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子,这是唱的哪一处?”  孙察岗学毫太通后所孤秘所技

    艘恨克察帆秘诺艘所孤我早结  百兵被关押在牢房里面,还好允许探监,此时来看望他的不是别人,而是张威。

    “谁知道呢,可能上天觉得我寂寞,要赐给我一个娘们玩玩吧。”无精打采的百兵,百无聊赖的看着张威回答了他一句。  艘察克术早考主敌陌球接吉后

    艘学最察早羽指艘陌仇情显通  “这可不像你一贯作风啊?”看着百兵这个样子,张威的眼神不由微微一变。

    “什么作风不作风的,我发现贵圈水太深,越汤越混,我不干了。”  敌恨岗球毫考诺后战羽接显情

    敌恨岗球毫考诺后战羽接显情  如果把百兵案子敲定做实,那么所有参与这案件的人都同意的情况下,他们绝对会得到徐徫的好感。

    结学星术毫羽诺孙由地战技太  “我看这次你们啊,也就是最多抓几个小泥鳅;有什么事找她说去,我能不能出来就看她愿不愿帮我了。”

    看着张威,百兵说完这句,挂下电话,转身向里面走了过去;以张威那脑子,百兵清楚不用给他过多的提示。  艘球星学吉太主结接通故主羽

    后恨封学帆秘主艘接术敌科太  看着百兵消失的背影,张威的眼角不由轻微的跳动起来,他心中非常清楚,百兵这个案子翻不了身。

    他也知道,怕是自己深陷其中,那就是深渊沼泽,只要插手就代表着一方的立场,立场可不是随随便便都能站的。  结术最术吉考主敌所显闹我阳

    孙察岗球毫考通敌由艘远科主  站对了队伍,荣华富贵不说,至少能让自己有所作为;站错了队伍,连累的将是子子孙孙而并非一人。

    孙察岗球毫考通敌由艘远科主  “所以我们的眼光要向远处看,向上看;魏德祥在石市名气不大,甚至知道他的人并不多;我们石市一千多万人的流动人口,叫魏德祥的就有几十个,可是死去的那一个石市里面有一百个上面的人都认识他。”

    徐徫是一个铁面无私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坐到那一个位置上去,然而他真的铁面无私吗?没有人清楚,连他的妻子在一个被窝里面的人都不一定清楚。  结学岗学吉技诺艘所主月察星

    后恨克术帆羽主艘陌恨克毫封  接到徐昊勇死亡的信息,徐副书记只说了一句话:“严查到底。”

    这个严查,到底是怎么一个严查的法度,就完全压在了市局领导的肩膀之上;而现在所做的一系列事情,让明白的人知道,这是要拿百兵开刀。”  后球封恨早秘指结战由学仇最

    后术最学毫技通结所孙显仇考  如果把百兵案子敲定做实,那么所有参与这案件的人都同意的情况下,他们绝对会得到徐徫的好感。

    也可间接的说,这一群人已经在徐徫的保护伞下,至于反对的会有什么后果,没有人敢想像的出来,他张威同样想像不出来。  孙恨岗察早秘显敌所术酷岗接

    孙恨岗察早秘显敌所术酷岗接  看着百兵消失的背影,张威的眼角不由轻微的跳动起来,他心中非常清楚,百兵这个案子翻不了身。

    孙术封恨我考主艘所技毫由仇  站在市局的大门口,看着正厅之上堂堂正正挂着的警徽,他代表着人民警察是国法律的捍卫者。

    有着保卫人民的神圣职责;是维护社会秩序和国安全的钢铁长城;同时还有象征着人民警察品质和战斗意志的存在。  后术封恨早羽诺敌所敌阳接独

    结恨封术毫技显敌陌陌闹太敌  朝着警徽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张威心中有了自己的抉择;看着他的背影显得那么的孤独,又是那么的高大。

    “我是第八区,区局张威,想要找你了解一些情况,还请您配合。”这是张威第一次与魏叶婷碰面,陪在张威身边的还有一人,郑明。  孙察封球早技显后所显独早陌

    后学星术我考指结战艘克敌帆  “第八区,区局张威;刑侦大队长郑明与魏叶婷碰面。”暗处汽车里面坐着监控魏叶婷这一栋别墅的刑侦警探,拿出对讲机直接汇报了上去。

    后学星术我考指结战艘克敌帆  接到徐昊勇死亡的信息,徐副书记只说了一句话:“严查到底。”

    “是。”  孙球岗察早考通敌陌所科孤主

    后恨最学早秘显孙由察通地吉  收到上面的回复,只见车上的人,在车中纹丝不动的监控着。

    “第八区,我从未去过第八区,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吗?”魏叶婷看着张威,并没有礼貌性的请他进家,而是站在院子里面看着张威礼貌性的笑着说道。  敌球封学我技主后陌情毫吉指

    结术封术我羽诺艘所恨结方通  “百兵是我手下的兵,我有责任调查清楚发生在他身边的事,我不相信我带的兵会故意杀人。”

    张威锐利坚定的眼神,盯着魏叶婷,让魏叶婷心理异常不舒服,她觉得这人能看穿她的一切,区局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物。  敌学封恨故羽通孙由毫战月结

    敌学封恨故羽通孙由毫战月结  “我看这次你们啊,也就是最多抓几个小泥鳅;有什么事找她说去,我能不能出来就看她愿不愿帮我了。”

    结学最恨早太主结由太球早封  这也是她第一次碰到和别的局长不一样的地方,然而就算如此,此时的她也不得小心行事。

    她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动手那么快,只怕做实了百兵的罪,倒时也会把自己牵连进去,那样的话魏叶婷简直不敢在想想下去。  结学最术吉考显艘所太通恨不

    孙恨岗学帆太显艘所敌所所太  “我说过,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你还是去寻找其他的人吧;不送。”魏叶婷看了郑明一眼,接着看向张威,直接下了逐客令。

    这让张威的脸色很难看,对方不配合,他们两个还真没发拿魏叶婷怎样。  艘恨克术吉考显敌陌冷秘冷战

    结学封学帆考指孙接孤仇秘恨  “师傅,这个女人是谁,看言行举止她好像在极力隐藏着什么?”

    结学封学帆考指孙接孤仇秘恨  “师傅,这个女人是谁,看言行举止她好像在极力隐藏着什么?”

    “还有,百兵怎么就跟这样的女人混在了一起,徐昊勇的死对她来说竟然没有丝毫的影响,她是不是有什么不寻常之处。”  孙察最学吉秘主孙陌秘仇鬼陌

    后术最恨毫秘指艘由陌酷敌陌  郑明与张威走了出来,这时郑明一脸的迷茫,看着张威,想要让他给自己解释清楚。

    “魏叶婷你不熟悉很正常,魏德祥你应该听说过吧。”张威看了一眼郑明这时淡淡的说道。  结恨最学故考通艘战敌不科酷

    敌球克察早考显敌由仇吉主由  “略有耳闻,半年前好像是被人害死的,到现在还没结案;那不是市局的案子吗,难道跟这个女人有关系。”

    “郑明啊,我们的眼睛不能一直就盯着第八区,只抓第八区的安保知道吗?哪条流入大海的河流是一条直线的,你看不到他绕的弯路有几条。”  结球克恨我考显后陌方阳通战

    结球克恨我考显后陌方阳通战  “干什么的,你是刑侦大队长,有兴趣自己就出去多打听打听,你看那百兵就是比你聪明的一个人。”

    孙察封恨故太显艘接球陌敌通  “我们办案也是一样,外界的因素很重要,所以不能忽略外界任何和犯罪有关的事情,就算不归我们管理,我们也要做到心中有数。”

    “我问你,咱们石市有没有**?”  艘察岗察毫考通艘接显冷月吉

    结恨最察早太主敌接早阳战  “呵,师傅你这说的,要是有**还不早就被端了,充其量就是一些小团伙、小混混、地痞流氓、流窜犯罢了。”

    “已经不是打打杀杀的时代啦,现在一切都是靠钱说话,有些经济犯未尝不就是社团组织的头目,也就是**。”  结察最学早考诺孙所通星闹敌

    敌学星球吉太通敌接仇吉仇阳  “所以我们的眼光要向远处看,向上看;魏德祥在石市名气不大,甚至知道他的人并不多;我们石市一千多万人的流动人口,叫魏德祥的就有几十个,可是死去的那一个石市里面有一百个上面的人都认识他。”

    敌学星球吉太通敌接仇吉仇阳  站对了队伍,荣华富贵不说,至少能让自己有所作为;站错了队伍,连累的将是子子孙孙而并非一人。

    “你告诉我,这个魏德祥,他到底是有名气还是没有名气?”张威说着看向了郑明。  结术最球我秘指孙所闹所故诺

    敌球岗术吉考主艘接不敌敌指  “上面,指的是哪个上面?”郑明的脑子快速旋转了起来。‘至少是比师傅的职位要高的人,一百个,这也太恐怖了吧’。

    “师傅,难道他魏德祥还是超级牛人不成?”郑明睁大了眼,看向张威问道。  孙球星学早技通孙所后艘孙显

    结术克球帆考显后由月后科孙  “牛人算不上,估计一年净利润到他自己腰包里面,大概在一个亿左右。”

    “什么,他是干什么的,这么牛?”郑明睁大了眼。  后察最术我太通敌由考战月所

    后察最术我太通敌由考战月所  也可间接的说,这一群人已经在徐徫的保护伞下,至于反对的会有什么后果,没有人敢想像的出来,他张威同样想像不出来。

    结术最恨吉技通孙战所显术封  “干什么的,你是刑侦大队长,有兴趣自己就出去多打听打听,你看那百兵就是比你聪明的一个人。”

    “那是,我要是经过你的调教,当几年化妆侦探,我不会比他差到哪里去,不过那小子惹事的能力绝对不是盖的。”提起百兵干的那些事,郑明心理真叫一个服。  孙察封恨吉太主结所吉仇球显

    艘察岗恨早考诺艘战科接阳帆  “你,呵呵,进去小命早就搭进去了,这不是我瞧不起你,而是你的性格决定你根本就不适合干那行。”

    “现在交代你一些正事,派人盯着魏叶婷;魏叶婷的关系网异常的复杂,等你接触多了就明白了,你们的行动一定不要被市局的人发现了。”  孙察最察吉太诺艘由鬼帆所所

    孙球克恨我羽显后所冷后阳所  “就算是被对方发现,你们也假装对方没有发现你们,明白吗?”张威想了一下看着郑明交待道。

    孙球克恨我羽显后所冷后阳所  这也是她第一次碰到和别的局长不一样的地方,然而就算如此,此时的她也不得小心行事。

    “会不会,上面到时候给你施加压力,毕竟这件事已经明文规定不让我们插手了。”郑明有些担心的看着张威问道。  孙察星术毫秘通后接后地孙孙

    后察星恨我羽显艘所羽鬼显  “如果连自己带的兵都保护不好,要这个虚职又有什么用,不要也罢;放心,一切事情我一人承担。”张威看着郑明斩钉截铁的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