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知道你现在做的事情是犯法的吗?”

    “是吗?”

    “管他呢,走一步说一步吧。”

    一百八十码的车速,夏婉君不得不系紧安全带,认为自己能开快车的人,这个时候才明白什么叫快车。

    如过还有再高的档位,转速能够再快一些,供油能再给力一些,只怕对方会开到二百码,甚至更高。

    看着百兵这不计生死,轻描淡写的回答,夏婉君一时无言一对。

    沉默。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说过我不打美女。”

    沉默的气氛被百兵打破,他不想因为这一件事情给这女人造成心理阴影,不过他又怎知就没有给这个女人造成阴影呢?

    “是吗?”

    不知夏婉君想到什么,脸色微微一红,随后回一句,整个人的状态变得有些恍惚。

    “那是不是,我要是丑女你就会打我?”

    夏婉君忽然的一句话,竟然问得百兵一愣,车身差点抛锚。

    “,吭这个,其实你是丑女我也不会打你,这次请你过来,就是为了救人。”

    “你别多想啊,到那稳定住病情,我就带着你们一起返回医院。”

    “我曹!”

    突然百兵一句脏话,让夏婉君一愣,怎么这人说着就开骂。

    看着百兵盯着油表的指针,真是她才明白报警的提示已经响起,车油即将到底,照他这速度不到十公里肯定耗完。

    跑慢些二十公里左右还是不成问题,然而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要找个加油站也是万难。

    毕竟他走的是草原,并非公路,若是公路还好一些。

    看着百兵丝毫没有减速的样子,夏婉君不由好奇起来,她到要看看,柴油耗光后看他怎么办。

    草原的天黑了下来,一个多小时跑二百多公里,惯性的思维告知百兵两个多小时能跑回去,然而他忘记这不是他执行任务用的车,每次的油箱都是满满的。

    此时离终点还有一百多公里,最终车停在了草原之上。

    “有消息了吗?”

    臧八军区家属院,满头灰发的一员上将,脸上异常的沉重,虎背熊腰身高一米九开外,给人的感觉任何事情都难以压倒。

    然此时他眼中的担心,让他看上去不在像个上将,几乎就是一个乱了分寸的老人,此人正是夏婉君的父亲夏方术。

    “报告首长,根据前线反馈来的信息,对方是急于救人,应该不会伤害小姐,血狼已经出动,同时找到了对方的踪迹。”

    “你们怎么做事的。”

    第八军医院,一个五十多岁的夫人,一脸怒意的正在训斥着一群领导,已经训半个小时,只见他们低着头没有一个敢说话的。

    也没有一个敢喊冤的,开玩笑院长的唯一千金被劫持,还是在医院里面,这个时候谁敢为自己喊冤,至少自己还活生生的在这站着,对方生死未卜。

    再说长的那么漂亮,就算没死,要是被对方给那还不是生不如死。

    “兄弟,要辛苦你啦。”

    黑夜的草原,满天的星,看着别有一番风味。

    在越野车的旁边,百兵把那匹马从车上抗下来,看着它趴在地上口中吐着白沫,摸着它的头不由安慰说道。

    “这还能跑?”

    夏婉君在旁边看的内心直笑,嘴上却没说什么。

    “咴咴。”

    随着百兵摸着它的头,只听它叫两声,双腿用力就要站起,然而失败。

    连续弹蹬三次,终于,这匹马站了起来。

    “好样的。”

    百兵摸了摸马鬃,在他背上拍一下,高兴的说道。

    “走了。”

    看向夏婉君,百兵伸出一只手。

    “怎么走?”

    “当然是骑马走。”

    “怎么骑?”

    看着马背上没绳也没有鞍,夏婉君不由好奇问一句。

    “当然是坐上骑。”

    看着夏婉君发愣的样子,一伸手拉住她,直接把她举在马背之上。

    “啊!”

    一时之间没有任何东西可抓,吓得夏婉君差点掉下来,幸好此时百兵伸手还能扶着她,免得她摔下来。

    “驾~!”

    百兵在地上站着,轻轻拍了一下马背,马儿漫开腿直接向前走起来,吓得夏婉君抓紧百兵的手一时不敢松开。

    而百兵也任由她抓着,就这样跟着马匹一起向前走去。

    就这样一公里走完,时不时马儿还低头啃两口青草,终于马儿晕车的劲缓了过来。

    “抓不抓紧我,全看你自己啊,掉下来概不负责。”

    百兵一个起跳,直接跳到马背上,坐在夏婉君的前面,提醒一句说道。

    想要从马背上跳下来的夏婉君,感受着马加快速度向前冲,一个后仰,要不是一只手快速抓住百兵的衣服直接就被甩了下去。

    惊叫一声,马速放缓,她的身体直接上前倒去,瞬间贴到百兵背上,双手紧紧抓住百兵衣服。

    “驾!”

    百兵双腿一驾马腹,“咴~!”

    马儿长鸣一声,加速向前跑去,夏婉君死死趴在百兵背上双手紧抱百兵的小腹,不敢松开分毫。

    此时跑出数十里,马背顶着夏婉君的下面,让她疼的脸色都开始发白,然她还是不敢松开分毫。

    冷汗滴入百兵的脖子里面,才让百兵反应过来后面的夏婉君有异常。

    扭头一看,只见她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疼的这是快要晕死过去的节奏。

    “喻~~!”

    百兵,嘴上喊着,同时抓一下马鬃,马儿缓冲几步停了下来。

    “你怎么了?”

    “我去,你可不能生病啊,我是让你过来给人看病的,可不是给你找病的。”

    “咦,没发烧啊,你怎么了。”

    百兵摸了摸她的头,又看了看她的眼,没有发现异常。

    “我没事。”

    看着对方要去检查自己的身体,吓得夏婉君一个激灵,强忍住下体的疼痛,回答道。

    “不是发烧就好。”

    “我们快到了你忍下。”

    百兵此时也只能这样去安慰夏婉君,然而他说的快到了,至少也需要马儿再跑上两三个时辰。

    没有别的办法,肯定不能让夏婉君在骑在马背后面,他只能骑着马,抱着夏婉君向前赶去。

    夏婉君,感受着下面火辣辣的疼,甚是难受;然在这寒风吹着脑袋,让她慢慢的又清醒些。

    此时感觉下面不在是折磨的疼,毕竟她是侧身在百兵的怀抱里坐着,双手搭在百兵的脖子上,整个人不再是靠前而是靠后在百兵的胸口上趴着,虽然还是在马背上。

    “放我下来。”

    夏婉君突然明白,自己竟然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面,而且还是以这样的一个姿势,这跟有了肌肤之亲又有何种区别。

    头不由抬起来,脸同时红到了耳根。

    “你想多了,放你下来,可能吗?”

    听到夏婉君有力气说话,百兵的一颗心放下不少,这至少说明她已经没什么大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