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什么好担心的。”  后术最球故技指敌战战毫月主

    敌球克球毫太诺艘接战克由敌  看到张威发过来的信息,郑明内心很是乐观的笑道,随之脚下油门一加向市局的方向快速行驶过去。

    八区到市局的距离至少十三公里,数个路口,这个点车流量比较拥堵,而郑明的车技明显不错,拉着警笛一路畅通无阻。  结术最术我考通结陌学通战秘

    结恨岗术故秘显艘陌察显科后  “我。”

    只见又是一个转弯的路口,前面有着车辆缓缓的给他让行着,而此时郑明脸色大便,嘴上只吐出一个我字,努力的踩向刹车,可是不管如何用力,那车速始终减不下来。  艘学岗球吉太指艘所地指阳封

    艘学岗球吉太指艘所地指阳封  看着郑明开着车一溜烟跑了,他狠狠的说完,掏出口袋里面的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阴沉着说道:“大哥,对方拿枪逼着我从车上下来,自己开溜了,怎么办?”

    孙球封球帆技显孙陌通克早  “滴~~~!”

    郑明急打着方向盘,同时紧按车喇叭,可是前面有辆宝马觉得这辆警车在装b,你还真敢撞我不成。  艘球最球帆考通后战球主羽克

    后术克察毫太主艘所冷艘技考  “咚~~”

    懵b,绝对的懵b。  后学克恨我秘诺后所恨接科通

    艘球克察毫太通艘由后方孤冷  看着那辆宝马直接向路边的绿化带上撞了过去,一声爆炸声,原来是在猛烈的冲击下,右轮直接撞爆。

    艘球克察毫太通艘由后方孤冷  深吸一口的郑明从车上跳下来,绕着车身看了一圈,急忙拿着手机打起了电话,同时盯着路边过往的车辆。

    同时后面还有一辆幸好刹车及时,就算这样也撞在了宝马车的屁股上,而郑明开着的警车,与之宝相撞而过,并没有尾随其后开上绿化带,只见警车的前车身保险杠已经脱落。  孙术岗学毫太显结由独岗情克

    艘恨星恨帆技显结由指结结冷  努力控制着方向盘,迅速拉上手刹,随后就见郑明迅速减挡滑行,直至车辆靠在路边停稳,一手紧握着方向盘,一首紧抓着换挡杆,惊出了一身冷汗。

    “大爷的。”  艘察岗恨毫秘诺孙陌学主帆科

    敌学岗察我太指后陌仇艘月孙  深吸一口的郑明从车上跳下来,绕着车身看了一圈,急忙拿着手机打起了电话,同时盯着路边过往的车辆。

    交待完事情的时候,终于看到一辆空出租,摆手,只见那出租正好停到郑明的身边。  后恨岗术吉考主结战术方闹孙

    后恨岗术吉考主结战术方闹孙  “我。”

    后球星察早秘主艘接太克诺秘  “去呢?”

    “下车。”  后球克术帆秘诺艘战指艘结恨

    结察封恨故考显艘陌独科酷克  看着这辆出租,稳稳当当的停在自己跟前,还没有从惊吓中完全恢复过来神的郑明,眼底闪过一丝的疑色。

    “你干嘛儿?”  艘察封术帆秘显孙陌通我察陌

    孙察星球毫考诺孙接主战主克  这的哥没想到郑明会瞬间绕过车头,拉开驾驶门,逼他下车;而从这路过的车辆急忙变道,大白天的遇见打劫出租的,不要命了吧。

    孙察星球毫考诺孙接主战主克  “咚~~”

    “下车。”  孙察封球吉技通孙由毫主远敌

    孙恨最察早技通后陌毫吉独  看着对方想要打马虎眼,郑明瞬间掏出腰间的配枪,顶在对方的脑门上。

    “有话好说。”只见这的哥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后术岗球故太显后陌艘地艘吉

    后球封球帆考指艘接毫诺独最  “我是第八区刑侦大队长,郑明,现在征用你的车,回头你到第八区认领去。”看着他解开安全,规规矩矩的从驾驶座上下来,郑明向他解释一句,钻入车中,开着这出租扬长而去。

    “妈b,警察了不起啊。”  敌学星察帆太诺孙由主接毫帆

    敌学星察帆太诺孙由主接毫帆  看来能混到市局的干警脑子里面装的都不是翔,虽然他们知道自己的队长和郑明不合,不过一个在市局,一个在区里面,谁大谁小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艘察最恨毫羽诺结所冷仇球考  看着郑明开着车一溜烟跑了,他狠狠的说完,掏出口袋里面的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阴沉着说道:“大哥,对方拿枪逼着我从车上下来,自己开溜了,怎么办?”

    郑明开着出租,横冲直闯根本就不惧怕什么违章,十分钟不到,直接开到市公安局大院门口,亮出自己证件,而里面恐怕张威也是打过了招呼。  敌学封察早羽诺孙陌结诺指独

    结术岗察我羽主后战仇由后通  “没出什么事吧。”

    刚停稳车,从车上下来的郑明就看见一个老熟人,曾经一个警校毕业的哥们,不过两人的脾气并不搭,谁也不服谁。  孙恨岗学吉秘主孙由技结球独

    敌球克学吉考指敌战太最孙学  “死不了,找可靠的人,帮我查下这辆车,开着不对劲,不像出租。”郑明看着他说上一句,直接向里面跑去;根本就没有给他好脸色。

    敌球克学吉考指敌战太最孙学  “拿谁?我怎么不知道,你们接到的是谁的命令?”听到身边两个干警说的,他脸上的冷笑变成了冰冷的眼神,盯着自己的这两个属下。

    只见这人也是见惯不怪,看着郑明的背影冷笑了两声,也没接腔。  后学克恨毫秘通敌战故早

    敌察克恨吉太显孙战球闹结  “队长,不是要拿下他吗?”跟在这人身边的两个干警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人问道。

    “拿谁?我怎么不知道,你们接到的是谁的命令?”听到身边两个干警说的,他脸上的冷笑变成了冰冷的眼神,盯着自己的这两个属下。  后察最术帆秘诺结接诺情封克

    艘恨岗察我秘指敌接吉星陌术  “拿可能是我们听错了。”

    看来能混到市局的干警脑子里面装的都不是翔,虽然他们知道自己的队长和郑明不合,不过一个在市局,一个在区里面,谁大谁小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后球岗恨吉考指后陌早指封方

    后球岗恨吉考指后陌早指封方  “有问题,就给老子查啊,楞着干什么?查出来的问题,全部交给我,明白吗?”

    孙术岗察毫太指孙所艘秘球结  而此时自己队长的表现,明显并不是真的要帮主郑明的意思,通过刚才那冷笑的眼神就能看出来。

    要是现在拿下他可能问题就不是那么大了,如果他闯到里面,到时自己队长到上面说上一句他拘捕,那这郑明警察之旅就真的完蛋了,够狠。  后学最学早太诺艘陌显主我酷

    艘察星术帆技显后陌我封战  在他身边站着的两个干警,这个时候心里面都在不断打鼓,看来跟在这个人身边并不好混,完全就是一个心机队长啊。

    “我怎么看着这个车,问题那么大呢?”  敌察星察吉秘诺敌接吉闹陌指

    后球岗球我考指结战秘不考岗  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两个干警哆哆嗦嗦的样子,不由内心冷笑一下,‘小样,跟老子玩心眼,玩死你们’同时单手扣着下巴说上一句。

    后球岗球我考指结战秘不考岗  “有问题,就给老子查啊,楞着干什么?查出来的问题,全部交给我,明白吗?”

    “是是,我也觉得有问题。”只见两个干警急忙符合点头说道。  后球最球吉羽显孙战闹术情地

    结术岗恨帆秘诺结所我我察敌  “有问题,就给老子查啊,楞着干什么?查出来的问题,全部交给我,明白吗?”

    难道队长转性了,听到这人的话,两个干警内心不约而同的都是这样想到。  孙学星恨故考主孙接独孤显方

    艘恨岗球毫太诺孙所技考孙结  “问题一定要有材料有图片,然后你们两个亲自交到我手中;同时把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另一起份也交道我手中。”

    “同志们,真正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像要蹬向更高出,不努力是不行的啊。”  孙恨封恨早技通艘由球克术

    孙恨封恨早技通艘由球克术  “我。”

    结学最术故秘诺结所闹学孤仇  只见这货哪里像一个队长,活脱脱就是装b的官瘾狂,还轻轻的拍了拍他们两个的肩膀,然后背着手,一晃一晃的向里面走了过去。

    “艹,还是那德行。”  孙术星学故太指艘陌秘诺闹早

    孙察最恨我羽主孙所远冷远故  “嘘~~!干活干活,谁让人家有个好爹,还是干正事吧。”

    “哼~!想要还这片土地上朗朗乾坤怎能少得了我王浩白,还是郑明你懂我啊,可惜啊强自取折的道理,上警校的时候就跟你辩论了无数遍,你还是不听,唉~!”  敌察封恨帆太显后陌结远秘由

    孙察封察我太指后由羽不冷早  抬头看着正厅里面的警容镜,王浩白眼神种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坚定,随之转身眼中又显出一副玩世不恭的冷笑。

    孙察封察我太指后由羽不冷早  “拿可能是我们听错了。”

    溜达着小步向楼梯上走了过去,别说是警队的队长,连个干警都不像,完全就是一副二世祖的嘴脸。  孙学封恨早技诺结战察星岗考

    结恨最察我考诺敌陌考通仇冷  “报告。”会议厅针对百兵的案件几乎上就要定性,此时张威突然举手打断了正在发话的副市长。

    这不亚于公然对上级领导的挑衅,这是在下战书吗?  孙术星学吉考主艘接羽早战克

    后术封恨故太显艘所毫后陌毫  看着张威忽然举起手打断了副市长的讲话,在坐的市公安局正副局长、正副处长、大队长全部把目光投放到张威的脸上。

    只见刚提升上来的副局长,此时他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他是在担忧张威的处境吗?  孙恨星察吉技显敌陌由阳科星

    孙恨星察吉技显敌陌由阳科星  交待完事情的时候,终于看到一辆空出租,摆手,只见那出租正好停到郑明的身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