百兵挂上电话,缓缓站起身子,只见一干警掏出手铐想要给张威带上。  后球克术早考主结接我方情后

    后察星术我考通孙陌技封术月  另一个干警,伸手阻止下来,并对他说了句什么,才见那干警不情愿的把手铐收了回去,就这样,张威在前,两个干警一左一右跟在张威的身边向外面走去。

    看着这一幕,百兵的眼睛阴沉得能滴出水来,谁能来告诉我,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艘球克学我太指孙接酷闹不主

    艘球克学我太指孙接酷闹不主  说着这狱警从腰中拔出大功率的电击棍,打开电源就要向百兵的身上捅去。

    艘察星察故太显孙所接战岗远  可是冷冷清清的监狱里面,没有人告诉他这一个答案,但他可以肯定是因为自己,才让张威遭遇无妄之灾;同时也让他看清了外面的整个体系真不是他百兵随随便便就能玩转的。

    “狱警,也许狱警能知道。”百兵的眼睛一亮,把目光锁定在了狱警身上。  艘术封术毫考主后所结显克通

    后恨岗术吉太诺艘陌仇闹羽战  “张局怎么了,哥们给我透漏点消息。”

    “废什么话,探监结束,赶快回去。”  后学星术故秘指敌由阳考酷

    艘察星恨毫考主孙接结考地月  这狱警看着百兵竟然还有心情关心张威,不由给他一个冷笑,同时推了百兵一把;可惜,这一下他竟然没有推动百兵丝毫。

    艘察星恨毫考主孙接结考地月  看着这一幕,百兵的眼睛阴沉得能滴出水来,谁能来告诉我,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想干什么?造反不成,还不快给我回去?”  后术克察故羽主孙由帆故克秘

    敌学星恨早秘诺艘战接封阳科  说着这狱警从腰中拔出大功率的电击棍,打开电源就要向百兵的身上捅去。

    然而,这狱警感觉眼前一花,随之觉得呼吸困难起来,同时他手中的电击棍已经不知去向。  艘术克球故考诺艘所陌艘月毫

    敌术封学故技诺后由毫克故陌  “老子问你,你们把张局怎么了?”

    百兵怒了,真的怒了,竟然直接对狱警动起来手,看样子对方再不回答,手指在多少用点力对方的脖子就会被掐断。  后术最术吉考显敌陌我主后帆

    后术最术吉考显敌陌我主后帆  “最后一面。”

    孙学岗学吉技主敌所察球羽考  “松松手,我说。”

    狱警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脸已经憋的通红,难以再说出一个字来。  孙察最恨早羽主后战球接吉封

    敌察岗学早太显敌由所孙远不  松开手,只见那狱警直接弯腰狂殴了起来,可惜除了吐沫什么也吐不出来。

    “说。”  艘球星术毫考诺后战接克吉后

    结察星学我羽指艘接故鬼封地  电击棍,直接指向狱警的太阳穴,让他狂殴的动作不由停止下来,他不清楚对方会不会打开电源,要是会打开电源,这一下只怕会把自己电击成白痴,甚至是死亡,他不敢打这个赌。

    结察星学我羽指艘接故鬼封地  松开手,只见那狱警直接弯腰狂殴了起来,可惜除了吐沫什么也吐不出来。

    毕竟徐昊勇就是惨死在他手中的,而这一个靠关系走后门,不知道花了多大力气才弄的狱警这个身份,这么可能跟徐昊勇比,简直一个是天一个是坑下面蹲着的。  艘术封球帆羽通后战指远仇克

    艘球星球故太主敌所故太科显  “好像说是犯了经济罪什么的,让他协助调查。”

    “放他娘的屁。”  结学封察早秘指艘接球故最

    结察克球吉秘诺孙所指最艘克  “哐~~!”

    听到狱警的话,百兵手中的电击棍直接甩了出去,那ak47都不一定能穿透的隔音对话墙瞬间变成颗粒装坍塌一片,露出一个大窟窿。  敌球星术早太主艘战太陌孙

    敌球星术早太主艘战太陌孙  “这个,匿名举报的人,你们找到了吗?”王局看向郑明,此时露出思考之色,认真的问道。

    后球封恨吉考通艘由太诺孙情  扭头一看,那狱警吓得眼睛都直了,这要是砸在自己头上,还不直接被开瓢,看着百兵那血红的双眼,他抱着头躲在一边不敢睁眼再看百兵一眼。

    觉得百兵这货根本就不是人,丢了这份工作不要紧,要是小命丢在这里,那就有些不值了。  结球克球故考主敌所所恨独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